小说山 > 虎君 > 第4章 攘袖见素手

第4章 攘袖见素手


  积雪封了一整个冬天,却带来了来年的好收成。
  半年一晃而过。
  在普通百姓的耳中,天武王朝终究还是将大荒蛮族的入侵击了回去,至于大荒蛮族究竟来没来,为什么黑水骑去的是南方这些细节根本没人关心。
  鱼梁城也终于露出了它柔美秀丽的一面。
  天刚刚破晓,名为鸡鸣村的小庄子里,东南角落中,那破旧的院子里传来一声声劈砍木柴的声音。
  一名少年眉宇沉着,腰间只穿了半条破旧麻裤,露出上身略显精壮的肌肉,此刻他正扎着马步纹丝不动。
  抬臂,斧落。
  咣!
  碗口粗的木柴应声分成两半。
  脚尖绷起,侧面一挑,一段山柴木被他精准的踢到石墩上。
  再度抬斧劈下,柴木一分为二。
  周而复始。
  劈砍了整整一个时辰后,朝阳升起,少年将斧头甩到木桩上,开始收拾满地的木头。
  “秦隐哥哥。”
  “秦隐哥哥。”
  清冽的嗓音在院外响起。
  破旧的木门根本拦不住任何人。
  一个梳着两只小辫下巴尖尖的小女孩笑嘻嘻的闯入。
  小背篓里装满了碧绿的嫩芽,那是刚采的茶尖。
  “别练你的铁臂功啦。”
  “阿婶还没回来吗?今天是不是该给我讲故事了,上次你讲到的那个玄魔宗的东方不败大战光明顶了,面对七大宗门围攻还能用出碧海潮生曲,他那么厉害一定是江河境的灵修者吧,这几天我都睡不好觉啦。”
  年约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五官清秀,忽闪忽闪的眨动着大眼睛,睫毛上还挂着露珠,稳稳的一个小美人胚子。
  将小背篓放下,小女孩连忙蹲身帮着一同拾捡木柴。
  “肥肥,你又来了。你阿婶还得半月才能回来。”
  秦隐抱起一米多高的木柴摞到墙角,头也不回的说道。
  “不要喊我这个名字!我叫茶茶,你喊我茶茶!!”小女孩气鼓鼓的看着秦隐,脸被撑圆,略有些婴儿肥的下巴更加明显了。
  秦隐拍了拍柴垛,转过身来,盯着小女孩看了片刻,“谁让你脸这么圆,你看我的脸有这么圆吗?”
  说话的功夫,秦隐还比了比自己的脸部,经过半年的高强度锻炼,他的脸部轮廓棱角分明,没有了以前那种流里流气的感觉,显得仪表堂堂。
  “那也应该叫圆圆,不应该叫肥肥!你再这样我就告诉阿婶你欺负人。”
  小女孩眼中瞬间蒙上一层水雾,抱着木头嘴巴撅的老高。
  “行了,别演了,我告诉你,东方不败他可是观海境的大高手,可踏空而行,那一战几乎轰平了整个光明顶,尸横遍野,人山人海,半个山头都没啦……”
  秦隐挠了挠下巴,脑海中还在努力幻想着那个场面。
  这个世界,凡人巅峰为力士。
  凡人、伪灵人。
  气旋境、江河境、观海境……
  无灵力者为凡人,最多卖卖力气,修习普通武技。
  感应到灵力,凝聚出第一条灵脉,才算超脱于凡人。
  当在体内开辟出三百条灵力脉络凝聚一个气旋之后,就标志着真正踏入灵力修行之路,此时会有一个正式的统称……灵修者。
  从一旋到十旋,为气旋境。
  十旋凝成一条奔涌浩荡的灵力大江,为江河境。
  而凝出十条灵力大江终汇成一海之后,体内灵气成液、宛如汪洋生生不息,为观海境。此时可以踏空而行,只手间可调动如海灵力镇压一方天地。
