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7章 有雀自天上来

第7章 有雀自天上来


  “走了。”
  秦隐回去取出一柄朴实无华的匕首,包好缠在腰间。
  再次不顾茶茶的抗议摸了摸对方脑袋,然后一马当先走向前方。
  茶茶气鼓鼓的看着秦隐的背影,跺了跺脚,连忙追去。
  “讨厌鬼!”
  “我阿婆说摸头长不高。”
  “你多吃点就好了。”秦隐轻飘飘的话传来,茶茶的小脸气的更圆了,索性噘嘴不打算和秦隐说话。
  一炷香时间过去……
  “秦隐哥哥,上次你说到的修行者大战,西门吹雪又和东方不败决战昆仑之巅,用出一招天外飞仙,灵力束为天剑,直接荡平了半座山峰,后来呢,东方不败死了没?”
  走到半路,茶茶终于憋不住了,忽闪忽闪的眨着大眼睛看向秦隐,满是期待。
  秦隐的身体瞬间僵住。
  “我有讲过这一段吗?”
  “有啊。”
  秦隐额头开始渗出细细的汗珠,自己那会一定是为了快点让茶茶走掉胡编乱造出来的,但今天……
  少年坚毅的眉宇中闪过决然。
  于是秦隐脸色沉重的转过头,看向旁边茶茶那充满期待的秀气小脸……
  “他们、都死了!”
  “啊——”茶茶失声,大大的眼中透着惊恐。
  “嗯,昆仑山巅积雪千年,那一战声势惊天动地,造成了万年不遇的大雪崩,无人生还。从此之后,两人成为江湖传说……”
  “可是,他们是观海境啊,能踏空而行的,你说过。”茶茶眼中泫然欲泣,大大的眼睛中已经含满泪水,她想象的故事不是这样的啊,风华绝代的东方不败不可能这样横死的啊。
  “两人势均力敌,在决战之后灵力枯竭,猝不及防之下就被大雪埋了,早已化作冰雕。不过传说中两人的宝藏就在昆仑山深处,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去挖掘,传说得到两份宝藏的人,就是真正的山贼王,现在那里已经成了无数武者的埋骨地,江河武师的尸骨都有成百上千具,所以千万不要惦记。”
  秦隐脸色郑重的又问了一句,“记得了么?”
  “记得了。”茶茶默默的抹掉眼泪,昆仑山这个名字已经在她的心灵中成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不过那个山贼王的称号,倒是格外的诱人心动,让人不由自主的愿意去相信。
  “那就好,江湖很吸引人,但是很危险,好好活着。”
  拍了拍茶茶的肩膀,秦隐差点连自己都感动了。
  抬起头,两人已经走到那郁郁葱葱的山脚下。
  秦隐掏出匕首,在树干轻轻一划。
  几乎没用出什么力气,那树干上便出现了一道清晰的切痕。
  秦隐低头看着那柄光泽黯淡的匕首,脸色复杂。
  “琅琊……”
  暗龙部队上一任队长留给他的遗物。
  秦隐也是用这柄琅琊匕捅穿了王四的脖颈,手刃血仇。
  只是他没想到,随着他的死亡,这柄匕首竟一同出现在这个世界,还刚好插在自己的胸口。
  秦赵氏认为这柄匕首是不祥之物,想要扔掉,但却被秦隐要求留下。
  这是他与脑海中那开始渐渐化作不真实的记忆唯一能够联系起来的纽带了。
  每当他握住这柄匕首的时候,那曾经对敌如虎的秦隐才仿佛真实的活在这个世界。
  而且这柄匕首,比记忆中要……锋利了许多。
  “秦隐哥哥,你在想什么?”茶茶看着少年似乎发呆了几息时间,不禁疑惑问道。
  “一些琐事。”
  秦隐转头,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那快走啦~~今天我要挖满满一篓野菜!阿婆最喜欢吃野菜馅的饺子啦。”茶茶抓着秦隐的衣袖,大大的眼睛中满是兴奋。
