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0章 尾巴

第30章 尾巴


  道路渐行渐远,从朝阳东升直到正午,车队已然驶离星罗江畔。
  道路两侧的植被也从纤细柔嫩的垂柳渐渐变得茂密杂乱起来。
  行人也渐渐稀少。
  吱扭吱扭的车轮声汇成特有的旋律不断重复。
  小酒坛里不时冒出一连串的气泡,秦隐瞥了一眼这只泡药酒的奇葩肥鸟,撇撇嘴靠在车厢上继续翻看起那本健体拳。
  不涉及灵力修行,却能够晋入黄阶功法,已经说明了这册子的不凡。
  修炼大成可身负二牛之力,足足两千斤。
  只是后面那一千斤的修炼,就是纯粹的锻打了。
  灵力修炼依旧最多附着皮肤,不入肌理。
  所以在找到其他合适的功法之前,秦隐唯一的修炼路线就是把这本健体拳吃透。
  身负两千斤力,以自己的武学感悟重入暗劲巅峰也不是难事。
  秦隐眯起眼睛,豪门望族把控着远超常人的资源。
  而这个世界又是如此独特,在豪门望族之上,则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山门宗派。
  当世俗之路走不通,那么剩下的就是……
  此世界的宗门?
  “喂,赵府的后生,看你这么面生呢,都行了半日也不曾说一个字。前面有歇脚的馆舍,咱们商队在那休整一个时辰。俺叫井双贵,西市商队此行的护卫,这难得出来捞油水的机会,别老板着脸。”
  “接着!回头请俺两顿,哈哈。”
  一名络腮大汉骑马经过马车旁,粗犷的大笑道,顺手扔过来一囊酒。
  看到这粗糙汉子的豪迈劲,秦隐脸上不由露出笑容,心底瞬间就浮起好感。
  因为他直接就想起了自己的战友“坦克”。
  那个憨货也是带着这自来熟的糙劲儿。
  “井大哥,赵府大公子伴读,秦隐。”
  少年扬起酒袋,拔下木塞大口灌入,火辣辣的酒劲瞬间让他额头浮起汗珠。
  “痛快!回鱼梁了我请你三顿!”
  “哈哈哈,是个爷们。”
  井双贵咧嘴大笑,继续策马逆行,挨个通知。
  整整汇了四十辆马车的商队放慢速度,依次停下。
  秦隐提着酒袋刚刚跳下,就听到后方传来一片纷乱。
  “哎,你是谁家的小姑娘啊,怎么跑我车上了。”
  “这可是要去江阳城交货的车队,怎么混进旁人来了?你可不能走!”
  一片鸡飞狗跳。
  一道娇小的身影奋力推开围住的人群,向外奔去。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随着有人高声喝道,那些骑马的护卫瞬间抽出刀来,同时冲向那道奋力奔跑的身影。
  “我哥哥就在前面的车上,我跟错马车了!”
  少女一声大喊。
  西市的那些商人顿时一愣,然后恶声说道:“谁?你要说错了,就把你抓走卖掉。”
  “你们这些护卫看好这小娘皮。”
  看到不善的目光投来,穿着水绿衣衫的少女撇撇嘴,无辜的指向最前方。
  “呶,前面就是我哥哥,赵府的……”
  “秦隐。”少年不好意思的走到众人面前说道,“舍妹顽皮,望诸位多担待。”
  说完之后狠狠瞪了少女一眼。
  后者调皮的皱皱鼻子,吐出娇嫩的小舌头做鬼脸。
  众人一听是赵府的,面上没有那么严厉,但是眼中的疑惑却是增多。
  如此年轻,又面生的很。
  “哈哈,秦兄弟,原来是你妹子啊,模样真是俊啊。”络腮胡井双贵走到身边,一把拍到秦隐肩膀上,向那一众商人笑道:“秦隐,赵府大公子的伴读,俺兄弟。”
  再加上西市护卫的证言,这场风波算是平息。
  秦隐面无表情的牵着少女走回。
  茶茶那娇嫩的小脸上满是紧张,嘴巴死死的抿着,脸颊不住的颤抖。
  “你——”等走到马车旁,秦隐怒气冲冲的转头。
  哇!
