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24章 爷瞧不起你

第24章 爷瞧不起你


  “……二弟,别耍小孩子脾气。”
  几乎在眨眼间赵曲玉就出现在赵元尘面前,然后面带笑容的按下二公子的胳膊。
  “下人间的打斗,脏了你的手作甚,莫让外人以为你我兄弟阋墙。”
  “我……”赵元尘脸色涨得通红,他那蓄力的手臂竟然被这么轻飘飘按下去了,偏偏在众人眼里还以为他多么的听兄长话语。
  “二少爷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窃窃私语从后方传来。
  “噗。”胡寒两眼一翻,气急攻心晕死过去。
  已成骑虎难下之势。
  赵元尘目光阴狠的注视着自己这位大哥。
  着实是惊喜啊。
  主仆二人,都在这扮猪吃老虎。
  他赵元尘,堂堂气旋三重,哪怕灵力灌注手臂,依然动不得分毫。
  真是好大哥,要不是胡寒今天拼命试探,恐怕还不肯出手。
  “大哥可以松开了,下人莽撞,还请多担待。”
  “哈哈,好说。”赵曲玉笑容温和的松开手,比出一个姿势,“二弟,请。”
  那笑容令赵元尘只感觉到六月直下了一场雪,只感觉浑身汗毛先是炸起紧接着就被彻底冻住。
  嘴角随意牵扯了一下,赵元尘深深看着自己的大哥,冷哼一声走回自己座位,“把胡寒给我拖出去。”
  “胡兄弟好好养伤,等好了我们再过过手。”秦隐的声音仿佛从天边幽幽传来。
  来而不往非礼,赵曲玉只要还站在那,就足以继续为他吸引火力。
  “噗。”又是一口淤血从昏迷的胡寒口中喷出。
  二公子恶狠狠的回头,冷哼一声终还是走开了。
  一切都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但刚刚的一幕,却深深印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赵曲玉那风轻云淡的模样,给了他们莫大的压力。
  武堂内热烈的气氛冷却下来。
  “都在干什么,是想刘某人将你们的表现报给族老们么?”
  淡淡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众人迅速一缩脖子坐回原位。
  赵曲玉转身走回座位时,看着秦隐平静的眼睛,一下一下点着头。
  仿佛在说……
  很好,很好。
  秦隐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目光中透出的意思赫然是……
  彼此,彼此。
  目光中毫不掩饰对对方的赞赏和鄙视。
  两人重新坐下。
  一个家族的底蕴往往看这个家族的继承人就知一二。
  赵曲玉的实力,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推断。
  或许,和刘伯已经不相上下了吧。
  那么就利用赵府的信息优势地位,开始尝试获取灵力修行的法门,最好是对开辟经脉有独特见解的。
  进入思考状态的秦隐根本没将刚刚的事情放在心上。
  等等……
  他好像忘了什么?
  当秦隐视线不经意掠过窗格时,看到那一闪而过的飞燕。
  他终于想起来自己落下什么了。
  武堂一隅,刘国看着少年抬头思索的侧影,遗憾的微微摇头离开。
  此子心性、意志都是上等,那临机应变的能力更是足以让人惊艳。
  但没有灵脉,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终究会沦为最底层的蚍蜉。
  赵府族学,很快就能让他看清自己所面对的现实。
  ……
  ……
  更远处的鸡鸣村。
  大人们早已开始忙碌农活。
  村头大槐树下,两小儿对弈。
  棋盘已呈屠大龙之势。
  少女对面的小胖子汗出如浆,木头似的盯着棋盘,满腔悲愤。
  他狂输两天了,偏偏还不敢离开。
  突然对面的少女烦躁的将棋盘打乱。
  “小胖你太笨了!我不玩了。”
  “呼……”小胖子听到这句话竟直接累瘫在地,露出满足的笑容。
  姑奶奶终于不玩了。
  要是能走早就走了,偏偏他还打不过这少女。
  明明娇娇弱弱的一个少女,力气还大的惊人。
  她一拳就能将自己捣飞!
  还说这是什么大伏魔拳,将自己锤的满头是包。
  这都什么幺蛾子啊。
  “茶、茶茶姐,那我走啦?我去帮我娘打棒谷。”张家的小胖子骨碌起来谄笑问道。
  “走吧。”
  虽然穿着朴素但,五官精致的少女叹了一口气,摆摆手。
  “过两个时辰我再找你,去吧。”
  还来!?
  张小胖吓得一个趔趄,连滚带爬的冲回村里。
  打死不来了,下午我张小胖要是能被喊醒名字倒过来念!
  茶茶看着小胖子落荒而逃的身影,没有说话,在将棋子捡起来后,脸上堆起一个鼓励的笑容,走向某处破烂的柴院。
  然而手指还未叩击到门上,茶茶便一脸失落的离开柴院。
  “还是我上次虚掩的那个方向,连系着的狗尾巴草都没动。秦隐哥哥去哪儿了……”
  少女垂着头向家里走去。
  她想秦隐哥哥了。
  她想问问阿婆,秦隐哥哥怎么还不回来。
  而毕方一脸深沉的从鸟窝里探出头来。
  看看门口,又看看屋外那口黑亮的大锅,咽了口唾沫。
  “五天了……你们这是在逼本圣尊啊……”
  毕方艰难的把身子抽开温暖舒适的茅草窝,看着明晃晃的太阳,眼中露出凶光。
  双腿弯曲、发力。
  如离弦之箭。
  咚。
  毕方稳稳落到了地上,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落在那口被熔穿的大铁锅上。
  “不让爷飞!好,那爷来跑的!”
  鹌鹑大的肥雀咬牙切齿,迈开两条小短腿,噔噔噔噔……
  毕方绝尘而去。
  “秦隐你姥姥的,白捡的宠物都不养,爷瞧不起你。”
  骂骂咧咧的话夹杂在尘土里,毕方怒气冲冲的奔向那繁华富饶的鱼梁城。
  朝阳下的奔跑,是它怒放的青春。
  ……
  “谁家的胖鹌鹑跑了啊,跟飞似的。”
  村头大磨盘旁边,李家的老太太惊呼道。
  那奔腾的土龙停滞了瞬间。
  咬牙切齿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颤抖响起:
  “竟敢侮辱本圣尊。”
  ……
  “胖鹌鹑在哪儿?”
  “那呢!”
  “我们快去抓回来。”一群孩童陡然惊呼,气氛热烈。
  ……
  “你们过分了。”
  “圣尊报仇,一百年不晚。”
  毕方愤怒了,它在尘土中昂起头颅。
  目光中透着愤怒和不甘。
  “你们等着!”
  骤停的土龙再度腾起,眨眼间就消失在村民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