  轻轻的风拂过山林,泥土和青草的清香沁人肺腑。
  秦隐每走过一个地点,都会在不经意的地方留下一个刻痕。
  多年军旅生涯,印在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改变。
  这个世界,谨慎点终归没错。
  而茶茶则迈着小小的步伐跟在身后,专心的挖着野菜,小背篓中的绿色一点点增多。
  对她来说,这是她独一无二的快乐,她喜欢村落里这无忧无虑的生活。
  两个时辰过去,烈日当空,蝉鸣开始聒噪。
  茶茶满头是汗,将满满的小背篓放下,靠在石头上拼命的扇风。
  “晌午了,人家都挖饿了。”
  忽闪的大眼睛里满是可怜,看向秦隐。
  “那个……我也没带干粮。”
  茶茶撇撇嘴,眼里的楚楚可怜瞬间消失,鄙视的看了秦隐一眼,“我得回去给阿婆煮汤了,今天茶茶挖了好多蘑菇,你要不要来一起喝。”
  秦隐舔了舔嘴唇,却眯起眼睛向山路前方看去,幽深不见底。
  “我去打打猎。”
  “去鸡鸣山深处吗?”茶茶光洁的小脸上闪过惧怕,“老人们说山里有妖兽,千万不要深入。”
  “妖兽?什么妖兽?”
  “那种飞天遁地,能喷火吐冰的妖兽,而且听说里面还有毒瘴,不少人有进无回,还是别去了吧……”茶茶弱弱的问道,拽了拽秦隐的衣角。
  “我会注意的,放心吧。”秦隐轻轻拍了拍茶茶的肩膀,有一句话他没说,那就是城里卖的肉真的很贵。
  以家里的条件,五天吃一顿肉都是奢侈。
  而不吃肉,又根本不会长力气。
  “乖,你先回去,给我留一碗山菇汤,回去给你讲故事。”
  茶茶咬了咬嘴唇,并没像之前那般欢快答应,而是担忧的看了秦隐一眼,直至看到对方眼里的坚定这才点点头,“好,早点回来。”
  “一定。”
  “那我先走啦。”
  茶茶挥了挥手,背着自己的小竹篓向山下走去,只是走几步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秦隐,那不放心都写在脸上。
  秦隐看着茶茶那清秀小脸上满是担心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人小鬼大,这是把自己当成小孩了么?
  等到林间只剩下自己时,秦隐飞快的爬上旁边一棵树,将背篓放在上面藏好今天的收获。
  然后一跃而下,握紧琅琊匕,整个人在林间轻盈地跑动起来。
  山林求生,抓捕几只肥美的山鸡,他秦隐有的是方法。
  到时候给茶茶也送过一只去,十三四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在林间行进大概半个时辰,身旁的树木都从碗口粗变为腰粗,叶子的颜色也更加深沉,蝉鸣声渐渐远去。
  秦隐特意避开山路,此时已然步入了少有人来的区域,只是这一路走来却并没有发现其他动物。
  突然他脚步一顿,鼻翼翕动。
  一阵淡淡的香甜气息自树丛里缓缓飘出。
  秦隐眼睛一亮,连忙冲过去扒开树丛,当看到那一枚拳头大小圆滚滚的青皮果实后,面色一喜。
  “青木浆果!”
  他认得这种果子,甘甜生津,果肉细嫩多汁,在城里1枚可卖100文,生长在山中却没有固定地点,数量相当稀少。
  而且果实表面已经凝聚出浅浅的绿浆,那分明是成熟的标志。
  一把抓过后,那香甜气息更加浓郁诱人,秦隐的肚子都开始咕咕作响,但他咽了口唾沫,并没有吃。
  青木浆果,山禽一向喜食。
  这枚果子……
  可以作为诱饵!