  少女以更快的速度放声大哭。
  嗯?
  刚刚散开的商人们同时回头。
  “遭贼了!?”
  浸泡在酒里的胖鸟猛地睁开眼睛。
  咯吱,咯吱。
  秦隐的拳头捏的噼啪作响。
  “你再给我哭一声,今天我就把你扔在这!”秦隐生生忍着弹少女脑壳的冲动。
  “不许凶我!”
  “不、凶!”秦隐咬牙切齿。
  哭声戛然而止,少女乖巧的眨巴着眼睛,乖乖的拉着秦隐的衣袖,糯声开口:“秦隐哥哥,茶茶最听话了。”
  十四岁,正含苞待放的年纪,懵懂少女那种娇羞又夺艳的状态在这小美人胚子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妮子长大绝对是个倾国倾城的主儿。
  秦隐看着那双忽闪忽闪、满是乖巧的大眼睛,怎么也下不去手。
  “上车,等找到有前往鱼梁城的车队,我就把你送回去。”
  “不,我要去江阳城买水粉!你敢扔我我就找阿婆告状。再说我自己你放心吗?”
  “放心的很!你连商队都敢混进来。”不过秦隐却没再提把女孩送走的事情了,真要路上遇到意外,自己难辞其咎。
  茶茶吐了吐小舌头,挥挥拳头,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咦?
  “你怎么还喝酒呢,这酒坛……啊,怎么泡着一只死鸟。”
  毕方被少女倒提起来,两只小眼瞪得滚圆,和茶茶目光相对。
  “爷没死……能好好说话么?”毕方一开口,酒气都浓郁到快被点燃了。
  “啊!妖怪。”
  肥鸟被猛地丢回酒坛,茶茶一把把盖子扣上,惊魂不定。
  怎么忘了这茬。
  秦隐一拍脑袋,连忙将胡编乱造的肥鸟来历告诉茶茶。
  这是从西疆商人手里救下的稀罕之物,它祖上是妖物云火雀,只不过到这代血统不纯了,除了会说话能吃就没其他本事了。
  然后这鸟也自甘堕落,越吃越肥,最近又开始学会醉生梦死了。西疆商人看这鸟废了就准备杀掉,被秦隐好心用八十文铜板买了回来。
  茶茶大大的眼睛中雾气氤氲,到最后已经泫然欲泣。
  “这鸟好可怜,没有本事也不是它的错啊,秦隐哥哥你一定要好好待它啊。”茶茶将坛盖挪开,小心翼翼把毕方捧在手心里。
  “你这丫头比秦隐良心……爷原谅你了,给爷放个暖和的地方晒晒太阳。”
  毕方醉眼惺忪,打了个酒嗝,冲着旁边的车板努努嘴。
  茶茶连忙将这胖鸟摆放到烈日下的木板上。
  “对,舒坦,啊……”让人脸红的呻吟声从鸟嘴里传出。
  “还有小姑娘,爷有本事,爷一把火能撩天呢。”
  毕方咧嘴,露出喉咙里的小舌头,笑起来像只两斤重的肥鹌鹑。
  “好可怜……它一定是受了不小的刺激。”茶茶两只白嫩的小手绞缠一起,目光中满是同情,“没本事不是你的错。”
  “……”毕方的声音戛然而止。
  闹哄哄的商队终于彻底停下。
  护卫们开始有序的分列四周,掏出自己的干粮啃食起来。
  而商人们则撩起袖子走进馆舍,大快朵颐。
  秦隐从自己的背囊里掏出竹筒和撒着芝麻的炊饼,没有跟着那群商人进去。
  “我娘给准备的,分你一半。”
  茶茶接过炊饼美滋滋的吃起来。
  “没享福的命,在这看好我等货物。”
  最前排的赵府三爷家的公子扫了一眼,鄙视的说道,然后昂首走向馆舍。
  “真讨厌!我不喜欢他。”
  茶茶皱了皱小鼻子,气哼哼的说道,大娘烙的炊饼多好吃呀。
  “我也不喜欢,那就抽空揍他一顿。”
  “真的?”茶茶瞪大眼睛,目光中竟然满是兴奋。
  “真……嗯?”秦隐刚开口,视线不经意扫过一个角落,眼睛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