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8章 起手如钢锉

第18章 起手如钢锉


  娘……
  秦赵氏的眼中尽是不可置信,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只是眼泪却如决堤的江水一般从眼眶中浑浊而下。
  我儿喊娘了……
  我儿真的喊娘了!
  多久没听到过了。
  十年?
  还是更久?
  这一刻,她甚至都隐约出现幻觉,忘记质问秦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跪于雨地,一声娘,几乎让秦赵氏欢喜到发疯。
  但是。
  回过神来的秦赵氏重重磕头。
  “求大管家!”
  “呦,这就是你那打断赵二腿的儿子啊,呵。”一声冷笑,大管家面色冷漠,“既然送上门来,那让他自己打断自己的腿,我可以考虑去和族学说一声,至于成不成看你们的造化。如何?”
  “不要想一走了之,在鱼梁城敢招惹的赵府的人,还没有。”
  说话的空档里,大管家的身体内骨骼发出一阵噼啪的爆响,如同竹节雨夜拔高时发出的脆响。
  那看似普通的身躯,此刻竟然开始一点点变得魁梧起来。
  甚至他周身的空气流动这一瞬都沉重起来。
  脚下的石板都开始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老妇人僵住,抬起头,面上一片惨白。
  传说中赵府的大管家是灵修者的事情……
  竟然是真的!
  大管家,赵忠,气旋境。
  这可是超脱于凡人的……灵修者!
  气旋境三重!
  这一刻,平淡无奇的中年人,终于显露出他的狰狞。
  灵力脉络中奔涌,凝成旋涡。
  ……
  灵力储于气旋,可以随着发力配合功法爆发出来。
  气旋一重,便可凭借灵力爆发,开碑裂石!
  而气旋三重……一旦打实,掌毙猛虎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娘,儿先扶你起来!”
  这时,清朗的少年之声传来,秦隐披着雨幕走向大门,眼睛通红。
  那个中年管家身上隐隐传来的威胁,已经让秦隐全身汗毛都立起来。
  这绝对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强的人。
  鹰隼般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脚步。
  就像曾经遇到的那些武道宗师,一举一动皆推演于心。
  那一双眼睛如刀子般,将自己看个通透!!
  大管家赵忠就这样好整以暇的看着秦隐,面上依然挂着淡淡的冷笑。
  他能觉察到这个小子的谨慎和戒备,甚至看到秦隐每一步落下时压出的平静水流。
  环境越平静,人便越紧张。
  但,即便这样,他眼前的这个小子都没有走开逃跑的迹象!
  这就很有意思了。
  秦隐大步走到,以不容拒绝的力量将老妇人抱起来。
  “娘,我们走!”
  “隐儿,娘……”
  “我们走!”秦隐的声音斩钉截铁。
  雨水划过额头,顺着鼻翼流下,勾勒出那张坚毅的脸孔。
  秦赵氏额头一片磕出血印,却毫不在意,她用宠溺的眼神盯着秦隐,脸上绽放出这十多年来最灿烂的笑容。
  “……娘不走。”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秦赵氏的态度异常坚决,如同一头年老衰弱却依然坚定护在幼崽面前的母狮。
  如果她走了,那么儿子上进的路就被彻底堵死了。
  “呵,还真是感人啊,不过……记住这是赵府。”
  话音转冷,赵忠终于将视线落在秦隐身上,“小子,你刚刚是没听清我说的话吧。”
  “听清了。”
  秦隐抬头,盯着短时间内身形已经拔高半尺的大管家,平静开口。
  他将秦赵氏放到一旁干燥的地板上,而后双脚前后分开,身稍蹲。
  上身正直,不仰不俯,左臂直出,虎口撑圆。
  而他的右拳收于腰侧,右臂肌肉蠕动甚至还要超出左臂。
  起手如钢锉!
  标准的形意鹰捉起手。
  却又略微有那么一丝不标准,因为秦隐已经准备随时抽出腰后藏着的琅琊匕,那柄让毕方曾感到惊惧的匕首!
