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6章 妾身,吕洛妃

第6章 妾身,吕洛妃


  一道风声传来,秦隐猛地抬手抓住。
  冰冰凉的瓷瓶。
  “冰肌散,外用,至多一日便可愈合。”
  阴影遮挡,看不清女人的眼睛。
  但是可以感觉到那亮晶晶的目光。
  对方不急着出来,就那样慵懒的靠在柴门,静静欣赏这一幕。
  待伤口冲净之后,秦隐放下酒坛,用手指挖出一点带着百合清香的冰肌散涂抹在伤口。
  凉凉的触感瞬间将火辣辣的疼痛镇压下去。
  抬头,两人视线相对。
  月光将那女子的身影照耀的当真好看。
  似乎注意到秦隐的目光,那女子迈步从柴门走出,突然解开面纱,露出一张吹弹可破的脸蛋来。
  眼睛如两汪清泉,眼眉之间点着一抹殷红,皮肤雪白细润如温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
  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
  至于年龄,比秦隐想象中的要小,应当在二十左右。
  见到这张天然的的脸孔,秦隐才明白什么是红颜祸水,这简直就是脑海里关于妲己最完美的形象。
  “姐姐好看吗?”慵懒的声音传出。
  “长腿大屁股,好生养。”秦隐语出惊人,“我娘一直想让我娶个这样的媳妇。”
  吕洛妃眼神中闪过错愕,她身为极北玄魔宗的当代行走,被世人称作千面妖姬,见过太多人为她或疯狂或附庸风雅,但如此粗俗之言,当真……
  第一次听!
  “那喜欢吗?”那吹弹可破的脸蛋突然凑到少年面前,柔媚的眼中几乎滴出水来,同时伸出一根嫩白的手指勾到秦隐的下巴上。
  绝色美女尽在咫尺,两人视线相对不过三寸,再加上下巴上传来的那如乳脂般细腻的触感,恐怕是个男人就无法把持。
  更何况这女人明目张胆的在勾引他!
  “不喜欢。”冷冰冰的声音传来,“你这种女人,必须比你强才能驾驭得住,所以……”
  嗯?
  吕洛妃轻轻扬起下巴,高傲的等待秦隐解释。
  “喜欢有用吗?”秦隐看着对方那双看似柔媚实则平静的眼睛,冷哼一声,“别浪费我时间,给钱。”
  “我可以不给你。”女人收回手指,眯起眼睛如一只狐狸,声音依旧好听。
  寂静的院落,两人相对而立,气息一瞬间似乎沉默了。
  然而秦隐目光明亮,迎着对方走去,吕洛妃那双柔媚的眼睛里闪过耐人寻味的神色。
  “算我借你的,将来一定还。”
  两人错身而过。
  吕洛妃嘴角轻轻勾起。
  秦隐走入柴门,拾起热锅里一块浸泡的白布拧干裹到身上。
  他的鼻尖则萦绕一缕女人身上的清香,不似想象中浓郁的香气,带着雪后的清新,微甜不腻人。
  “接着。”
  耳后传来一声破空,秦隐转身张开五指,一个沉甸甸的东西落入掌心。
  摊开手,黄澄澄的耀眼。
  “这是一锭金。”吕洛妃的声音响起,相比起之前,多了一分人情味。
  秦隐看着金子,咧嘴笑了笑,反手扔回去。
  “银子有吗,金子我没命花。”
  一锭金,二十两。
  他拿这个去城里,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两说,天知道城里会不会出现贪财的人物。
  “真是没想到这个小村庄里竟然还有这种人物。”吕洛妃的眼睛明亮,她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眼前的少年,“银子有,但只有一锭,你确定?”
  二十两白银,和二十两黄金,足足百倍的差距。
  “可以,将来还你。”秦隐笑了,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
  女子手腕翻转间,一块银锭抛出,秦隐下意识的抬手。
  然而这一瞬间眼前人影一闪,肩膀猛然被扣住。
  那如白皙娇嫩的五指却带着莫大的威压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什么意思!”
  秦隐猛然回头,却发现那双略有妖意,却未见媚态的眸子里闪过思索。
  “可惜。”
  吕洛妃自言自语的轻声感叹一句,松开手掌,随手递过一本册子。
  “这本拳法一并送你,你的底子当能修行个好身体。”
  “妾身吕洛妃,将来若有机会,就来极北之地还我。若无机会,就当送你了。”
  说完之后,这女子似鬼魅般,一步竟然跨越三丈距离,眨眼间便重新返至院落中央。
  以秦隐的目力,根本看不清这一瞬对方是怎么移动的。
  秦隐低头看着手里那本细细的线装书籍,月光下字体并不清楚。
  “这是什么拳?”
