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0章 修我神功,无坚不摧

第10章 修我神功,无坚不摧


  毕方看着秦隐的背影,眼中闪过不甘。
  “秦隐!你不是要练功么?本圣尊送你一个大造化!”
  然而秦隐根本没有理会它,继续在打拳。
  “本圣尊的神功,你难道不想学!”
  少年陡然回头,咬牙切齿的捏起那本《玄宗杂役弟子强身健体拳》,“神功!?这本书别人给我时也说是神拳!你再送我一本?你要还想吃粥就闭嘴。”
  毕方急了,看一眼那边还没喝完的松果粥。
  双翼张开,一扇。
  哗!
  刹那间璀璨而纯粹的火焰从全身腾起,绚烂的火雾绽放。
  秦隐身前竟然腾起一股难以忍耐的热浪。
  然而这景象只持续了不过眨眼功夫。
  毕方急冲冲的吼道:“吸纳天地灵力入体,以本圣尊独门经络运转,足以令周身燃起灵力火焰,练到高深之处,一拳足以熔穿城墙!你难道不想学么?”
  这只红雀的眼底深处浮出一丝狡诈。
  它就不信这个傻小子不动心。
  呵呵,逆行全身脉络,辅以火灵修行,练到最后不焚它个内外焦黑才怪,爷的功法是那么好学的吗?
  哈哈哈,待到那时,毕方大爷就看着你烧死,然后得意离开。
  带着你的白日大梦见鬼去吧。
  果然,当看到那炸散的火雾之后,秦隐的目光中闪过波动,眯起眼睛冷声说道:
  “你会这么好心?”
  “当然,本圣尊要躲避仇家,你这地方虽然破烂低贱,但是胜在安全。这就当付给你的租子了,区区一部功法,爷不放在眼里。”毕方早就料到这小子机警,于是拿出自己准备好的说辞。
  “什么品级?”秦隐抛出一个他极为关心的问题。
  “天……地……玄……玄阶中品,对,没错。”
  毕方还真没想好这是什么品级,张口就想说天,但自己都感觉有点鬼扯。
  地?那小子也绝对不信。
  玄?玄阶下品就已经是一些小宗门的镇派功法了,还不算太辱没这功法,那就玄!
  “玄阶中品,这可是观海境的高手都渴望的绝世功法。”毕方仔细思索之后自己越发相信了,笃定说道。
  “黄阶中品吧,你可真能吹。”秦隐哪里不知道这胖鸟嘴里没谱的样子,张口就打断对方的鬼扯。
  毕方气的眼珠子都鼓起来。
  黄阶?
  简直侮辱毕方大爷。
  但……忍了!
  黄阶就黄阶。
  “你要不要!?不要就算了,爷继续喝粥去。”毕方作势要走。
  “要。”
  毕方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瞬间飞来落在秦隐头顶。
  “你别动,听好了,爷这门传世功法名为《炎火绝》,可强行汲取灵力入体,让你一介凡人即可借天地之威,焚尽万物。”
  “若修了爷这神功,再坚的盾,再硬的墙,再寒的冰,都能给你熔穿!”
  “天地五行,于天即金、木、水、火、土!于人则为仁、义、礼、智、信!”
  “义,火德。义者,守中庸正道,秉公而行,庄重而威。居君位,统御之道。”
  “火德,属义。那水呢?”秦隐冷不丁的问出一句,毕方瞬间呆住,差点忘了下来说的话。
  紧接着这只鸟恼羞成怒,“不知道!爷只会吐火,不会喷水。能不能别乱打岔?”
  “爷就是看中你这烈火性子,甚合心意,这才准备将天大的造化传给你,要不要!不要爷就走!”
  听到这情急愤愤的声音,秦隐横眉怒目,全身肌肉绷紧瞬间扎下马步。
  “要!”
