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8章 你羞辱爷

第8章 你羞辱爷


  秦隐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他咽了口唾沫,看着那只火红的肥鸟。
  真是活见鬼了。
  “好一只妖兽,竟然会说话。”
  他走过去将那只肥鸟踢了一脚,这只鸟直挺挺的翻过来,爪子僵直。
  死了?
  秦隐看了一眼脚下,又看了一眼自己手背上被啄出的那个血洞,随意用水冲了冲敷上嚼烂的草药,然后就拾了些木柴点燃篝火。
  “管他什么鸟!烤了再说,今天就尝尝妖兽是什么滋味。”
  等到篝火燃起,上面铺的几块石头很快就被映红,秦隐将肥嘟嘟的红鸟丢上去。
  看不出来这只鸟竟然很沉,果然这个世界的妖兽都不能以常理判断。
  秦隐肚子里发出咕咕的响声,他安静的注视着篝火,等火焰将鸟毛褪掉后就可以去除内脏进行烧烤了。
  噼啪。
  石块干裂的声音响起。
  一团团火星开始在石头上绽放。
  只是,那只鸟的羽毛怎么还没被点燃?
  秦隐眯起眼睛,身子向前凑了凑,仔细注视着火苗炙烤中的肥鸟……
  “啊,好爽……”
  就在此时,一声销魂的叫声在寂静的溪边突兀响起。
  秦隐眼睛瞬间瞪圆,一个激灵,整个人嗖的后退弹开。
  琅琊匕被他死死握住。
  那只胖鸟竟然舒坦的扭了扭,在秦隐的眼皮子底下翻了个身,睁开那黑亮的小眼,一人一鸟对视个正着。
  秦隐如临大敌。
  那只肥鸟似乎刚醒来脑袋有些发懵,但一息之后陡然反应过来。
  瞬间那小眼睛中充满暴怒。
  “是你!”
  “竟然想吃本圣尊!”
  一股狂绝的气势在篝火上腾起,四周开始泛起红色的虚影,这一刻整个天地似乎都由某种威严的意志降临。
  然而……
  说时迟,那时快,胖鸟眼中一道残影掠过,带着巨大的压迫感。
  它好像认识那个物件。
  那是一根……棒槌?
  “走你。”
  砰!
  巨大的木棒重重抽在它脸上,砸出一片火星。
  狂绝的气势瞬间消失,整只鸟横飞出近十米,撞进一棵树里,再无生息。
  秦隐看着空气中那残留的红雾,随手扔掉紧握的木棍。
  “你就是死在话太多了。”
  少年眼神中的凝重没有丝毫放下,这么小都如此难缠,要招来大的妖兽,自己绝对性命堪忧。
  近了、近了……
  那只鸟纹丝不动。
  上前,一把抓下,秦隐死死用尽全力攥着。
  但发现无论他用多大力气,那只胖鸟的身体都没有半点变形,硬邦邦的仿佛一块石头。
  拽住几根羽毛想拔掉,却发现同样无效。
  这只胖嘟嘟的红鸟简直就是铁铸一般。
  “拔不掉毛……”
  秦隐一把抽出琅琊匕,脸色发狠,“那我就削了你。”
  也就在这时,红鸟的眼睛再度睁开,一人一鸟僵住。
  【怎么还没死?!】
  鸟眼里透出嘲讽,“想削你爷爷?来啊,本圣尊会怕一把刀?简直笑掉羽毛。”
  说完之后,在秦隐掌心里扭动了一下,特意把脖子露出来,“照这砍,来,不砍是我孙子。”
  此刻,这只鸟简直嚣张至极。
  秦隐嘴角的肌肉都在抽动,他竟然被一只鸟嘲讽了。
  所以少年的脸色越发森寒,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抽出那柄闪着寒光外形狰狞的琅琊匕!
  没有半个字的废话,锋利的匕刃对准胖鸟的脖子就捅过去。
  谁知红鸟在秦隐抽出匕首的瞬间眼睛就瞪圆了,死死盯着那柄匕首,小眼中透出的是不可置信。
  对,没错,刚刚张狂不可一世的鸟爷,现在就是在不可置信。
  匕首无声无息切开空气,瞬间刺来!
  鸟爷的眼睛瞪得滚圆,整个身子都鼓起来了。
  秦隐心中发狠,一声暴喝。
  时间似乎定格在这一瞬……
  “——爷爷!”
