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1章 计划有变

第31章 计划有变


  “怎么了?秦隐哥哥。你在看什么?”茶茶鼓鼓的小脸上沾满了芝麻,旁边已经站起来的毕方拼命吞口水。
  “没事。”秦隐随口说道,但视线却始终落在那个馆舍的角落。
  自己所在的位置,透过前车的车栏间隙,恰好能看到一名茶水小厮在提着茶壶给各桌倒水。
  这本平常。
  但是,这小厮倒茶水十七次……洒出了五次!
  行走在外的粗人们自然不在意。
  可秦隐却不觉得,越是这种伺候人的活,越见手上功夫。
  这馆舍南来的北往的天天许多人,怎么会如此笨拙?
  前车摇摆的玉石流苏遮挡了秦隐的面部,让馆舍内外没人注意这个少年。
  茶水小厮十步之外的另一名招待小二。
  那个人倒是机灵,除了热情迎客,还不时指示那名茶水小厮。
  若不是他垂着左手飞快勾起又放下一根根手指,秦隐都差点漏过。
  “暗手计数?马车的数量……还是人的数量?”
  秦隐此刻不动声色,视线仔细扫过整个馆舍外围。
  一个……两个……五个。
  单单馆舍的外围露天桌就有五个看上去不对劲的人。
  那木楼上呢?
  秦隐将视线投过去。
  砰!
  二层窗格陡然炸碎。
  一道人影横着飞出来,下落时将一张木桌直接砸烂。
  那人身高近两米,异常魁梧。
  但此刻一张脸煞白,胸口更是诡异的凹陷下去,眼珠密布血丝。
  “祝老三!”
  一张酒桌旁的几人同时起身,刀枪棍棒同时抽出。
  瞬间馆舍外一片寂静。
  紧接着所有人都戒备起身,包括秦隐开始注意到的那几名小厮也全都惊愕望去。
  “人活在这世上,贵有自知之明。月馨姑娘这等天仙般的人儿也是你能觊觎的?”
  一把折扇打开,如浊世佳公子翩翩而下,轻盈落地。
  “你敢伤我兄弟!?就看了个娘们?那老子今天砍了你!”
  一名袒胸的棕皮大汉咣的将酒碗摔碎,提起一把半人高的白铁寒刀,目露凶光。
  周围的人同时后退,空出场子。
  咚……
  咚……
  每一步迈出,这大汉周身都凭空浮出一道气旋炸裂的声音。
  八步,整整八声!
  周围几百人,鸦雀无声!
  这赤膊大汉,竟然是气旋八重!
  这可是天武王朝黑水骑的级别啊!
  咕嘟,一片吞咽口水的声音。
  就连秦隐都坐直了身子。
  气旋八重!?
  除了吕洛妃那个不知深浅的娘们外,这大汉的实力绝对是他见过最强。
  按照此世界的等级来看,气旋八重,足可入黑水骑,享良田三千亩。
  一人可坐镇一城!
  “把那娘们带过来,然后你跪在我兄弟面前,自断双臂。”
  大汉拖着寒铁白刀,如铁塔般站在场中,声音酷寒。
  俊美公子的眉头蹙起,一双眼睛阴鸷望来。
  “呵,又一个找死的。气旋八重就敢觊觎烟月宗的仙子……就敢喝令我白鸿丰了么?”
  白、鸿、丰!
  这三个字出来,所有人的眉毛皆是一皱。
  因为这个名字,给他们一种隐隐的熟悉感。
  “白……鸿……”
  “白氏商会东家,天武俊杰榜,序列第九十七……江河境二重!”
  这一次开口的人赫然是赵府三爷家的小公子赵庭!
  对于赵府这种一地豪强来说,牢记天武俊杰百人榜,牢记各大宗门势力,是族中子弟的必学课。
  嘶!
  一片倒吸凉气之声。
  此刻人群目光骇然望向那白袍公子,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如此年轻的人竟然已是江河境!
  江河境……
  灵力在体内浩浩荡荡,生生不息。
  而江河境与气旋境的本质区别便是能够灵气束形。
  跨入江河境,攻击方式将会出现质的区别!
  那么,此刻……
  那名扛刀大汉目光一冷,竟是二话不说提刀就跑。
  咚!
  咚!
