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28章 做尔春秋大梦

第28章 做尔春秋大梦


  “所以,这就是当初你不看好我的原因。”
  秦隐平静相对,在眼神里依然看不到丝毫沮丧。
  “对!这个世界,终究是属于灵修者的世界。本圣尊现在也不恨你了,你说爷这么高贵,非得和你较劲作甚?”
  “这样你再养爷一段时间,爷虽然没法让你修行,但给你弄个几本世俗的武功秘籍还是轻松的很,凭你这一身莽肉,将来未必不能博个好前程。”
  “还有,为啥爷都这么说了,你还是这么淡定?”
  毕方前面的话还颇为正经,说着说着就有些变味了。
  秦隐笑了,随手端起旁边放着点心的碟子递给毕方,转身走向外院。
  少年一只手高举向天空,声音渐渐飘远。
  “只有强者才懂得去与天斗、与人争。”
  “而弱者甚至连失败都不够资格,他们生来就是被征服的。”
  “我不信这贼老天,更不信命。”
  “还是那句话,死也要死在去三十三重天的路上。哈哈哈!”
  单手提起石桌上的一壶猴儿酿。
  咕嘟、咕嘟、咕嘟。
  百果酿出的香气四溢,秦隐大口吞咽着,用酒水来震住伤口泛起的疼痛。
  醉眼惺忪间,秦隐提着酒坛,打了个饱嗝,身躯摇摇晃晃走到院落正中,双手垂下,似睡着一般。
  醉了?
  毕方刚投去同情的目光,秦隐的身躯陡然一挺。
  身形半倾半斜,以倒非倒,右手虚扣成端杯势。
  “我颠颠又倒倒,好比浪涛。”
  “有万种的委屈,付之一笑。”
  少年豪迈唱出,只手擎天,在下一秒即将摔倒时猛地一翻,摇摇摆摆,左手再提酒坛。
  “我一下低……我一下高。”
  “摇摇晃晃不肯倒!”
  忽左忽右,身形如狂似癫。
  毕方瞪圆了眼睛,这一套拳法形醉意不醉,步醉心不醉,直看的它如痴似迷。
  这小子又从哪儿搞来这套拳。
  一招一式间毫无灵力,但那份豪情与不羁却甚至带着仙气。
  简直绝了。
  ……
  一个酒嗝,秦隐睁开眼睛,朦胧的看了一眼那边的毕方,嘿嘿一笑,歌声再起。
  “我颠颠又炒炒,放点辣椒!”
  “有万种的调料,付之一勺!”
  ……
  少年望着头顶万里白云。
  “想让我秦隐服软吗?”
  “做尔春秋大梦!”
  ……
  ……
  明月悬空,繁星点点。
  蝉鸣消退,仅剩竹林间的窸窣虫叫。
  《白猿锻体法》,以上古猿王奔行林间,纵横山巅,得天地眷顾,以自然之法入修行之路。
  壮气血!
  锻精神!
  将身躯打造成如猿王一般得天眷顾之躯,成为能够容纳灵力的绝佳载体。
  这就是白猿锻体法的总纲。
  修行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修习黄阶中品功法《白猿拳经》打下坚实基础。
  当寂夜中秦隐带着一身热汗收拳而立后,看到了站在院门目带欣赏之意的刘国。
  “好生修习,把这本册子吃透,公子自有重任交于你。”
  《白猿锻体法》的全卷就这样交到了秦隐手中。
  等到秦隐表示感谢后,族学教头刘国方才满意的点着头,背手缓缓消失在夜里。
  “孙子。”等刘国的背影消失,毕方飞快的从麻布鸟窝里探出头喷了一句,“一本不入品的锻体法就想让人感恩戴德。”
  秦隐从亥时末到丑时初。
  这本册子,没有玄宗健体拳透出的洪钟大吕之音,却让他看的明明白白。
  正是开始时的那些感悟。
  “亲和天地,引灵入体么?”
  是夜,秦隐盘坐,全身放松,以道门打坐之法入静。
  坐身如玉,心如泰山,不云不摇。
  月辉洒在少年的脸庞上,映出那棱角分明的面孔。
  《白猿锻体法》虽然不入品,但全卷最后一式却清晰点明了灵力入体的必要条件。
  ——自然心。
  鼻息渐渐与夜间轻轻的风声融为一体。
  半梦半醒间,秦隐闭目,却感悟到那如瀑夜空投下的星星点点。
  那星星点点似萤火虫一般,感觉不到温度,他的大脑、身躯、灵魂却无时无刻不在散发渴求。
  他又“看”到了灵力。
  尝试开辟灵脉的第一步……引灵入体。
  【以心念沟通天地,以愿力吸附灵气】。
  敞开身心,任由灵力入体,再尝试与天地沟通,控制着灵力在人体十二经脉中流动直至稳固。
  然后以十二经脉为主干……
  开始控制那些稳固的灵力开辟血肉。
  在经脉覆盖的空白区,构筑出另一片灵脉!
  这个往复的过程,需要修行者心念坚定,气血通畅。
  如果心念不稳,躯体不韧,血液不畅,那么这无形中凝聚的灵力涓流随时有可能崩溃。
  【最难处在于开辟首脉,构筑循环。】
  “现在我已经感悟到那些星光开始游向自己……”
  秦隐闭目,有条不紊的按部就班而来。
  散落的灵气开始聚集、附着于身。
  秦隐的闭目内视中,已经能够“看”到有些许的灵力包裹自身。
  只是……
  那些灵力在接触到他的肌肤后,就仿佛黏着在其上,一动不动了。
  最终又缓缓消散于月光里。
  “引灵入体时,人体是个筛子,灵力可进出……而我的身体,却是一块顽石,滴水不入……”
  “灵力不入体内,自然也就谈不上凝脉开络。”
  “但,若是只因我尝试的次数不够呢?”
  少年就这样静坐一夜,在心念中不断的尝试感悟灵力、吸附灵力……最终再看着灵力消散。
  面容温和,没有半点的不耐。
  ……
  ……
  而在三十间房外的一间豪华大宅内,上好的蜂蜡燃烧泛起的香气铺满屋子,盘坐正中的赵二公子却陡然睁开眼睛,面部狰狞,瞳孔之中满是血丝。
  “下人而已,竟敢辱我如此?”
  “你若不死……我修行之心难平!”
  胸膛剧烈的起伏片刻后,赵二公子眼中已然是带了杀机。
  得到举荐南郡资格,正当是春风得意之刻,借着这份念头通达他有着最少八成的把握冲击气旋境四重。
  而这次经历白天之事,赵曲玉竟然敢授意于一个下人来折辱自己。
  那个下人连自己的亲口招揽都不屑一顾。
  下贱之人!
  还有那不知好歹的大哥!
  “李成!”赵元尘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低声喝道。
  “在。”一名身高八尺,面无表情的大汉应声而入,一道翻红刀疤斜着从右脸颊划到下巴,看上去着实骇人。
  “你在铜台山是不是有些朋友?我赵元尘送他们一笔大生意。二十天后……”
  赵元尘阴狠的目光深处,是有些变态的快意。
  都是你们逼我的……
  投到墙壁的影子在烛光下越发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