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7章 一字重千钧

第17章 一字重千钧


  咣!咣!
  屋檐下,木箱被拍的哐哐响。
  “又着火了?不是我!我错了!”
  毕方嗖的一下钻出来,身上带着一连串的火星,惊慌失措的喊道。
  “刚刚是不是有人出去?”
  秦隐凝声问道。
  “嚓,没失火,爷又做梦了。”毕方被雨水一淋瞬间清醒过来,于是怒气冲冲的看向秦隐,“爷在睡觉,怎么知道,就是听到木门吱扭开了一声,这不给粥喝还不让睡觉是吗,小子你太过分了!”
  “木门开……多久之前?”
  “爷警告你……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等等,你叫醒我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就是子时之前出的门。
  秦隐一把攥住扑棱的红雀塞回鸟窝。
  “谢了。”
  小雨淅淅沥沥,秦隐直接奔出院落。
  “喂,对本圣尊还有没有点尊重啊,信不信爷一把火撩了你这破屋子啊……真舒服。”毕方喊了一半扭了扭身子,草垛包裹着身躯让它舒服的眯起眼睛。
  “爷不跟你一般见识,爷继续睡了。”
  美滋滋的打了个哈欠,毕方继续接上它刚刚没做完的美梦。
  ……
  ……
  秦隐踏出院门,目光落在地面一凝。
  他家在鸡鸣村的南落,门前恰好是一处缓坡,院门处于上坡,不积水。
  所以那清晰的脚印瞬间就落在秦隐的眼中。
  左深,右浅。
  还有一个深深的泥洞并行。
  脚步有些杂乱,间隔时长时短。
  ……秦赵氏,撑着拐杖。
  几乎瞬间那个老妇人雨夜踉跄前行的样子就印入秦隐的脑海里。
  “你要……做什么?”
  秦隐单膝点地,视线沿着那狭长泥泞小路向前眺去,声音低沉。
  起身,秦隐脚步交错,身影飞快的消失在雨幕之中。
  他不曾叫她娘,因为他忘不了大青山的那两处新坟。
  但毕竟一世人。
  秦隐清楚的知道,自己是那个老妇人的全部。
  再苦再累,都相依为命。
  而如今秦赵氏却不辞而别。
  在这个雨夜,这个正常人走路都可能摔到的泥路里。
  他不知道那个老妇人是怎么想的。
  但他知道……
  “子无母,无以至今日……”
  “母无子,无以终余年。”
  “既已为母子,更应相依为命,我……当护你无恙!”
  少年的语气轻声却坚定。
  雨幕中,秦隐冲出鸡鸣村,沿着崎岖泥泞的土路,奔向那灯火通明的鱼梁城。
  ……
  咚!咚!咚!咚!
  “鸣锣通知,关窗关门,小心雨淹。”
  “五更天!凡我天武,致奉圣谕;紧守律法,各保平安。”
  两名更夫披着蓑衣在鱼梁城的巷道里敲锣而行。
  脚步有些快,实在是这整夜的小雨太烦人。
  交了五更,天就快亮了,他们也就能回去美美睡一觉了。
  这偌大的鱼梁城,可是有着最少十名气旋武者坐镇,哪怕戍城的士兵都是王朝精锐,他们这些更夫的作用也就是报个时辰罢了。
  吱扭。
  开元街上的左手第一间大宅,院门被缓缓拉开。
  一名杂役打着哈欠出来,结果刚迈过门槛就听到砰砰的磕头之声。
  这名杂役被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在地。
  “谁!这可是赵府的大门。”
  杂役恼羞成怒之下连忙呵斥道。
  更夫恰好从巷道出来转入开元街。
  这边的动静自然也传入他们耳中,只是这两名更夫对视了一眼就悄悄走远了。
  “这条街上的事儿,只要那些大人们不发话,咱们就别乱掺合。”
  细微的对话声被雨点砸落在石板上,随着淡去的人影缓缓消失。
  ……
  “秦赵氏求见大管家。”
  ……
  “求求你。”
  ……
  灯笼昏黄的光线下,一名全身泥泞的老妇人跪在赵府的大门外,不住的磕头,脑门很快就见了血迹。
  “秦赵氏,你还敢回来!”
  杂役看清之后,不由吸了一口凉气。
  昨天下午可是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啊。
  赵二管事被这老妇的儿子打了。
  现在竟敢回来?
