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22章 石体

第22章 石体


  远处仆人纷忙碌碌,也有赵府的孩童在嬉闹玩耍。
  平静的表象下,赵府的一切都井然有序。
  厅廊之下,主仆二人相对而立。
  “管事赵二诬陷秦赵氏偷盗,使其断腿后又继续逼迫,最终遇到秦隐。这件事刘伯应该清楚吧?”
  刘伯没有想通为什么要提这件事,但还是点头示意明白。
  “其一,秦隐重伤他并断其一腿,赵府或许可以强行揽过来,但事后他留下白银二十两。”赵曲玉竖起一根手指,“从这时开始性质就变了,堵住了事后所有口实。先不论赵二目的如何,不得不说秦隐做的滴水不漏。”
  “其二,赵忠欺他,你在一旁压阵却仍被他悍然突入,以伤换伤。凭武者之躯重创灵修者,借命威胁。不出手则已,出手雷霆万钧,这是眼力。”
  赵曲玉轻轻的感慨着,竖起第二根手指,“吃准了贱命换贵命,就是让在场之人投鼠忌器。最震撼的是,他破了赵忠的胆!绝了赵忠事后报复的念头,而我们其他人跟他并无冤仇。这是心性!”
  “我赵曲玉长他两岁,却自问没有这等本事。王都动荡,南诏风云诡变,鱼梁的繁华是表象还是长久,谁敢说定。我身边有刘伯一人,可是远远不够啊。”
  赵府大公子此刻那淡然的脸上,目光炯炯。
  刘伯慌忙低头,“老奴愚钝,这才理解公子苦心。公子胸中大千气象,当真人中龙凤。”
  “拍马屁的话就不用说了,再缓两日,为秦隐摸骨,入族学。半年后随我去千宗大选!”
  【千宗大选】!?
  刘伯骇然抬头,那个足以令王朝瞩目,千宗开山,世人可一步跨天堑的大选?
  少主沉寂三年,自开入气旋境后便不再展露,谁想竟谋划至此。
  三百灵脉凝一气旋。
  以赵曲玉那令主家都惊艳的天资,现在的境界恐怕……
  “是。”按下内心的波澜,刘伯应声。
  赵曲玉目光略过远处粉墙,望向悠悠白云,平寂的眼眶里终有锋芒露出。
  这终究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想要去王都讨回那个公道,自己一个人可不行。
  ……
  ……
  两日后。
  “听说了吗,今天族学要来一个新人,是大公子亲自带来的。”
  “好像为此开了赵二,又把赵忠支走,啧~”
  “大少爷竟然开始带伴读了?这可是个稀罕事。”
  “嘘,小点声,毕竟是咱们大公子,老爷也是颇为器重。”
  “一个偏房生的,更何况他娘在主家……呵。”
  一声冷哼响起,吓得这些窃窃私语瞬间停住。
  当一群人转过头来后,齐齐躬身,“二公子。”
  身高比赵曲玉矮了半头,眉宇间两人有诸多相似之处,但当看到那双毒蛇一般的眼睛时,却让人没由来的心中一冷。
  赵府二公子,赵元尘,大妇所生,诸多人眼中真正的鱼梁赵府继承者。
  “都聚着干什么?散了吧。”
  赵元尘随意挥了挥手,眯眼注视族学入口处的空门片刻,冷笑道:“上不得台面的大哥啊,南郡的举荐名额,父亲已经给了我,你做再多都是徒劳的。”
  颇有城府?
  “呵。”
  自言自语后赵元尘负手步入族学练武场。
  族学入口外,一行人恰好来到。
  两尊雄伟的青铜狮子坐落在大门外,将门洞里看到的那座红砖楼阁映衬的尤为气派。
  同时二公子等人的背影也恰好落在几人眼里。
  赵曲玉脸上挂着莫测的微笑。
  “刘伯,你先进吧。”
  秦隐目光一楞,就看到那佝偻之人转过头看着自己,露出一个亲善的笑容,“老夫刘国,族学教头。”
  “对了,气旋七重。”赵曲玉平静补充道。
  两句话,一句比一句震撼。
  赵府教头,气旋境七重!
  难怪出手迅捷如电,招式的精妙也远超空有力量的赵忠。
  “随我去摸骨。”
  赵曲玉点头示意后,目送两人前往武学堂的后厅,随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先前二公子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
  ……
  “盘坐在地。”
  声音从背后传出,刘伯双手已然扣在秦隐肩上。
  十指如鹰爪。
  这一刻秦隐恍惚听到耳畔有气流掠过的呼呼风声。
  “摸骨,就是看你的根骨,看你对灵力的亲和力,看你有没有那成为人上人的机会。”
  “少爷赏识你,这是你的机会。”
  气旋中储藏的灵力奔涌而出,沿着灵力脉络灌注到指尖,最终没入秦隐的身躯之内。
  这一刻秦隐只感觉十道锥子般的劲道瞬间没入身躯,倒不疼痛,只感觉有些清凉。
  刘伯闭着眼,指尖依然压在秦隐的双肩大穴。
  但是下一刻,他的眉头突然一皱。
  手指压着,是为了随时感应到灵力的反馈。
  而现在,十道探测灵力没入体内,如石牛沉海,毫无反应。
  不信邪,刘伯十指同时一震,灵力透体。
  秦隐身子一震。
  刘伯的眉头已经拧成了疙瘩,看到秦隐的反应,不禁出声问道:“什么感觉?”
  “疼?”秦隐估摸着对方的意思试探问道。
  “咳咳!!”刘伯险些心神失守。
  “我说有没有感觉到骨骼内的某种韵动,是一种嫩笋破土的力量,在呼唤着你的内心?”
  “……没有。”
  身后的询问声消失,刘伯的面容肃穆了许多,双手不断在秦隐的背部与四肢拍打。
  良久。
  刘伯收手,目光中带着一丝惋惜。
  “起来吧,稍等片刻。”
  说完之后,刘伯径直走出了后厅。
  “如何?”赵曲玉正把玩着一对玉石,淡淡问道。
  “此子永绝天人之机。”
  “哦?”搓动的手掌停止。
  “千万无一的石体,够坚韧,体格至少为常人五倍以上,含括爆发、耐力、恢复全方面。”
  刘伯很快补上接下来的话,“石体的另一个名字,又叫无窍体,整个人浑然一体如玉石,是上好的练武美玉,如果有名师指点再以适当方法习练,当可在武道一途精进数倍。此子的力量惊人,无灵脉却足以硬撼气旋三重境的赵忠,便是极好例子。”
  “倘若石体者能够修行,以肉身的坚韧程度,完全可以肆无忌惮的爆发灵力,不必有丝毫灵脉伤裂之忧。”
  “然而……石体开不了灵脉,一辈子都开不了。最多也就武人的巅峰罢了,所以他永远断绝了灵力修行一途。”
  话音结束,空气陷入沉默。
  玉石碰撞的声音再度响起,赵曲玉抬头,“那就按照武人的标准培养,等我进入灵修宗门之后的,让他跟着你。”
  没有灵力,那就意味这秦隐的前途被彻底斩断,也意味着赵曲玉最开始的打算落空。
  不过自己的家业里倒是需要这种人手。
  所以,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公子,那您对他的待遇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