  又一声荡气回肠,高亢直冲天灵盖,秦隐感觉脑袋都嗡的一下。
  匕首骤然停在红鸟眼前。
  那两只小眼睛惊恐的注视着匕首尖,黄黄的嘴尖张开,那只细长的舌头都拧成了麻花。
  “刚刚你说什么?”秦隐将脸凑到那只肥鸟面前。
  “爷爷!”这一声,情深意切,黑亮的眼睛注视着秦隐,眼含热泪,“别宰我!个小,肉少,不值得!”
  “你挺肥的。”秦隐打量了一眼,面色冷漠。
  胖鸟吓得脖子一缩,拼命摇头,“虚胖,都是虚的。”
  “刚刚不是让我砍你么?”
  “假的,都是假的。”脑袋甩的和拨浪鼓一般。
  “你会跑么?”
  “不会。”
  “好,那我把你放下来。”
  秦隐松开手,那只鸟陡然落下,眼中闪过狂喜,翅膀一闪就要冲走。
  这个少年手里的匕首太古怪了,竟然让它感受到生死危机!
  不跑是傻鸟。
  然而,斜地里一根木棒陡然浮现,精准命中头部。
  砰!
  火星崩散,完美落地。
  秦隐一把将胖鸟从土里踢出来,眼神中带着奚落,“再来一次?”
  “不来了,不来了,你别宰我,还是烤了我吧。”
  胖鸟踉踉跄跄起身,再不敢乱飞,就这么一步一步在秦隐眼皮底下走到篝火旁……
  纵身一跃,精准落到通红的石板上,乖乖躺下,紧闭双目,声音颤抖:
  “烤吧。”
  ……
  ……
  噼啪。
  ……
  “再添点火,啊……舒服。”
  “麻烦帮我翻个身。”
  “对对,烤烤腿这里。”
  “啊,啊啊……”
  一只鸟的浪叫传的好远。
  秦隐坐在火堆边,面无表情的用树枝波动那只肥鸟,一边忍受这只鸟的浪叫,一边肚子饿的咕咕响。
  天知道这只鸟是什么玩意?
  石头都快烧裂了,这鸟除了一身羽毛更红更亮,精神状态更好,哪儿有半点烤熟的样子。
  “你们妖兽都会说人语么?”
  “我们?妖兽?”肥鸟一个激灵腾空落地,直勾勾的盯着秦隐,眼中满是愤怒。
  “有问题?”
  “我乃堂堂上古圣兽,毕方!纵横天外天四千五百载,风光时羽翼一挥天都要烧穿!”毕方激动的唾沫星子都溅到少年脸上,“说句话怎么了,我还能背诗呢,妖兽能和本圣尊相提并论么?!”
  少年抹了抹脸,叹了口气。
  这鸟怕是脑袋被他抽傻了,鹦鹉也能的,或许比它还能吹。
  还币方……铜币孔确实是方的。
  “嗯,你这么厉害怎么还在这躺着。”
  “我那是……我……”毕方瞬间嘴里卡壳,但犹不服输,“本圣尊进来体恤民情了,顺便传达传达天意。”
  “什么天意?”
  “那个青木浆果给我吃口行不行?”毕方看着秦隐身边的小口袋,猛吞口水。
  “算了,你这样我也是有责任,我还是回家吧。”
  秦隐拍了拍脑袋,他感觉和这只鸟再对话下去,就要怀疑自己智商了。
  随手将剩下的青木浆果都扔给自称毕方的肥鸟,秦隐收拾收拾准备下山。
  这只鸟吃完自己走吧。
  自己第一次狩猎,竟然以失败告终。
  “你去哪?”毕方一口吞下青木浆果,扑腾扑腾飞起来高喊。
  “回家。”
  “等等我。”
  “你跟我一起回去?”
  秦隐转过身子,皱眉询问。
  “本圣尊真的是神兽,我就随便看看。”秦隐没注意到黑亮的小眼中闪过的狡猾。
  “你随意,注意别乱开口,村子里都没见过妖兽。”
  秦隐心里又追加了一句,当然我也没见过。
  “好说,好说。小子,你碰到本圣尊算是天大的造化。”毕方飞落到秦隐肩膀,也不计较妖兽这两个字了,反正爷天生高贵。
  “多一张嘴吗?”
  “你羞辱爷。”肥鸟的脸色更红了,异常愤怒。
  “那你别吃我家饭。”秦隐奚落道。
  “就吃一点点!那能叫吃吗!”肥肥的红鸟在据理力争。
  “叫爷爷!”
  “爷爷。”肥鸟毫无节操,那叫一个乖巧。
  “……”
  秦隐无奈的闭上嘴巴,带着这只撵不走的红鸟消失在山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