  在大管家赵忠眼里,原本普普通通的少年,在起手式摆出后,整个人的气质竟然如一块铸铁般,浑厚,还带着一丝冷冽到让他汗毛都微微有些立起的杀意!
  对于人来说,有种东西叫精气神,看得见却摸不着,真正练出来的都挂在脸上,带在身上。
  世俗的武者大多是练筋骨皮,只有更进一步才是炼神。
  这点,在修行界也是同理。
  秦隐这名十八岁的少年表现出的气质,已经远超同辈。
  “有意思。”赵忠嘴角略微提了提。
  “有这份气度,也算个少年英才了。不过我天武王朝万亿子民,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咯吱。
  赵忠五指握拳,骨骼发出爆响,甚至连拳锋周围的空气都是一震,周身衣袍鼓起。
  这一刻的赵府大管家气势如猛虎出山,气息威压如磐石。
  哪怕这小子练的再好,即便练到世俗武学的巅峰。
  武者和灵修者,也是天壤之别!
  赵府的下人,就是犯错也轮不到外人管。
  这……
  就是规矩!
  这个弱肉强食世界的规矩!
  秦隐盯着赵忠的双眼,这一刻只感觉全身汗毛都立起。
  垫步。
  第一手——右钻!
  右拳猛地弹出,不似炮拳,多了三分灵动,五分暴烈。
  拳锋如钢锉般直出,但筋肉绞结,却让这拳头凭空多了数道横劲。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当看到秦隐这一拳起手后,甚至连赵忠心底都喝了一声彩。
  自己还是看轻了这少年!
  目光如鹰隼锁定秦隐弹出的右拳,体内三大气旋陡然加速,灵力磅礴而出反向灌入九百条灵力脉络,最终汇入四肢。
  气力狂增。
  一招直拳,赵忠要将这少年腾起的气势给狠狠打下。
  扼杀一个人,就从他的精气神开始!
  然而两人拳锋即将相交的一瞬。
  秦隐的右拳猛地一拧,两只手臂交错而过。
  赵忠这暴烈的一拳竟瞬间落空。
  手臂相交时,传来一丝火辣辣的疼痛。
  自己一招直拳竟然走空?
  然而心中还来不及恍惚,秦隐却在这一刻丹田鼓荡、抖腰坐胯,落空的右手猛然发力旋转收回。
  起手如钢锉,回手似勾杆!
  出手横拳无敌家,先手打人后发力。
  仅仅一气开合间,秦隐就将形意的精髓打了出来。
  眼前这个中年管家虽然气息强横,但招式根本没有想象中的精妙。
  所以……未尝不可一战!
  心念如电,目光如铁。
  在这错招之际,秦隐划拳为掌,贴住赵忠的臂膀,猛地一拧,一拉。
  青牛劲浩荡,玄宗健体拳铸就的底力隐到这一刻才终于爆发。
  轻出重收!
  ——嗞啦!
  布帛撕裂声炸响。
  两道人影分开。
  旁边的家丁看傻傻站在当场。
  赵府大管家,那个气息如深渊般让人望而生畏的赵忠,半截衣袖中的右臂,有着五道通红的血印。
  如果是普通人,恐怕这一下就足以废掉一臂。
  秦隐手掌一甩,将那撕裂的布帛随意扔掉。
  那名家丁甚至有些恍惚的觉到,这一刻的少年才更像一头猛虎。
  气势没有那么厚重,却……
  更像饿虎扑杀前的寂静!
  “我改变主意了……”
  赵忠漠然的看了一眼自己胳膊,声音冰寒。
  “我会把你两条腿都打断。”
  轻轻的脚步抬起、落下。
  一道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门后,微微昂起下巴,眯眼淡淡的审视前方。
  家丁陡然一惊,连忙躬身。
  “啊,少爷……”
  那道人影单手随意扬起,让家丁把剩下的话咽回腹中。
  “不用打断腿。”
  轻轻的声音响起,乍一听清亮儒雅如君子诵读,细品之下却有着淡淡的高傲和玩味。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