  至于再之上的照月、展翼、乘云、垂天之类的境界名称……
  他只在前一个秦隐的记忆中听别人吹牛时提起过,自己回忆起来都和听神话一般,所以再高级别的故事他想破头皮也编不出来了。
  于是,东方不败就锁定成了观海境的大灵修者。
  嗯,应该没毛病吧。
  【东方不败……那得准备多少银针啊……】弱弱的声音充满求知欲,小女孩的眼睛瞪圆。
  编织一个童话,就要用无数个童话去弥补,这是他半年来血的教训,天知道这个小姑娘为什么对黑童话乐此不疲。
  “他以前开针线铺的,不缺针,这不是重点……接下来那暴雨梨花才叫一个精绝。”
  听到秦隐的随口一诌,茶茶的眼睛瞬间亮起。
  连忙老老实实的坐在木桩上,如同学童般专心听讲。
  半个时辰过后,秦隐好不容易胡乱编完了这一段剧情,茶茶心满意足的起身,眼中对那个飞天遁地的画面充满了憧憬。
  “好了,我过会要去把这些木柴卖掉,你快回去吧。”
  “再见秦隐哥哥,我要回去炒茶啦,给你留上好的茶尖。”茶茶挥挥手,背着小背篓一蹦一跳的离开了院子。
  自从四个月前秦隐把山上崴到脚的茶茶背回来后,这个小姑娘就发现原来老秦家的败家子根本没谣传的那么可恶,反而还很有趣。
  等到院子里重新陷入安静,秦隐看着那堆满三面墙的木柴,叹了一口气。
  力气是大了不少,但是感应灵气入体,却是没有半点苗头。
  而且想要去鱼梁城里的武馆修行,那是天价。
  半年的砍柴卖柴,他特意避开了东市坊,也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鱼梁城现行的货币里,1文能买两个白面馒头,5文可以买一碗加肉丝的面条。
  1两白银能兑100文铜板。
  1两黄金能兑100两白银。
  而最差的武馆入门费用,也要1两黄金。
  那就是整整1万文钱。
  对于现在的家庭来说,无遗是个天文数字。
  秦隐为了锻体,一日三餐胃口大了不少,为了长力气又必须保证吃肉,卖柴让家庭收入提升了两倍多,但是具体下来也仅仅是每天多了五十文钱,刚够维持每日吃饭。
  今天去南市坊再打听打听哪里有修行的信息吧。
  秦隐想了想,随意披上一件单衣,推着满载的独轮木车向外走去。
  但是,这注定又是没有收获的一天。
  若修行之门那么好踏入,又哪里会来万亿平民。
  ……
  静夜悄悄,弦月高悬。
  鸡鸣村外三十里的山丘上,一道婀娜的身影如青烟掠过草尖,身后十几道黑影绰绰紧追不舍。
  月光银辉之下,照出那层层轻纱间白皙腻人的肌肤,宛若上等的羊脂玉。
  衣袂飘动间,更凸显出那纤细不堪一握的腰肢。
  婀娜身影跃向前方树冠即将一掠而过时,猛然反身扬手。
  霎时纱袖如长鞭展开,似毒蛇吐信般拂过身后,天空中的月光似乎都被牵引过来。
  黑夜中银光乍现,所有人耳畔响起滔滔大江奔腾的声音,全身气血不受控制的狂躁起来,脑胀发昏。
  “小心!”
  “这妖女是江河境的高手!”
  后面陡然一惊,然而却提醒的有些晚了。
  四人躲闪不及,被那白光掠过身体,刹那间四人上半身连同身后百步之内所有树冠被扫成齑粉,银色余晖威势不减没入远处山坡,惊起十丈高的土浪。
  一鞭之下,身后人影骤停。
  “玄魔银月功,果然是魔门的妖女!”
