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26章 美人入城

第26章 美人入城


  穿过胯下……
  的马!
  因为过于突兀,他胯下的那匹高头大马也是吃了一惊,猛地惊厥止步。
  唏律律~
  “什么妖物!”俊美青年眼中闪过冷漠,右手一扬。
  白光一闪,赫然是一道鸟影。
  这方天地内赫然响起滔滔大江冲刷时的哗哗水声。
  ——冰雀印!
  轰。
  一道细微冰棱留下的痕迹缓缓消散在空气中。
  视线尽头,那冰晶凝成的白色飞鸟瞬间没入地面。
  数十道尖刺交错而出,形成一片反射出斑斓光芒的荆棘林。
  但是……
  那道疾冲的土龙一个拐弯,竟险而又险的恰好避开。
  烟尘中,只见一双通红的小眼恶狠狠望来。
  土龙没入道边草丛,霎时不见。
  “……鹌鹑?”白鸿丰皱眉道,他竟然失手了,尘土勾勒出的朦胧模样印在脑子里,让他不由自主脱口而出。
  “鹌你姥爷!”
  压低的声音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怒。
  毕方咬牙切齿的跑着,要不是老子急着找那没良心的王八蛋,分分钟烤了你这个小白脸。
  竟然敢偷袭爷爷?
  爷这俊俏模样是鹌鹑?
  你才是鹌鹑。
  你全家都是鹌鹑。
  ……
  官道上的行人茫然看来,刚刚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就有一片好看的冰棱出现在这烈日炎炎的官道上。
  这是真冰?
  一名胆大的行人看看沉眉思索的俊美青年,偷偷摸了摸那两尺高的冰棱。
  嘶!
  寒气锋锐如利刃,几乎是碰触的瞬间就在手掌上破出一道血印。
  行人瞪大眼睛,看到俊美青年阴沉的目光望来时,吓得慌忙捂手跑开。
  “刚刚的江河激荡声犹响彻耳边,是何物招惹白公子出手?”素手抬起纱帘,一双明眸似水含烟望来,“公子用的可是《白月幽法》中的冰雀印?”
  “是……唉,说来惭愧,在下失手了。我怀疑那可能是妖宗之兽。”
  白鸿丰脸上的阴沉在巫馨月撩起窗纱后便消散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因出手不利而产生的羞愧,又恢复了那浊世佳公子的翩翩风姿。
  妖宗?
  连妖宗都想来这天武腹地分一杯羹了么?
  女子眼波流转间轻轻颔首,“有劳公子出手,让月馨免受惊扰。”
  “哪里,这是我辈中人的本分才是,妖宗之事也理当天武王朝自行处理,那接下来我们就入城罢。”白鸿丰笑道。
  “月馨谢过公子,理当客随主便。”
  马车骤停后又再度滚滚向前。
  白鸿丰从始至终都风度翩翩,纵马缓行,让路旁不知多少小娘子偷偷观望。
  而巫月馨,则在纱帘放下的瞬间,脸上的笑意便消失,眼神透出淡淡的嘲弄和拒人千里的冷漠。
  一双白皙滑腻的修长玉腿在轻纱间半隐半现,慵懒的搭在冰丝羽榻上。
  这随意间的风情足以让任何一名男性垂涎到发狂。
  巫月馨……
  烟月宗弟子……
  女子轻轻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
  这种身份演绎起来最没有压力了呢。
  还有云台宗的一帮死人……
  妾身可是记仇的很呢。
  女子掩嘴轻笑,像个狐媚子。
  ……
  ……
  族学课毕,赵府的少男少女们嬉笑着向外走去。
  在路过秦隐身边时,他们都不由多看了几眼,不过却没有人表示亲近之意。
  一个伴读得罪了二公子,空有蛮力的愣头青,真是不知道低贱二字怎么写。
  有人经过刘伯身边时,打招呼的同时装作不经意问起秦隐的资质。
  “平常人,仅仅多学了几年武而已,不及各位公子小姐出色。”刘伯按照之前赵曲玉的吩咐答道。
  探听到“消息”的人心满意足而去。
  原来只是多练了几年武而已。
  平常人……
  这一句就能卡死所有前程了。
  随着年龄增长灵脉开辟越来越难,而如果是平常资质……那最多也就是伪灵人。
  平常人最终入气旋者,十万出一还是百万出一?
  怕不是用海量的伐髓丹堆出来的吧。
  消息很快被悄悄报到赵元尘耳畔。
  赵二公子此刻又恢复了满是笑容的状态,施施然走到的秦隐身前,丝毫没有顾忌赵曲玉就在一旁。
  “大公子给你开的条件,我给你双倍,以后跟着我吧。”
  声音不轻不重,却恰好被周围这一群人听到。
  视线全都投来,赵二公子嘴角勾起弧度,他就是故意让周围人听到的。
  秦隐不会傻到当面答应,但只要他犹豫了,就会让赵曲玉心里别了一根刺。
  想到这里,嘴角的微笑更甚了,他的视线回到眼前。
  然后二公子就看到秦隐用看傻子似的眼神盯着自己。
  “你这是什么眼神?”
  “我自愿的,我的意思是大公子没开出什么条件,二公子另请高明。”
  秦隐耸耸肩,合起手里《白猿锻体法》起身向外走去,这个赵元尘比起他哥哥来说简直可以说毫无城府。
  毕竟是个弟弟。
  嗯……今天晚上尝试用这个锻体法再次感受灵力。
  两套功法毕竟侧重的方向不同。
  二公子愕然。
  随即恼羞成怒。
  自己全都知道,明明赵曲玉开的是月银三锭。
  你为什么说没有?
  翻一倍,一个月六锭银,在这鱼梁城足以令普通人肆无忌惮的挥霍。
  你个练过几年武的破落户装什么蒜!
  看着秦隐云淡风轻的走了,赵元尘只感觉一股邪火腾起。
  自己还不是家主……
  自己还不是家主……
  心中疯狂默念,终于忍住出手的冲动。
  等我入南郡后,掌权赵府,必让你生死不如。
  赵元尘的眼神阴毒一闪而过。
  热闹的族学散课了,下午将是各自修行的时间。
  “甚好。有所需直接交代给丫鬟即可,你母子二人都好好养伤。”待走出一段距离,进入幽静的竹林园后,赵曲玉淡淡开口。
  今天上午的秦隐的表现给了他很多惊喜,也很让他满意。
  哪怕终生不能开灵脉,就凭这份临机应变的能力也是难得的人才。
  待遇仍旧不变,但日后就不必关注过多了。
  半年后的千宗大选,就是他赵曲玉蛰伏三年,一鸣惊人的时刻!
  赵曲玉负手离开。
  看着那颀长的身影踱着步子消失在拱桥那头,秦隐目光平静。
  摸骨前后的热情差别,藏得再细微也终究是有。
  但秦隐没有半点怨言。
  医治他娘,这就是恩。
  有恩,就该报。
  更何况,没用的人被鄙视,这不是天经地义么?
  怨天地不仁?他秦隐还没那么孬,有这功夫还不如多打几套拳。
  肋下隐隐作痛。
  秦隐低头,布衣上已经有点点血渍印出。
  伤口又崩开了么?
  思绪一闪而过,秦隐毫不在意的向前走去。
  嗖。
  半空陡然有急促气流声划过。
  暗器!?
  秦隐猛地侧身。
  视线中一道圆滚滚的红芒裂空而来!
  一对猩红的小眼中……
  满是悲愤。
  “你特么竟然自己来吃大户,不带爷!”
  “小龟蛋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