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3章 字字戮心

第13章 字字戮心


  自天武王朝成立两千年来,所有的城镇便都是四四方方的造型,包括内部的城区结构也是道路横平竖直,宛如棋盘。
  鱼梁城面积相当大,从东走到西八万步,从南到北十万步。
  单单一个鱼梁城人口就不下五十万之巨。
  若不是烈日灼灼,此刻的街道上早已摩肩擦踵。
  所以此时偌大的鱼梁城中,没人会特意注视一名推着木轮车的少年。
  在这大热天里还在大街上汗流浃背的,只有卖力气的下等人。
  又走了一刻钟,秦隐擦擦额头蒸腾的汗水,抬头看着眼前那破旧的铺子,连个牌匾都没有。
  如果不是门口摆着几把崭新的木制桌椅,根本不知道这里还是个木匠铺。
  “掌柜!”
  秦隐看着顶着炎炎的烈日冲里面大声喊道,却无人回应。
  又接连喊了三遍,那铺子虚掩的大门才被缓缓拉开。
  一名似乎刚刚午睡被吵醒的糟老头子打着哈欠走出,睡眼惺忪的注视秦隐片刻,这才咧嘴一笑,“老秦家的小子,都一个月没过来了。”
  “家里有事耽搁了,老规矩,一车木柴、四个树墩,还有我雕刻的一头牛,您过目?”
  秦隐嘿嘿赔笑着,丝毫没有见外。
  这个老匠人有点意思,每次来都没见到几个上门买货的人,偏偏这店开在这里就是不倒,听秦赵氏提过,西园街上的这木匠铺最少有十年了。
  “看什么看,你这小子最近这半年良心了,有这功夫我还不如再打会盹儿~~哈欠~~”
  老头摆了摆手,“行了,送进去吧,那四个树墩给我小心放好。然后你那头木牛,一会擦干净点。”
  “好嘞。”
  秦隐一抹脸上的汗,低头推车从侧院门进去。
  临近的一刻,老头眼睛发亮的看着秦隐的肩膀。
  “呦,你这小子都有钱玩鸟了,不过这雀子没精打采的劲儿一看就不讨喜。”
  “养着玩。”
  秦隐眼角余光看着那将脑袋都扎进羽毛里的毕方,嘿笑说道。
  毕方此刻心情已经失落恶劣到极点,听了两人对话更是没半点反应。
  老头也就是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卸货的功夫,秦隐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院子。
  地上没有丝毫打理过的痕迹,杂乱无章,角落里堆满了零零散散的木件。
  他已经给这孙木匠送了六次,每次都没看到这铺子里有其他人。
  无儿无女?
  秦隐摇摇头,不去想那么多,毕竟这只是诸多赚钱营生手段中的一个。
  一刻钟后,木匠铺的正堂内,老木匠捧着那栩栩如生的木牛看了良久才抬头,“真是你雕的?”
  秦隐撇撇嘴,“老孙头,你想赖钱?”
  “就在这,给我雕个烛台看看,今天的工钱多给你加二十文。不然我就不收了。”
  老木匠丢了一套刻刀到秦隐面前,扬起下巴摆明就是耍无赖。
  “直接给我铜钱多好,非要多此一举,谢谢孙老爷。”
  秦隐一笑,也不推辞,直接接过那套刻刀开始在木头上雕花。
  秦隐握着木头的左手不断旋转,右手下刀如飞。
  木屑纷乱,一个精美的烛台开始出现在视野之中。
  闲来无事雕刻小物件的本能已经被烙印在秦隐的灵魂里。
  他甚至能闭上眼刻出暗龙那帮兄弟们的模样。
  他的手很稳。
  手掌悬着像磐石一般纹丝不动,五指却又能够如灵猴一般不断交替。
  他不反感在人前显露这门手艺。
  他只是怕如果再忘了这手艺,就没法将记忆里那些人的模样雕刻出来,更会渐渐丢掉那个曾经来过的记忆。
  老匠人注视着那个烛台,又或许是在注视着秦隐的手,也不知在想什么,安静的没有说话。
  “呶,拿钱吧,木柴120文,树墩60文,木牛您给加到了40文,承惠一共220文铜板。”
  秦隐将那刻着繁花纹路的烛台安稳放在桌子上,笑的干净阳光,当然如果不去看那伸的笔直的手掌。
  老匠人收回视线,眯起眼睛看着秦隐,直至秦隐心里开始有些发毛才慢吞吞开口,“老秦家的小子,你做木匠么?就凭这不抖的手,你……”
  “不做。”秦隐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每次来都来一套这种流程,这老头子怕是脑子有些不大好用了。
  老木匠笑呵呵没说话,那浑浊的眼睛看了秦隐一眼,啧啧感慨着,接过木头转身走了。
  “我老孙头的手艺,多少人想学。”孙木匠的感叹声故意说得很大。
  按照以往的惯例,秦隐仅仅是摇摇头便走了,不过这一次秦隐却是罕见的回了一句。
  “我有正事要做,没兴趣学这个。”
  “你要干什么?”老木匠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扭头问道。
  “我要去天上。”秦隐指着天空,此时的态度倒是颇为认真。
  怕是被一脚踢傻了吧?
  “臭小子赶紧滚。”
  老木匠冷哼一声,直接将秦隐轰走。
  秦隐哈哈大笑着从木匠铺走出,掂了掂手里这220文,省着花够秦赵氏吃一个月好的了。
  她没回来,那自己于情于理也该看看,毕竟两人相依为命。
  至于妖女给的那锭银子,等回来路上兑了吧。
  否则没法跟秦赵氏解释这钱怎么来的,秦隐也不想总听一个老妇人在耳边唠叨。
  ……
  此刻距离木匠铺约两千步的一家药店,正有名老妇人一瘸一瘸的走出,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
  “秦赵氏,本医馆的药也仅仅能帮你止痛,你也不开活血的药,也不开理气的药,更不肯在本馆做推拿,说句狠心的话你这腿彻底瘸掉也就这几天的事!你可想好了!”
  听到身后的一名药童不满的话,老妇人慌忙抬起头,“不碍事,不碍事,老妇的腿不碍事。”
  “唉,你好自为之吧,真要瘸了可别怪到我范家医馆头上。”
  药童没再多说返回了医馆。
  这老妇人面色虚弱的擦擦额头汗水,继续一瘸一瘸的向前走去。
  中午这些许的时间她还能试着接两个缝补的活。
  儿子最近懂事了,身体恢复的越来越好,她比什么都开心。
  若不是……若不是最近的事情,她早就把本月的工钱带回家了。
  现在甚至她只能勉强维持着不亏。
  可是想到见不到儿子,更没法给儿子买些进补的食物,秦赵氏就一阵悲从中来。
  “是娘没用啊,呜~~”
  一边抹眼泪,一边小心挪动,短短百步的距离,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小破摊子摆在了树荫下,秦赵氏坐在露出的树根上,每当看到一人经过便喊一声:“针线缝补,两文一件。”
  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秦赵氏似乎已经习惯这样。
  突然,一道阴影遮挡了秦赵氏的视线。
  老妇人惊喜抬头,但表情瞬间僵硬化作恐惧。
  “赵、赵管事。”
  面前那人的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低头看着那地上写着“缝补”字样的麻布,伸出一只脚踏到上面,而后缓缓碾动。
  “我说你这瞎眼老寡妇,是不是……偷的那五两银子,不准备还了?”
  声音如刀,字字戮心。
  ====
  PS:总是没人评论,这样老当很难嗨起来啊,码字都不带劲儿了…( ̄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