  待借着灯笼的光亮看清楚之后,这名杂役瞪圆眼睛,拿起扫帚就抡在妇人身上。
  “还不滚!”
  “滚不滚!”
  杂役拼命的用扫帚抽打,希望将这个扫把星赶走,一旦被管家看到,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
  然而当他越这样想,事情就越向着他想象的那样发生了。
  一名年约四十,国字脸,穿着牙白短褂的中年人无声从门后出现,面色冷漠,“出什么事了?”
  “啊,大、大管家。”
  杂役听到那淡淡的声音,瞬间吓得一身冷汗,连忙回头将秦赵氏的事情转述。
  并且他怕大管家怪罪到自己头上,末了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句需不需要将这老妇人丢出去。
  听完叙述之后,大管家眯起眼睛,眼中毫无感情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老妇人。
  “指示儿子打完赵府的人,还有脸回来,是代子受罚么?”
  “秦赵氏甘愿受罚,请大管家开恩,允许我儿读赵府族学。”
  妇人不断磕头,然而大管家的脸上却是没有半点表情,他嘴角仅仅勾起一个嘲弄的弧度,“什么时候我赵府的族学是这么容易进了?”
  “那大管家,您看小的是不是把……”杂役一听这连忙表示忠心,比划了一个丢出去的动作。
  “附耳过来。”
  “如果她就这么跪着,就让她跪到天明之后,然后轰走。”
  “如果嚎叫,就将她打走。我赵府的威严,不是谁都可以触碰的。”
  悄声吩咐完之后,大管家居高临下的看了一下秦赵氏,冷笑一声转身而走。
  秦赵氏就跪在那里,伏在地面上,一下一下……不知疲倦的磕头。
  雨水落到地面崩散的水珠很快将她的衣裳打湿。
  瘸着的右腿不时传来钻心的疼痛。
  秦赵氏不发一言,依然磕头不止……
  隐儿,娘没用,能为你做的不多。
  娘想打你,但舍不得。
  你给老秦家争气了。
  你给娘争气了。
  你就是让娘能活到现在的那一口气啊。
  所以娘绝不能做你的拖累。
  这就是秦赵氏的心声,一个没看过两本书,大字不识几个的妇人所想。
  半个时辰过去……
  一个时辰过去……
  雄鸡声嘶力竭的报晓。
  天亮了。
  只是这讨厌的雨却没有丝毫停止的趋势,甚至开始转为瓢泼大雨。
  哗啦啦的声音将天地盖的茫茫一片,耳边尽是水声。
  赵府的大管家打着哈欠出来,看到秦赵氏还跪在门外。
  掸了掸衣袍,从门槛迈出再次居高临下俯视。
  “声音太小,我听不见。”
  冷漠的声音传入妇人耳中,那孱弱的身躯伏在地面轻轻颤抖。
  “求求……大管家……”
  “……开恩。”
  秦赵氏虚弱的抬起头,眼前那管家的身影模糊不清。
  腿本就折了,漫长的夜路更是让她跌了不知几十次。
  从昨晚出发到今日破晓,整夜雨淋不得歇,已经严重透支了秦赵氏的身体。
  “再大声点。”
  大管家冷笑。
  “求求你……”
  “哈哈哈,我听不见。”
  大管家仰头大笑。
  恰好看到,黎明之际,一道人影呆呆的矗立在赵府的大门外,似乎刚来,又似乎已经来了片刻……
  雨水连成线从斗笠垂下。
  秦隐脸颊抽动,死死咬着牙齿。
  地点和他所估无差。
  只是眼前一切,却远远超出他的意料。
  她……跪了多久。
  她,不知道腿骨断了吗?
  原来,这一世……
  同样有人在乎他。
  望着那道伏在地面的孱弱身影,秦隐只感觉心脏仿佛被人用手死死攥住一般。
  嘴唇剧烈颤动。
  “……娘!”
  这一刻,少年双膝轰然跪地,头颅重重磕下,水花飞溅如白浪。
  他秦隐一生,站着生,站着死。
  不跪天,不跪地。
  独跪父母!
  声音哽咽,一个字缓缓从雨幕中绽放,却如惊雷般在妇人耳畔炸响。
  秦赵氏颤动的身躯一顿,不可置信……
  猛然回头!
  大雨瓢泼,少年跪地。
  一字重千钧。
  ***
  (下一章中午12:0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