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25章 少女与阿婆

第25章 少女与阿婆


  “阿婆,阿婆……”
  茶茶蹦蹦跳跳的回到自家屋里,一间坐落在鸡鸣村最东面的木栏小院。
  推门进去,环视四周,明媚的阳光调皮的穿过竹窗,静静洒在黄土地面。
  当中一张矮矮的木桌,简单朴素的用品有序摆在上面。
  一张雕花铜镜和纹着大红牡丹的首饰盒是其中最显眼的用品了。靠墙卧榻也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挂着淡淡的天青色纱帐。
  整个房间显得朴素而不失典雅。
  虽然简陋,但无处不在的细节上,却反映出这屋子的主人绝非普通的村野之人。
  听到少女轻灵的呼唤声,坐在墙角缝补衣物的一名妇人转过头来,眼中满是温和的笑意。
  四十岁年纪,穿着一身朴素的麻衣,不施粉黛,虽然眼角布着鱼尾纹,但那娴静的气质却让人过目难忘。
  如果不是是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把眼前这极具气质的山野妇人与茶茶口中的“阿婆”相联系。
  “茶茶,你又去找秦隐了?那个小伙子最近阿婆可是都快听出茧子了。”
  声音带着宠溺,放下手中衣物,将少女牵到身前,为其细心的整理耳边鬓发。
  随着年龄的增长,女孩的容貌越来越美。
  真是越来越像她娘亲了。
  妇人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伤感。
  “阿婆~~”
  娇憨的鼻音,茶茶跺脚小小的表示抗议,然后噘着嘴,眼中满是落寞。
  “秦隐哥哥都好几天不在家啦,他家里一直没人,茶茶有些不放心呢。”
  “是啊,那个坏小子,等回来了阿婆可要好好收拾他,谁让他令我们茶茶生气了呢。”
  “不不不!可不能收拾他,秦隐哥哥又有没欺负过我。”
  少女连忙摆手,如同受惊的兔子,满脸焦急。
  待看到妇人那一脸宠溺之后,少女瞬间羞红了脸蛋。
  “啊呀。”
  一头扎进妇人怀里。
  茶茶闹了一阵之后,妇人收起脸上的温和,认真的说道:“巳时已过,你该做什么了?”
  “哦……该诵读苍南五书、七经、十二传了,茶茶这就去背~~”
  少女虽然一脸苦相,但口中清脆的声音却没有半点磕绊,显然这些文字早就刻在了脑子里。
  “世尊我念铸琉璃,心行寂灭转命轮,八辩圆音为大演,时众得道百万亿……”
  走到门口时,女孩小声嘀咕道:“天天背、月月诵、年年读,阿婆好凶哦。”
  噘着嘴不情愿的出了门。
  这些经文和少女抑扬顿挫的声调和谐的融为一体,犹如阵阵梵音,洗涤心灵。
  看着女孩的背影,妇人眼中温和的笑着,笑着笑着就哭了。
  “一坛女儿红,妾身埋了四十年。”
  “我看着她长大了,她长得好像她娘亲啊,将来一定很美丽。”
  “你说车马慢,回来的时间或许很长。”
  “你说日子长就多看书,多认字。”
  “妾身看了十三年,书里的每一个字里都是你……”
  “妾身老了,嗓子也哑了,可还是想在余生里都唱给你听。”
  大滴大滴的泪珠掉落在正刺着的锦帕上。
  她曾经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林夕月。
  小时常被人称赞似天穹明月。
  十三岁那年,她豆蔻年华,是无数人捧在掌心里的阿诗玛,跟着阿娘走出宫门,他拉着她的手说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因为满手脏泥弄脏了衣服,她哭的伤心欲绝。而他手足无措的被阿爸提着耳朵带走。
  二十三岁那年,追兵已至。他还是那个憨厚的表情,孤零零的骑马冲来,抱着她滚下山崖,用身体护着她挡那漫天箭雨。他露出笑容:这次你不要嫌我脏。
  明明插满箭支像个刺猬似的,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看着那道高大的身影踉跄站起,迎向漫天烟尘。
  那是他最后的背影。
  “等她大了,阿诗玛就去找你好不好。”
  妇人颤抖的手终究是缝不下那最后一针。
  窗外背诵的声音停住,轻灵的声音带着疑惑响起。
  “阿婆,阿婆你怎么了?又在想阿公了吗?”
