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29章 商队启程

第29章 商队启程


  ……
  鸡鸣古道,村落小小,人烟袅袅。
  “哼,你讨厌,茶茶不理你了。”
  少女的脸气的鼓鼓的,将可爱的婴儿肥再度压出来,长长的睫毛此刻在愤怒的颤抖。
  “城里有些事,也没顾上说,这不回来了么?送你个小物件赔罪。”秦隐看着面前已经长到自己胸口高的美丽少女,无奈的笑着摇头,递过去一个灰色布袋。
  女孩鬼灵鬼灵的眼神飞快扫一眼布袋,撇撇嘴,“这就像收买茶茶大人,休想!”
  “不看看?”秦隐好笑的问道。
  “你没诚意!这几天都没人给我讲故事,没人陪我挖野菜、摘野果啦!”少女跺跺脚,都不关心一下人家。
  “哦,亏我刻了一个肥肥的木像,那我下次进城卖给孙木匠了。”秦隐作势收回手,却见女孩瞪大眼睛,小手飞快的将那布袋抢过去。
  “我不是肥肥,是茶茶!茶茶!阿婆说我个子长高了,下巴上的肉肉很快就没啦,哼。”
  女孩不满的嘀咕道,一边解开布袋。
  “哇!”
  一个三寸高的人物木雕被少女取出,那尖尖的下巴,两只小辫子和精致的小竹篓,不是茶茶大人还是谁?
  连衣物上的纹路都刻出来了,而且摸上去没有半点粗糙,一看就是经过布帛仔细打磨了的。
  这里像……
  那里也像……
  都像!
  女孩瞬间笑得眼睛都弯成了弦月,双手将自己的小木雕仅仅抱在怀里。
  “咯咯~我原谅你啦。”
  七月初的清晨里,道旁的蔓草尖还挂着露珠,露出笑靥的女孩儿像绽放的蓓蕾,带着少女特有的活泼与清香,明媚了风景。
  “对了,大娘呢,没和你一起回来嘛?”
  “我在赵府暂时找了个差事,会呆上几个月,所以……”
  秦隐将自己成为伴读的事简要说了一遍,当然隐去了受伤的事情。
  说着说着,秦隐就看到可人疼的少女噘着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雾气。
  然后……秦隐就看着那剔透的泪花儿吧唧吧唧落下来。
  “你要离开鸡鸣村了!”
  “就是暂时……”
  “你就是要离开鸡鸣村了。”
  “我……”
  “茶茶白给你送了那么多山菇汤。家里肥肥的大母鸡都炖给你了。”女孩的声音楚楚可怜如小猫一般。
  瞬间秦隐感觉自己这是造了多大孽,吃了茶茶家三只大母鸡竟然还这么伤害她,简直太不是人了。
  “那你得补偿我!”
  “嗯……应该的。”秦隐下意识的说道。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今天你要带我去鱼梁城里玩!”少女一把抱住秦隐的胳膊,眼睛睁得圆圆,泪花瞬间消失不见。
  “我……”秦隐额头隐隐浮出几道黑线,怎么见过的小娘皮们一个个都这么精。
  “大丈夫!”茶茶死死抱着秦隐的胳膊,生怕跑了。
  秦隐的胳膊很结实,跟木头一样,蹭的胸口疼……嗯?
  女孩的脸蛋唰的红了,连忙将头埋下去,接下来的声音都细若游丝了。
  “好好,我是大丈夫。你不和阿婆说一声吗?”
  少女娇羞,清清纯纯。
  道边的草叶儿随着晨风轻轻摇摆。
  秦隐看到这一幕,只感觉连日里习武的疲惫都尽数褪去。
  没人能拒绝这么一个钟灵毓秀的可人儿对你撒娇吧。
  “你带我去,阿婆肯定同意。不过你要和我回去一趟!!”少女松开一点,但依旧紧紧抓着秦隐衣袖。
  “好,去。”
  娇羞的人儿抓着少年郎衣袖。
  这一幕被提着盐罐的王家大娘看到,顿时唉声叹气跺脚。
  “哎呦,小茶茶怎的这么待见秦隐,我家那臭小子岂不是没戏了?”
  “肯定没戏。看看人家里的阿娘,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我就挺中意秦隐这小子,你看帮我过我这老婆子多少忙。”路口打着黍子的李家大婶儿哼哼说道。
  两个妇人声音不大不小,却恰好被这少年少女听到,茶茶瞪大眼睛,皱着小鼻子抬起头回道:“茶茶还小!”
  “不小了,再过两年都能生娃了。”
  顿时女孩儿憋红了脸,跟这种村野大娘比起口头功夫,她简直弱爆了。
  “哈哈,王大娘,那到时候来喝酒啊。”秦隐此时乐呵呵说道,完全没有少年该有的拘束,反而让王家大嫂卡了词。
  “呦呵,秦家小子这么能说。还两年呢,可别说的太死。”
  “那就两年后再看,王大娘,我下次回来给您捎块城里的布帛?”