  每一步迈出都足足三丈远,脚掌深深印入地面。
  这突然的变故超出了众人的预计。
  秦隐心中反而暗赞了一声。
  江河境对气旋已能够呈碾压之势,如果依然逞强,那恐怕是个暴毙的下场。
  这气旋八重的大汉,绝对有着丰富的对战经验。
  现在就看白鸿丰该如何应付了。
  刚好秦隐自己能够对江河境的实力有个清晰的判断。
  是不顾风度去追,还是……
  秦隐瞳孔猛地一缩。
  白鸿丰眼带嘲讽的望向大汉逃窜方位,左手折扇打开,右手随着手腕的轻轻翻转,五枚三寸长的冰棱已然浮现于掌心。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拿我白某人当什么了?”
  讥讽之声响起,右手猛的一甩。
  空气中五道细微冰棱结成的轨迹突兀浮现,犹如蛇形。
  一股极寒之意泛起。
  白月幽法——寒蛇印!
  那名逃窜的大汉明显感觉到不对,身子猛地向侧面一弹。
  叮叮叮!
  接连三声蛇形冰棱入地。
  地面霎时被寒冰蔓延冻结。
  然而……
  大汉刚刚落地蓄力准备第二次弹跳之前,回首看了一眼,只感觉全身汗毛都炸起。
  两道蛇形冰棱已然贴到身后。
  双目瞪圆!
  噗!
  两道冰棱透体而出。
  彻骨的寒意将刚刚撕开的伤口冻住。
  当他失去控制摔倒在地时,半个身子都已经动弹不得。
  “哼。”
  白鸿丰周身江河浩荡的声音随这一声冷哼消失。
  轻摇折扇,他不徐不疾的走到大汉身旁,居高临下俯视,声音温和却让在场所有人只感觉浑身发冷。
  “白某出手向来不留活口,所以安心去吧。”
  脸上挂着笑容,白鸿丰转身离开之时,右手轻轻打了个响指。
  那名大汉猛地瞪大眼睛。
  伤口中的寒毒猛然爆发。
  寒霜霎时密布全身,整个人宛如冰雕,然后在众人眼中……
  无声崩裂。
  周围人群已经腿肚子发软,一些心志不坚的甚至开始呕吐起来。
  而始作俑者却是将视线又投到先前自己的下落之地。
  “你在害怕么?那一起去吧。”
  江河浩荡声再起。
  撑开的右掌之中,一片人脸大的冰晶薄片悄然浮现。
  而后随手一掷。
  先前掉落在地的气息奄奄之人猛地瞪圆眼睛,只是瞳孔中生机已经全无。
  那片冰轮已经彻底没入他的脖颈。
  做完这些的白鸿丰,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环视四周,轻声开口:“白某人喜欢安静。”
  脚尖轻点,浊世佳公子再度腾起,返回二楼窗栏破损之处。
  那窗栏之后,一道窈窕身影惊鸿一现。
  薄薄的面纱后,一双妙目收回视线。
  馆舍外死去的两人同样没有在她心中升起半点波澜。
  只不过,那双美眸刚刚一现的短暂时间里,更多的却落在人群之后的马车上。
  麻衣少年握着娇弱少女的手,不动声色。
  面纱后,佳人嘴角浮起一个美得惊人的弧度,却是没人看到。
  “月馨,我们继续以茶论道?”
  “但听公子安排。”佳人掩嘴轻笑,声音如泉水叮咚。
  两人身影彻底消失。
  下方的数百人群依然一片寂静,连大气都不敢出。
  而各种自吹自擂的毕方早就缩回了酒坛,谨慎的露出两只小眼在观察四周。
  秦隐的目光中闪过疑惑。
  那女子的声音,软软糯糯,听者如泉水流淌心头,让人闻而生怜,不敢亵渎。
  自己确实以前没有听过,但为什么隐隐却有种不真实的熟悉感?
  馆舍外,扛刀大汉的几名同伴,依然僵在原地,汗出如浆。
  鱼梁城来的商队也没有了热闹。
  那几名动作有异的小厮们也变得老老实实,似乎先前的举动有了解释。
  众人默默休整完毕,又默默上路。
  秦隐还在脑海中不断回放白鸿丰挥手杀人的场景,心中终于对这个世界的武力有了直观清晰的认识。
  气旋八重,足可媲美暗劲巅峰、宗师之境。
  却被白鸿丰以诡异的手段轻易斩杀。
  江河境,才是凡人与灵者的真正分水岭。
  那么江河之上的观海、照月……
  又是何等的波澜壮阔?
  一刻后,馆舍客人变得稀疏,那名曾被秦隐重点关注的茶水小厮悄悄溜入后方的茅厕。
  将字条被栓在一只尺长的山鼠尾巴上,悄悄放走。
  【计划有变,天武俊杰九十七位白鸿丰现身,吴彦首领不慎惹之,身死,余部不敢异动。商队马车七十六,继续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