  “没有。”妇人慌忙抹掉眼泪,低声说道。
  “明日带你上山祭拜父母。”
  窗外没再说话,但茶茶却看着那虚掩的木门,默默踢了踢脚下的石头。
  所谓的祭拜,其实只是衣冠冢。
  她两岁时看着阿婆埋进去衣物立的石碑。
  “阿婆肯定又在想阿公了。”
  “可是茶茶也很想念爹娘啊……”
  少女的目光有些黯然。
  但很快她攥了攥小拳头,“茶茶,等你修炼成秦隐哥哥口中东方不败那样的大英雄后,就能去找爹娘了!加油!”
  少女瞬间又斗志满满。
  茶茶和阿婆的区别就是,茶茶永远不会向困难低头的!
  爹娘,一定还在,在等着茶茶去找他们。
  女孩的亮晶晶的眼中满是坚定。
  ……
  鱼梁城外十里,宽阔平整的官道上。
  一名带着面纱的女子慵懒的靠坐在车榻上,细葱般白嫩的手指捏起一枚亮晶晶的葡萄,优雅放入面纱下的樱桃小口。
  当她舒适的眯起眼睛时,眼眉之间点着一抹殷红更映衬的整个人妖娆妩媚,娇艳若滴。
  四匹骏马,毛色清一色的洁白无瑕。
  车厢豪华精致,玉石流苏随风而动,发出清脆悦耳之声。
  一名面色木然的锦衣大汉在赶车,不紧不慢。
  官道上的行人看到这气派的马车,均下意识的驻足观看。
  再看到那马车旁边一名骑着高头大马,身着华服的俊美青年随行后,更不敢阻拦在前,下意识的为其让开。
  “谁家的公子啊,真是俊俏。”
  “这气度,怕不是哪家豪门之后。”
  “非富即贵,这马车里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那女子眉目弯起,水汪汪的眼中依然是那一抹慵懒,不过却多了点调笑之意。
  “月馨前来鱼梁,一路凶险,多依仗白公子了。”
  一双妙目看向窗外,声音悦耳动听,带着三分女儿家的娇羞。
  “巫姑娘这话,江湖之大,白某人有幸与姑娘结伴而行,是在下的荣幸。都说烟月宗的女子不但修为高超,更是天姿国色。以往我还不大信,直到见了姑娘……”
  “怎么?”女子再度慵懒的捏起一粒葡萄,恰到好处的问道。
  “我白鸿丰过往二十年前所见女子都没了颜色。”俊美青年笑得洒脱,更显不羁。
  咯咯的笑声从马车内传出:“白公子说话当真比那白牡丹酿成的蜜还要甜,能让俊杰榜上的才俊如此称赞,是月馨的荣幸。”
  不经意间点出天武俊杰榜,却是让男人的眼中浮现淡淡的自得。
  天武境内,二十二岁以内的青年高手,方有资格登录天武俊杰榜。
  榜单只录青年之中最强百人。
  是天武王朝公认的大潜力者。
  白鸿丰,白氏商会东家,四年前忽起于西疆,今年二十岁,恰以江河境二重入天武俊杰榜。
  天武万亿人,位列青年俊杰第九十七名。
  这等天资,已不是用出彩和超众来能形容的了。
  “月馨姑娘谬赞,前方就是鱼梁城,恰好我白氏商会在这里有个落脚点,就让白某为姑娘接风洗尘吧。”
  “有劳公子了。”
  隔着纱帘,女子的声音带着点点娇羞。
  白鸿丰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能拥有烟月宗的女人,可比登上俊杰榜要难得多。
  这能把媚术练到骨子里的女人,他白鸿丰到现在还当真没有品过呢。
  巫月馨,就是他白鸿丰此行……
  噔、噔、噔、噔!
  一连串急促的声音骤然响起,打断他的思绪。
  一道烟尘卷成的矮矮土龙由远及近,瞬间穿过他的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