  “李婶儿,我家里还有点剩下的木柴回头给您送去。”
  “哟这嘴可真甜,怎么好意思呢~咯咯,秦隐你上心了啊。”
  “秦家的小子这出息了啊。”
  ……
  秦隐乐呵呵的应对一众村民,然后面不改色的将拧住腰间的小嫩爪给拍下来。
  “你心术不正!”少女昂着头。
  “茶茶太漂亮了。”秦隐安慰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女孩儿瞬间满意的眯起眼睛,秦隐哥哥连说话都这么有深度了。
  ……
  “肥肥,为啥你看不上王家的小儿子?”
  “太笨,又打不过我。叫我茶茶!”
  “那张家的小胖子呢?”
  “更笨,都输得不会下棋了。”
  拐角处,带着弹弓刚出门的张家小胖瞬间僵住,捂住胸口,一脸心碎。
  ……
  “唉,秦隐哥哥,你到时候摆酒席真要喊王大娘吗?”女孩羞红了脸,却忍不住偷偷问道。
  “我逗你玩的。”
  “啊啊啊啊!”婴儿肥的少女发狂了。
  ……
  ……
  村东,木栏小院外。
  穿着粗布衣衫却难掩气质的妇人,看着少女欢快的表情,面带宠溺的笑容。
  “秦隐,茶茶生性跳脱,让她一直在村里有些难为了。城里人多乱杂,就拜托你了。”
  “一切放心,阿婆。”秦隐没有多说,但那坚毅清澈的眼神却让妇人满意的点点头。
  “可得听你秦隐哥哥的话,日落之前必须要回来,听到没?”
  “知道啦,知道啦!”
  少女欢快的跳到秦隐推着的木车上,捡了一个最平的木墩儿坐下。
  就这样,少年郎推着木车,少女欢快的像只百灵鸟。
  “秦隐哥哥,是不是每天等我在西市把阿婆炒的茶卖掉后就能找你玩了?”
  “当然可以,不过我可不放心你自己进城。”
  “我跟着李婶儿家的牛车来。”
  “那行,不过我再过五日,要随西市的商队去二百里外的江阳城走一遭。”
  “江阳城?就是那个产水粉的江阳?”少女瞪大眼睛,激动的抓着秦隐的手腕,用力摇晃,“能带我嘛!秦隐哥哥!我想给自己和阿婆买水粉!”鼻音拉长带着特有的娇憨。
  “别闹,我给你带回来就行,阿婆肯定也不同意你去的。”
  “阿婆一定同意的!我能照顾自己,我可有力气了,我能把村头的大磨盘给踢飞,大了我一定是东方不败!”
  噗。
  秦隐刚喝了一口水差点没呛死。
  “去嘛!”
  “不行!”
  “哼。”
  ……
  五日后,赵府门外,七支车队排开。
  赵曲玉负手站在秦隐面前,“赵府惯例,每月有货物送往南郡几城,马车跟随西市商队,族学之人需随行护送。”
  “不过无需紧张,南郡治内除了天武强军,还有大小宗门的世俗力量,没有贼人敢行歹事的。”
  “你我各分一路,我希望你能早日独当一面。”
  赵府大公子说话温和,却并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个小物件,顺便交给江阳城桐家裁缝铺的老板,他会给你个回信,带回来就好。”
  离开时,赵曲玉拍了拍秦隐的肩膀,一个缝死的锦囊隐蔽丢入怀中。
  然后赵府大公子面色自若走向另一支商队,二公子赵元尘也跟了一支商队。
  “我赵家基业不可丢,出发吧。”
  随着一名族老颤颤巍巍开口,商队开始沿着青石板路分向各个方位。
  秦隐叼着一片新钻的竹叶,悠闲靠在七号商队的第二辆马车上。
  前面的那辆马车则坐着赵曲玉三叔家的小儿子。
  对方懒得搭理自己,自己也没必要凑上去热脸贴冷屁股。
  在少年肩膀上,一只明显吃肥了的红鸟迎着清风抬头打了个酒嗝,眼神迷离。
  “伺候好爷,遇到牛逼的爷帮你搞定,本圣尊继续睡会……不用捞,淹不死。”
  咚的一声,毕方闭上眼直接从秦隐肩膀滚落到旁边的小酒坛里,溅起一朵高高的水花。
  车队不紧不慢的穿过西市坊,壮大一倍后又浩浩荡荡驶出城门。
  秦隐摸了摸怀里那只被金线封死的锦囊,嘴角勾了勾。
  自己还不够心腹的份儿。
  郑重其事却非要隐匿递来的样子,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赵曲玉在测试自己。
  赵曲玉把自己当成一个棋子在布某个局。
  无论哪个,都太幼稚了。
  轻呵一声,秦隐将目光投向郁郁葱葱的远方。
  这还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呢,难得的散心。
  万一路上碰到什么奇遇不小心就引灵入体了呢?
  想到这里,秦隐自己都嗤笑出来。
  酒坛子里泡澡的肥鸟,马车上吹着口哨的少年,前排满脸厌恶嫌弃的公子,后方喧嚣的商人。
  这支车队不紧不慢的行向二百里外的江阳城。
  ……
  ……
  只是,没有人看到,当车队离开一个时辰以后。
  一只信鸽从赵府上空飞出。
  *****
  PS:对了,秦隐怎么修行,你们好奇是吗……其实我也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