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23章 尺寸间见惊雷!

第23章 尺寸间见惊雷!


  话没说完,意思表达的却是很清楚。
  “你不是说了么,千万无一的石体,可达武人巅峰么。在这个年龄就能格杀赵忠那种好手,所以本公子不亏啊。”赵曲玉笑了笑。
  “秦隐,同我进武堂。”
  赵曲玉转身推开后厅的门,喊了一声,负手离开。
  “对了,他的摸骨消息,如有人打听,就说平常人即可。”
  声音淡淡的在刘国耳中的回荡。
  秦隐走出来时还能看到刘伯目光中一丝微不可察的遗憾。
  但他却并没有感觉如何,提起嘴角笑了笑。
  随意想想就知道这气旋七重的教头发现了什么。
  毕方早就告诉过他,自己一窍不通,根本就修行不了灵力。
  遗憾吗?肯定是有的。
  但为此就消磨斗志,那是不可能的。
  老天给他堵死了一条路,那一定还有另一条路等着他去走。
  除非……
  这贼老天把所有路都给他堵死。
  心中冷笑一声,秦隐垂着眼皮走向前厅。
  武堂前,二十七名少男少女依次站立,挺拔如松。
  赵曲玉换了一身劲装,站在最首,嘴含微笑。
  同为兄弟的赵元尘站在一侧,眼带不屑。
  “秦隐是大公子伴读,特此说明。”
  “赵府族学二十八人,入气旋者唯有三人,剩下的人务必抓紧。赵奚丹,灵脉凝聚几条了?”
  “两百。”一名少年苦着脸答道。
  “哼,学了三年才凝两百,十八岁入气旋和十九岁入气旋,完全是两个概念。我看你平常练习就懈怠!本月你的习练翻倍。”
  “我……是。”赵奚丹想要辩解什么,最终无奈应声。
  他还有两个月就年满十九岁了,身为鱼梁赵府的旁系一员,他的武学进展可是直接关系到未来自己这一家前景的。
  大公子赵曲玉现年十九,但在十六岁时便已入气旋,虽然之后再无惊艳之举,但没人敢小瞧他。
  二公子赵元尘现年十八,去年入气旋,今年已经气旋三重。
  这进度,听说已经引起了家族主脉某些大人物的注意。
  其余的少男少女从十三岁到十九岁不等。
  族学不收超过二十岁的人。
  “对于未成气旋者,修行《白猿锻体法》,加快灵脉凝聚。”
  “已成气旋者,可修行《白猿拳经》,这可是真正的黄阶上品功法,远不是那些不入流的功法可比。莫道家族不重视尔等。”
  “今日第一课,呼吸吐纳……半个时辰。”
  二十八人各自在座位蒲团上闭目打坐。
  秦隐自然不属于这正常的二十八席位,他的蒲团在赵曲玉的身侧。
  “《白猿锻体法》十七式,这是前两式的功法卷,你先自行观看,三日后我要检测。”刘伯走到秦隐面前,丢下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当秦隐接过那纹着金线的册子后,突然有一道声音直接在耳中响起。
  传音入密!
  “这是白猿拳经修行的必要基础,这三日里你只需领会其中的锻体功法,灵修环节可直接跳过,切记勿揠苗助长。”
  秦隐目不转睛望着前方,微微颔首。
  刘伯满意的走过。
  两人细微的举动根本无人注意,秦隐的出现也只是让旁人对大公子多侧目几眼。
  刘伯负手离开大厅,堂内原本肃穆的气氛瞬间消失。
  “奚丹,你又被刘国给盯上了,让你平时不努力。”一名女孩娇笑着小声说道,她是赵府三爷家的女儿,生性活泼好动,最是按捺不住。
  一小片哄笑声响起,赵奚丹闷闷不乐的憋红脸,想解释都没机会。
  这时,一道人影径直走到秦隐身边居高临下的注视片刻,开口道:“听说你是一个下人的儿子,我大哥还真是慧眼识珠呢,灵脉开了几条?”
  声音中带着调笑,赫然是赵元尘,他矫有兴趣的盯着秦隐。
  秦隐抬头看看二公子,又看看一侧闭目无动于衷的赵曲玉,笑笑,继续翻看《白猿锻体法》。
  说实话,这份薄薄的册子精美程度要超过从吕洛妃手中获得的……健体拳。
  但是,当翻看这册子时,秦隐是麻木的。
  脑海里没有半点声音。
  只是有着看到那些文字时,脑海里才会浮起淡淡的模糊影像。
  他在三个月前便能感知灵力。只是因为一窍不通,无法将那些空气中的光光点点吸附到体内。
  他能感受到这手册……空有精良的外表,却只有少得可怜的灵力灌注。
  而且观看前两式,也远没有那玄宗健体拳来的精妙。
  仅仅第一章总纲便点出了这功法的上限。
  大成者可身负千斤力!
  也就是一牛之力。
  只有玄宗健体拳效果的一半。
  练这个,还不如继续练妖女给的册子。
  秦隐思绪中,全然没有理会赵府的二公子,自然也就没看到赵元尘开始阴沉下的脸色。
  赵元尘脸上的笑容有些难看了,注视了秦隐一眼,又看看那边依然闭目的赵曲玉,眼角眯起如毒蛇。
  这时,另一道人影很快出现在赵元尘身侧,为二公子及时解围。
  那人约十八岁年龄,没有穿着锦衣华服,只是普通的练功服,虽然年少,但站在那里便有一种身形如松的强横气势,和武堂内的其他人远远区别开来。
  “二公子在问你话,不懂规矩是么?”