  一只肥美的山鸡城里要卖到200文。
  这枚青木浆果用好了,没准能抓到两三只。
  秦隐眼睛亮起,立刻攀爬到树上观看。
  约千步远的东面,有一条山溪,那里两侧相对平坦,而且溪流两侧是低矮的灌木,没有高大树木遮挡。
  有水流,那么必然会成为一些动物的饮水点。
  秦隐爬下树木一溜烟的跑去。
  “有残留的鸟粪。”
  “泥土松软,可以挖掘。”
  少年脸上挂起一抹笑容,他似乎找对地方了。
  于是秦隐挽起袖子,一刻钟的时间就用随身携带的木铲刨出一个坑洞,他从四周采来一捆木枝挡在洞口,自己则缩身藏在里面,举起手掌与伪装的树枝融为一体,他的身上更是涂抹着湿润的泥巴遮挡气息。
  掌心之中,是一块切好的青木浆果,那浓烈的香甜气息正肆无忌惮的散发。
  这处诱捕陷阱秦隐布置的极其精致,哪怕老猎人过来一时间都难以辨出!
  对于野外生存,秦隐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
  现在,就等待山禽到来了。
  秦隐眯起眼睛,整个人的气息开始变缓。
  清澈的溪水流淌,冲刷着石块,这片林间静悄悄。
  ……
  鸡鸣山密林上空,一只通体火红、肥嘟嘟的鸟雀正跌跌撞撞的飞来。
  成人巴掌大,羽毛赤红鲜艳异常,红彤彤的的小眼睛更是灵动无比,此刻口中似乎正闪烁着某种咒骂。
  似乎这只肥鸟背后有什么天敌在追它一般,每次看似力竭将要落下的时候,这只火红的胖鸟连忙扑腾翅膀努力升空。
  就这样一高一低的飞着,这只胖鸟翅膀扇动的频率越来越低,那小眼睛里的疲惫也越来越浓重。
  就当它即将掉落到山林里再次升空时,一阵香甜的气息瞬间涌来。
  肥鸟眼睛猛然瞪大,它的腹中竟传来一阵滚滚雷声。
  扑腾!
  扑腾!
  当再次升空时,那灵动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山溪旁……
  一块有着白色乳肉的青皮果子。
  黑亮的小眼睛里瞬间闪过狂喜,双翼一阵,化作一道红色流光俯冲而下。
  扬翅、探爪。
  那块青木浆果被牢牢勾住!
  完美——
  这只肥鸟兴奋的想要引吭高鸣。
  然而就这一刻,一只手掌破土而出,猛然攥住它半个身子。
  肥鸟眼中所有的兴奋全都消失,又惊又怒,双翅这一刻猛然一震,四周竟然凭空出现一圈浅浅的火浪。
  藏在陷阱里的秦隐,竟是整个人都被带出来,当看清那巴掌大的肥鸟时,他眼中同样闪动着不可置信。
  这是什么山禽?
  这么小怎么会有如此巨力!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只肥鸟看清抓着自己的竟然是个少年时,眼中闪过暴怒,猛地一啄。
  秦隐右手瞬间出现一个血坑,并且那只鸟的力量竟是再大了一倍,终于脱手而出。
  肥鸟眼里闪过嘲弄,即将重新升入天空。
  接下来它要让这个少年知道什么叫做敬畏。
  然而脱手的秦隐,却让肥鸟明白了什么叫做专业。
  眼中厉芒闪过,反手一抄,一段粗壮的树干瞬时被攥在手里。
  腾空,旋腰,那粗壮树干凌空狠狠一抽。
  砰!
  重击鸟背。
  那只巴掌大的肥鸟的眼睛瞬间瞪圆,两只翅膀僵住,头直挺挺的扬起,金黄的鸟喙大张,喉咙的小舌头随着身躯的横飞左右摇摆,嗓子里一连串如同气泡崩裂的声音传出,却似乎被时间拉长数倍。
  “你——爷——爷——”
  这一声荡气回肠,那两只惊惧的小眼此刻从米粒瞪到黄豆大。
  秦隐眼睛同时瞪得滚圆,心中发麻,背部汗毛尽数立起。
  这鸟,它竟然会说人话!
  砰!
  一声爷爷戛然而止。
  肥鸟的脸狠狠撞到一块石头上,发出巨大的回荡声。
  而后,肥滚滚的身子贴着石头软绵绵滑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