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27章 三种境界

第27章 三种境界


  熟悉的方式,熟悉的声音。
  熟悉的……味道。
  听到这贼鸟口里难听的话后,秦隐心里本存着的些许愧疚彻底消失。
  熟练的屈膝,腾空。
  筋肉抖动,一条大臂如重锤抡起,狠狠砸下。
  健体拳——十一式·青牛落蹄。
  视线中清晰映出少年的动作。
  猩红的眼里泛出绝望。
  翅膀扑棱间想要急刹。
  砰。
  飞来的红芒被精准锤下。
  胖鸟落地,一片火星四溢间,浅坑浮现。
  “龟……孙……”
  挣扎着憋出一句话,胖红雀昏死过去。
  不是被锤的。
  是连日饥饿陡遭重击。
  秦隐甩了甩手。
  刚刚一下反震的生疼。
  他是不相信自己能锤死这只贼鸟的。
  熟练的提起肥鹌鹑,秦隐走回自己的院落。
  ……
  ……
  典雅古朴的木屋内。
  一人一鸟,大眼对小眼。
  “……五天!”
  一只通红的翅膀竖在秦隐眼前。
  “爷等了整整五天!”
  毕方生气时,身子越发圆滚滚,也越发通红了。
  “你把爷爷仍在那破草屋整整五天!你知道爷最后都吃什么了吗?”
  毕方目光悲愤,浑身羽毛都炸起来。
  “爷都吃虫了!”
  说到这里,毕方甚至都干呕起来。
  “那只肥嘟嘟的虫子爬过本圣尊面前,斑驳的光线照在它绿油油的表皮上,散发着诱……不,散发着恶心的香味!”毕方咽了口唾沫。
  “爷是吃素的啊。”毕方言不由衷的说道,“最后爷强忍着恶心吃了它!”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胖雀眼神飘忽不定。
  “……真香。”秦隐幽幽的补了一句。
  毕方仰起头。
  在它的视野里,少年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毫不掩饰眼中的揶揄。
  一张老脸羞的通红!
  “你羞辱爷!”
  “爷跟你拼了!”
  噌。
  一柄黯淡无光的匕首抽出。
  心悸的感觉瞬间笼罩全身。
  毕方腾起一半的身躯僵住,“能动口的事为什么要动刀。”
  “放下刀,你看我动手了吗?”
  毕方心平气和的说道,颇有大将风度。
  “好,那就心平气和的说,我以后可能都不会给你煮粥了……你先别急!”秦隐一把按住要玩命的毕方。
  “以后有人……给你送!你怎么这么大劲!”秦隐膀子上的青筋都凸起才终于按住这疯了似的胖雀。
  “哦,你早说啊。”
  毕方停止了暴动,然后面色自若道,“我要加松果的,不加松果爷不喝。”
  “可以,现在这里有专人负责饮食。”
  “你果然自己在这吃香喝辣,你个龟孙!”毕方不知是不是又联想到过去几天,眼睛再次泛红。
  “你个鸟样!”秦隐顶回去。
  没想到却没听到那聒噪的回骂。
  毕方眼睛瞪得滚圆,它生气,却无力反驳……
  因为,它确实是个鸟。
  “我在赵府族学会修行三个月,这是他们的锻体法,修行上的问题是不是可以问你?”秦隐亮出手中的《白猿锻体法》。
  “当然可以。不过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修行的,看这个有什么用?”
  毕方瞅了一眼那本精装秘笈,随即兴趣恹恹,这种垃圾简直玷污它高贵的双目。
  “不试试怎么知道。通过修习那套青牛神拳,我能在夜晚练功的时候感受到四周漂浮的光点,但它们就悬浮在那里……”
  “什么!?你一窍不通,怎么可能感受到天地灵气的?”毕方猛的打断秦隐。
  从毫无根基到修行半年不到就能够感受到天地灵气,这等天资……
  绝对骇人听闻了!
  踏上灵修之路最难的两个关键点,一是感应天地灵气,二是引灵入体开辟灵脉。
  秦隐天生经脉闭塞,一窍不通,连毕方大爷的火灵种强行灌注都以失败告终。
  这等天生的烂底子早就帮他绝了修行一途了。
  “理解又不难,我不懂灵修,但我认为这和武学一脉相通。”秦隐说起这话时,目光平和,语气中带着强大的自信。
  “开什么玩笑!人体十二经脉里流淌的是血液,武学不过是在开发经脉和筋肉的基础上延伸出来的。”
  “而灵修,是看你和这方天地的亲和,看你能不能得到天地的认同,然后内窥自身开辟灵脉。这时你运用的就不再是单纯的血肉之力了!根基都不同,两者怎么能混为一谈。”
  毕方嘲笑般的反驳道。
  在它看来秦隐这无非是痴人说梦,想入灵修门想疯了。
  “一法通,万法通。”秦隐的眼睛明亮,在毕方的眼里少年此刻竟隐隐有种渊渟岳峙的宗师风度。
  “我不懂灵修。但就用武学来说,习武之人三种境界。”
  “见自己,见众生,见天地。”
  这话波澜不惊,但在毕方耳中却犹如九霄雷鸣,振聋发聩。
  它的眼睛瞪圆了,完全不敢相信这等话会是眼前少年所说。
  “见自己,就是通过对武道的修习而充分认识自我。”
  “见众生,就是人不知我,我独知人,未出手却已占先机。”
  “见天地,就是由小我至大我,一举一动皆合天理,从心所欲而不逾规矩。”
  “习武如此。难道修行灵力不如此么?感悟灵力,不就是内窥知我的过程么!”
  少年剑眉星目,字字如惊雷,悉数传入耳中,直让毕方感觉浑身羽毛都要炸散开来,仿若撕裂黑夜天幕的那一线曙光,笔直而粗暴的贯穿灵魂深处。
  “这是……你的感悟?”
  毕方不可置信的颤声说道。
  ……见自己。
  ……见众生。
  ……见天地!
  简简单单九个字,竟然道尽无数人一生都无法了解的至理。
  “先贤人杰在血与火中传承下来的,我不过拾人牙慧。”秦隐平静的远远不像这个年纪所应有的神态。
  有一句他没有对毕方说。
  他见过自己……也见过众生……
  老天剥夺了他的身躯根骨,却夺不走那份承载一世的天纵之姿!
  “太疯狂了……随便碰到个人都是天才……那爷爷当个宠物也不算委屈?”毕方喃喃的自语。
  它的目光中闪过复杂。
  听到这番见解,哪里还能不知少年心性。
  一言以见人。
  然而最可惜的就在这里。
  “你能感受到灵力,已经证明你的天分。但是,本圣尊这样跟你说,你的灵魂、毅力、悟性都是修行的上上之选,可你的身体却并不是一个能够承载灵力的合格容器。”
  “无论是大妖的丹变之法,还是人族的悟灵锻体之法,都需要在体内构筑出生生不息的灵力循环。灵脉是凝气旋、生江河、汇观海的根基。没有灵脉……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
  “天资愚钝者,无非是灵脉开辟的慢一些。而你……根本无法引灵入体构筑灵脉。”
  毕方叹了一口气。
  这也是当初它为什么大喊秦隐废物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