  声音冰冷,带着威胁。
  秦隐抬眼,看看两人,目光毫无波动。
  随即看向身侧不远处的赵曲玉。
  公子如玉,闭目养神。
  秦隐重新收回目光看向手里的《白猿锻体法》。
  秦隐的无视,直接让整个武堂内的气氛一滞,随即轰然爆发。
  一群人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那个低头翻看书册的少年。
  他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吗?!
  他哪儿来的胆量敢招惹赵府二公子!
  赵元尘心想要不是顾忌自己的形象,早就一脚狠狠抽出。
  他脸色阴冷难看至极。
  “二公子,您对大哥感情深厚我们都了解,但对一个下人自然不便出手,这事就由小的为您代劳。”
  那站出来的人躬身问道。
  赵元尘点点头,不置可否,皮笑肉不笑的看看秦隐,又看向自己的大哥:“这还是兄长第一次携伴读进族学,元尘自应为兄长把关,我族学可不能进一些鱼目混珠之辈。胡寒出手一向有分寸,还请兄长放心。”
  赵曲玉依然闭目,似乎在打瞌睡又似乎充耳不闻。
  武堂众人哗然,所有人下意识屏住呼吸。
  要上演好戏了?
  赵元尘嘴角浮起讽刺的笑容。
  看到自家主子的表情,身旁之人寒声开口:
  “二公子伴读,胡寒,请指教。”
  话音落下,右手五指大张,骤然拍向秦隐肩膀。
  掌风起,呼啸生。
  单看那下落威势,恐怕一爪下去连石头都要拍碎。
  悍然出手?
  这一幕直接将堂内的气氛拉至最高。
  胡寒可是二公子从孤儿营里拉出来的恶狼啊。
  军道三式——鹰爪!
  如大鹰扑兔,这一出手便是非死即伤的狠招。
  几名少女兴奋的眼睛都瞪圆。
  下人和下人之间打斗往往最狠,所以最有看头!
  秦隐漠然抬头。
  有点意思。
  和新兵初入军营何其相像。
  刚来,就有人给他下马威了?
  他在赵府伴读最少一月,最多三月。
  还了这段因果,就离开。
  所以在离开之前,还是表现的有用一点吧。
  否则配合赵曲玉的装逼视而不见,终归不太好。
  漠然的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这胡寒非灵修者,不入气旋,拳倒是打的狠辣。
  这种阿猫阿狗之辈……
  “上不得台面。”
  入武堂后,秦隐第一次发声。
  少年声音平静的让人头皮发麻,回荡在武堂之内。
  左手重拍地面,右脚猛烈蹬地。
  烟尘腾起间,秦隐整个人如刺刀般从地面斜着弹起!
  左脚为桩,这一刻拧动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青牛劲!
  千斤力!
  出手间就是足以匹敌白猿锻体法大成的威力。
  右拳如锤,从腰腹间发出,电光石火,人动拳到。
  带着远超胡寒的威猛与狠辣。
  发力穿崩,尺寸间见惊雷!
  武堂内所有人,这一刻瞳孔同时缩小。
  两道残影霎时相交。
  轰!
  出爪的速度有多快,回弹的速度就有多快。
  震耳的骨裂爆响声中,胡寒如同被巨石砸中,霎时倒飞两丈远,重重落地。
  “噗。”
  胡寒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面色煞白,全身颤抖。
  他的那条右臂,此刻已经不正常的弯曲。
  秦隐收手,漠然看着同为伴读的胡寒,眼里没有丁点同情。
  目光从几欲噬人的二公子脸上一扫而过,然后在一众呆滞的目光中径直转身看向赵曲玉,迅捷而果断的弯腰。
  “不辱公子吩咐。”
  火力转移。
  “我你玛……”赵元尘爆出粗口,已经一拳向后拉出。
  他要把这该死的下人打残!
  赵曲玉睁开眼睛。
  认真的转过头。
  这一句,可是结结实实的来了个惊喜。
  ****
  ***
  PS:书评区里开喷的“独倚西江月”书友,要是看的粗心老当真的不怪你……但非要把老当的思维拽到什么重生废材,异兽老爷爷传功这种狗血思路上,真的我还是挺希望你能仔细审文的,因为埋下的伏笔太多了。
  作为十五年读者转成的作者,招人反感的狗血情节我比你更清楚,所以我更不可能写。这书我提前一年就在准备了,前面章节中我特意铺垫了很多细节,我也很高兴确实有不少读者能够看出来老当精心布下的这些伏笔,前面我不怎么留言,是因为我挺期待大家看到高潮和伏笔呼应起来时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但是,可能真的有部分人看的不细心,所以就多说一句。主角是军人,是因为前线厮杀过的军人才符合冷静铁血的设定,我不可能为了规避所谓套路去写成一个宅男重生铁血汉子的违和设定。至于扣帽子所谓开篇女主、重生废柴、异兽老爷爷这些……真的就想当然了,后续的存稿早就写好放在那里,根本就和你说的南辕北辙,总不能让作者昧着良心去附和你啊。老当喜欢的状态是我静静写,大家静静看,如果实在不入兄台法眼离去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