  又惊又怒的声音响起。
  “咯咯~你们云台宗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小女子一没行凶,二没行骗,依我看吶,你们定是魔门假扮的。”
  女子半空回首,掩唇而笑,带着丝丝娇媚,让人听了气血浮躁。
  “妖女血口喷人,玄魔宗不在极北之地老实待着,敢入我中原正宗之地,定怀不轨之心,人人得而诛之!”
  说话的功夫,两人飞身而出,拔剑一刹那,再度响起大江奔涌的声音。
  两人并指在剑锋一抹,两道云雾束形成龙,交替奔腾着刺出。
  灵力成江,奔涌如龙。
  这两人同样是江河境,但明显威势比那女子要低,看样子是刚踏入境界不久,只凝聚出一江灵力的样子。
  “怕是某些人同样心怀不轨。两名一重江河境,云台宗为了抓住妾身还真是舍得投入呢。”
  十旋凝一江。
  那娇媚的声音回应,然而身形不停,手腕一抖,再度一片银月光辉照落,四条蜿蜒的蛟龙身影闪过。
  江河境四重!
  谁都没想到,这女人的真正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两道云雾被瞬间绞成飞灰。
  那阴冷的杀机吓得两人魂飞魄散,连忙腾身翻转。
  然而却只来得及躲过致命伤,两人身上炸出一片血花,宛如被铁梳犁过,吐血坠地。
  女子轻笑一声,飞身准备跃过那二十米宽的河流。
  然而这一刻,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却凭空乍现!
  “魔门的妖女,在我云台宗的地盘上,还敢放肆?”
  那女子极美的眼睛中瞬间闪过震惊,她竟然没发现河边巨石背后有人。
  一道身穿白色道服的身影踏石腾空。
  右手抬起,天空无数薄云被吸附于掌心,地上河水竟然倒飞上天,方圆十丈之内的灵气似乎都彻底凝固。
  一条灵气大江、两条、三条……
  整整七条灵气大江在那人周身奔腾。
  “江河境七重……云台大手印!你是云台宗的长老!”那女子娇媚的声音终于出现波动,现在身处半空难以借力,她又不是观海境无法御空而行,心中瞬间一惊。
  “老夫等你多时了。”
  那人悍然翻手压下,这一瞬,灵力凝聚如山峦,崩如天塌。
  “今夜明珠,当随满月!”
  女人眼中闪过决然,银月功催至最强,银练卷起白浪腾空,霎时河水上空仿佛有一轮银色满月升起。
  然而也就在此刻,云台大手印轰然压下,那银色满月仅仅坚持了片刻不到便瞬间炸裂。
  银光崩碎中,腾起半空的婀娜人影被直接镇入河水中,惊起巨大的白浪,流动的河水都是瞬间一滞。
  然而当那出手之人落地后,腾起的河水落下只剩下一圈圈涟漪,哪里还有半点人影。
  嗯?
  那名白服长老猛然回头。
  “好胆,妖女沿着河水跑了!速度向下游追去!”
  ……
  “嘿!”
  “嘿!”
  破旧的院子里,秦隐仍旧在一块一块的劈砍木头。
  他要劈更多的柴,才能给这个家庭留下一些钱财。
  咔!
  斧头将木柴劈成两半。
  秦隐那双平静的眼睛突然一跳,向右侧的院墙看去。
  因为在这静谧的夜里,他听到了一阵不正常的风声,手中抬了一半的斧头突然停下。
  然而当他转过头去,却发现视野里空荡荡。
  没人?
  不应该的。
  秦隐眯起眼睛。
  上一世的军旅生涯中,他的作战经验何其丰富,听声辨位这种简单的事情怎么可能失手?
  但现在的情形……
  朗朗的夜空中点缀着几颗繁星,月色下除了斑驳的土墙和自己辛苦劈出来的木柴,别无他物。
  幻听了么?
  秦隐摇了摇头,回过身来,当眼角余光不经意扫过脚下多出来的斜斜影子时……
  他的身体瞬间僵住,瞳孔猛然缩成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