  “青牛神拳。”吕洛妃扭过那美的惊心动魄的侧脸,颇为认真的说道,“此拳为本门不外传的锻体秘法,既然你救了妾身,那一锭银子怎么够?”
  “谢了。”秦隐扬了扬手里的册子。
  吕洛妃嫣然一笑,露出一个勾人心魄的笑容,然后秀足轻踏,整个人似一阵云烟卷起,飘向远方。
  【百窍不通,天生凡人……真是可惜了这份心性。】
  淡淡的思绪在心中一闪而过,吕洛妃的身影终究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佳人无踪。
  秦隐眼中却没有半点的遗憾和惋惜。
  这女人貌美如花又心机颇深,凑过去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20两白银到手,虽然距离武馆的教习费用依然不够,但足以临时改善现在捉襟见肘的生活了。
  这些钱本来就足够让秦隐知足,但最让他惊喜的却是那本摸上去似金非金,似纸非纸的小册子。
  青牛神拳……
  这是修行的秘法么,听上去似乎威势不俗的样子。
  秦隐没有理会胸口的疼痛,而是直接返回屋内,借着烛光看向那本册子。
  当眼神看清那封面后,秦隐的目光凝滞。
  只见上面清晰的写着——《玄宗杂役弟子强身健体拳》。
  “健体……拳……这女人在骗我!”这一瞬间少年咬牙切齿。
  他秦隐叱咤十载,今天竟然被一个女人骗了。
  烛光下,秦隐左手青筋暴起,死死将那本册子攥着,胸口剧烈的喘息。
  约十息过后,秦隐才努力将不良的情绪撇出脑外。
  “不管什么青牛神拳,还是健体拳,终归是白来的。”
  “不看白不看!”
  秦隐直接掀开第一页。
  【我玄宗杂役弟子必修之健体拳,是玄宗立派时乘云境白元武圣观想上古神兽青牛,以三载完成之强身锻体技,此功法旨在培养根基,故无灵力要求,凡人可学。】
  【练此功法,可壮身气血,可增大肌力……】
  当从看到第一个字时,秦隐的脑海里竟然出现一个身形魁梧的黑色身影,在一招一招的演示武技。
  而眼前的一笔笔铁画银钩的字体开始拆解分散,化作一个个如洪钟大吕般的音符落在耳边。
  那种感觉,就仿佛在梦境中般,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一切。
  秦隐猛地一合册子。
  眼前所有幻象消失,只有他那深深的呼吸声。
  再次打开册子,精神再度陷入幻境。
  秦隐这时才知道这册子怕是个了不得的宝贝。
  “那女人还算有点良心。”
  秦隐嘀嘀咕咕了一句,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他来到这个世界获得的第一本功法之中——《玄宗杂役弟子强身健体拳》。
  这一夜对于秦隐来说,注定是无心睡眠的一夜,当鸡鸣接连响起,朝阳已经跃过山丘,柴门内枯坐一整夜的秦隐猛然惊醒,将最后一页翻过,合上。
  “功法分天、地、玄、黄四大品阶,每阶再细分上、中、下三品。这本健体拳仅是黄阶下品,就已经如此惊人……”
  在看完健体拳十六式之后,秦隐才感觉到创建这本功法的人当真可以被称为宗师大家。
  高深晦涩不难,难的是将不凡的武功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阐述出来。
  这本书,只要识字之人就可以阅读,那种在脑海里复现练拳场景的画面,更是让人记忆深刻。
  健体拳十六式练成,肉身可具两千斤巨力,也就是两头强壮青牛的力量。
  二牛之力!
  这在凡人之中,已是天资卓越的力士。
  他只要练成,重现上一世无双之姿恐怕不再是梦。
  “好书。”
  秦隐珍重而满足的放下这本册子,脑海里不由闪过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和婀娜的身姿。
  “吕洛妃……他日学成,我秦隐必有重谢。”
  少年面色郑重的自言自语道,有恩报恩,他不习惯欠人情。
  “秦隐哥哥~”
  “秦隐哥哥,太阳晒到屁股啦,起来一同去挖野菜啦。”
  院门外,少女那清脆甜美的嗓音传来,门被敲得哗哗作响。
  “来了,肥肥。”
  秦隐冲着外面喊了一声,抓起一件麻衣披上。
  院门外,少女茶茶那明媚欢快的脸色瞬间垮下来,嘴巴高高噘起,脸撑的滚圆。
  “叫茶茶!茶茶!茶茶!”
  两只小拳头攥紧,任由发辫在脑后摇曳,少女脸色涨得通红。
  “好了,我知道了。肥肥。”
  秦隐拉开木门,摸了摸茶茶的头顶,将小姑娘所有的话都压住。
  目光望向远方山丘。
  今天上山,也可以试着捕获一些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