  毕方的眼中狡诈光芒越发闪耀,它此时恨不得张嘴狂笑。
  什么引灵入体,将火灵导入体内,等到三百灵脉凝成气旋,自然会让火毒堆积于气旋之内,修行气旋越高,火毒越强。
  日后一旦到了某次需要聚全力爆发的时刻,那就会瞬间自焚。
  哈哈哈哈,这名字是爷刚想的,这功法也是爷乱改的,爷自己都没练过。
  爷就喜欢给人希望然后扼杀。
  毕方的眼中闪耀着兴奋。
  轰,一阵热浪从头顶腾起。
  那股灼热的气息笼罩整个头顶,秦隐只感觉眼前景象一变,熟悉的草屋破院消失不见。
  天空中悬着一座巨大的三足圆鼎。
  铜制的鼎身上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红色大鸟,鸟喙恰好对准圆鼎内部,喷吐出熊熊火焰。
  无数火星被从空气中吸入巨鼎,然后化作火舌喷涌而出,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这画面看的秦隐心神激荡,因为这天地之间的巨大火鼎远远比那本黄阶
  “这是爷传给你的观想图,为了报你这份恩,我可是下血本了,忍住小子!”
  轰!
  秦隐刚刚打起十二分精神。
  只感觉脑海中刺痛传来,一片宛如星空的脉络图浮现于视线之内。
  流动的火焰从起点到终点。
  三百灵脉、六百灵脉、九百灵脉……
  直至整整三千灵脉汇成的十个气旋。
  每一条火脉都有着自己的运行轨迹。
  这三千火脉交织成一个生生不息的火焰图纹。
  “哼。”
  那种感觉仿佛有人在用锤子将钢钉打入大脑。
  闭上眼睛,铺天盖日的红炎,几乎将自己彻底吞噬。
  秦隐脖颈上青筋毕露,生生忍住不发出半点声音。
  毕方刚刚用力啄了一下,抬起头,大声喊:“忍住,这是火灵入体之功,会有疼痛,但传功时期切记不能三心二意,否则前功尽弃。”
  这话说完,秦隐一拳打在地上,整个人半跪于院落里,如同一尊石雕。
  【哈哈哈,知道疼了,爷啄死你。】
  嘣!
  嘣!
  毕方一下一下啄者,一点点火星在四周溅起。
  【怎么不叫了?】
  【不疼?】
  毕方只感觉脑袋都有点发蒙了,停下动作。
  “邪门了,爷的灵力怎么灌不进去?”
  毕方抬起头,用翅膀擦了擦嘴,连唾了两口。
  低头看着秦隐头顶上被自己凿出的几个大血包,若无其事的转头飞起。
  “你先起来。”
  闻言,秦隐睁开眼睛,视野里重新恢复成院落景象,一只肥胖的红鸟在面前抖着翅膀飞动,看上去异常吃力,只是对方的眼神似乎有意无意的避过自己。
  头顶隐隐阵痛传来,秦隐皱眉摸了一下,眼神瞬间定格……
  掌心湿乎乎,带着温热的粘稠感。
  那是被鸟喙啄出的鲜血,同时还有那——
  三个馒头似的大包!
  一手都握不过来。
  “毕方!”秦隐的声音发寒。
  “干啥?”
  “我头顶怎么回事?”
  “传功必经步骤,爷还想问你呢,爷耗费了半滴本命精血,结果最后一步,爷给你的火灵种子怎么传不进去!?”毕方转过头愤怒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秦隐现在恨不得将这鸟给烤了。
  头顶血淋淋的一片,还肿起三个大包,要说这鸟不是故意的他都不信。
  现在他都怀疑刚刚那些异象怕不是毕方骗他的。
  “不对啊,最后一步。”
  毕方不甘心的说道,那最后一步,是它用自己的灵力来为秦隐种下一颗火种。
  等到将来秦隐进入气旋境时,一旦使用这招【炎火绝】,就会瞬间引发身体自燃,而它的这颗火种则保证了火焰不会轻易熄灭。
  换句话说,这是坑死秦隐的最后一步!
  怎么能不成功呢?
  它的半滴精血啊,得吃多少好东西才能补回来!
  毕方有些急了。
  “爷再试试。”红鸟扑腾的飞向秦隐头顶。
  “试什么?不行!”秦隐死死捂住头。
  “那我就看一眼。”
  “滚!”
  “看完爷就滚,你说几圈就几圈!”毕方有如一头疯狗般进攻,而且锲而不舍,最终偷袭成功。
  肥鸟稳稳落在秦隐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