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2章 林间密谋

第32章 林间密谋


  距离馆舍十里之外的一片密林。
  一名身高七尺膀大腰圆的男人看着自己脚下的那只山鼠,面无表情。
  突然他猛地一脚踢出。
  吱!
  那只山鼠直接被踢飞几丈,撞到树干上一命呜呼。
  “我铜台山重金请来的高手,就这么横死?李成,这就是你给老子的情报?气旋八重的寒刀吴彦,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这披着虎皮袄的魁梧男人猛地望向身侧。
  在他对面,一名还高出半头的汉子同样面无表情,任由辱骂,只是右脸上泛红的刀疤看的令人心悸。
  赫然是曾经出现在赵二公子屋内的李成。
  等到对方的怒气发泄完毕之后,李成抬头,“天武俊杰榜的高手出现在那里,只是个意外,连我家主人都不敢招惹那些宗门中人,他寒刀吴彦只能说是造化不够,怨不得别人。”
  “哼!没有如此高手坐镇,真要厮杀起来,我铜台山的好男儿必然要多死几个。”
  “七十六辆马车,等到江阳城交货后,那些银钱足够大当家的再把队伍扩大一倍。”
  “他们会原路返回?”大当家犹疑开口。
  “鱼梁商队,南郡治内,只走原路。到时候,我会协同你出手,那商队里并没有气旋境的人。你我二人,虽然只是气旋境一重,但已足够镇压全场,还请大当家的信我。”李成有条不紊的说道。
  “你们这些豪门大院的人,心狠起来连自己人都杀。你上老子就信,你不上免谈!”
  “可以。”李成平静点头。
  “那商队何时返回?”大当家眯起眼睛,凶光不经意间乍现。
  “五日之后,途经铜台山。”李成再答道。
  大当家的嘴角终于咧起,嘿笑一声,“兄弟们,五天后跟老子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
  密林中响起一片怪笑声,人影绰绰。
  ……
  ……
  从离开馆舍到江阳城,两天的时间里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商队也没有碰到任何贼人。
  看样子南郡治内还真是一片太平盛世,馆舍中的人或许和惊鸿一现的白鸿丰有关。
  秦隐也将思绪抛下,先是跟着车队去将货物兑了银子,统一交给三爷家的小公子赵庭。
  整整240锭白银!
  绝对是一笔巨款。
  然而这些银子放在赵庭马车上时,对方却连眼皮抬都没抬一下,显然见得多了。
  反而看向秦隐的目光中满是鄙视和警惕。
  因为这财帛对于秦隐这种破落户来说,肯定是一笔巨款。
  大哥怎么就让这种下人陪自己出来?
  赵庭心底是瞧不起这种破落户的,尤其是狗仗人势的破落户。
  “这些银子是赵府的,你最好别惦记。”
  听到赵庭的警告,秦隐笑了笑,“我带舍妹去买点水粉。”
  随后牵着茶茶离开商队。
  赵庭从鼻腔里传出一声不屑的冷哼,不再理会秦隐。
  茶茶被秦隐抓着小手,娇娇柔柔的根本没在意那讨厌的赵家少爷。
  白嫩的鼻尖沁出香汗,秦隐这样抓着她,她就羞羞答答的跟着走,也不做声。
  等到了水粉店,秦隐指着满屋子的胭脂水粉,豪迈开口:“我许你挑五种!不用客气。”
  晃了晃腰间的钱袋,银子撞击的清脆声瞬间让茶茶惊喜瞪大眼睛。
  哇!
  少女瞬间将羞怯丢到脑后,扑到货架前,如同看到胡萝卜的小白兔跳来跳去。
  “郎才女貌,公子好福气。”
  脂粉铺的老板娘,竖起大拇指,由衷的称赞道。
  秦隐乐呵呵的道谢。
  而抱着两盒脂粉的茶茶俏脸一红,没有反驳却是狠狠瞪了秦隐一眼。
  皱着小鼻子的娇憨模样将那份古怪精灵显露的淋漓尽致。
  这扭捏的样子的终于被秦隐看到,不禁乐了,故意开口逗她。
  “肥肥,我跟你说件事。”
  “啊?”少女茫然睁大眼睛。
  “你挑完这个到时候我可就不再下聘礼了。”
  少女的脸蛋唰的红透了!
  然而仅仅眨眼的功夫,茶茶就努力让视线里露出凶光,“不行,我都要!阿婆说了,嫁人的时候千万不能委屈自己!”
  说完气鼓鼓的开始继续挑。
  秦隐在那嘿嘿的笑着,胭脂店的老板则竖起大拇指,目光中满是钦佩。
  足足耗了半个时辰,茶茶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这家几十年的老店。
  “店老板,那两盒胭脂下次一定还要进货啊,我下次还要来的……”
  秦隐继续牵着少女柔柔嫩嫩的小手。
  娇俏的女孩看着秦隐那硬朗的侧脸,不知想到什么脸颊又染上红晕。
  一高一矮的身影在江阳城的石板路上,分外协调。
  青梅竹马,不过如此。
  当两人走到一家门口挂着五颜六色布匹的铺子时,秦隐停下脚步,看着那高悬的牌匾【桐家裁缝】。
  “随我进去。”
  “啊?”茶茶呆萌的看了一眼铺子,眼睛不禁一亮,羞答答的说,“是要给人家选块好布料吗?我可告诉你哦,这可不够讨好我的。”
  “想什么呢!我去送样东西。”一个不轻不重的爆栗打断了少女的幻想。
  茶茶垂头丧气的跟了进去。
  “客官,有什么需要的?桐家裁缝铺,可是这江阳城有名的裁缝铺子,师傅也都是十年以上的老手艺人,您要做锦服、布袍、坎肩……应有尽有。”跑堂见到连忙迎了上来。
  “我是赵府来的,见你们老板。”秦隐说话的功夫已经将视线落到铺子后面的一名中年人身上,对方同样望来。
  “鄙人桐厚发。”醇厚的嗓音,这名有些微胖的老板目光友善。
  “大公子伴读,秦隐。”
  被金线封死的锦囊递到店老板手里。
  “秦兄弟稍等。”桐老板笑眯眯的招待跑堂上茶,然后自己拿着锦囊到后台。
  一枚水晶凸镜被取出来,对准金线。
  桐厚发那粗大的双手此刻灵活的用一对银针开始挑着金线。
  “十六处的暗线,完好无损……人初步看没问题,那么接下来……”
  他从打开的锦囊里捏出一团线,指尖轻轻一碾,线头分开。
  “两百二十?”
  “江阳商会今天的消息是,鱼梁商队七十六,赵府马车八辆,除去赵庭的头车,剩余货物销两百二十件,所以……数量吻合。”
  “少爷看人一向准……那么接下来的,就是真正的密文了。”
  随着用特殊的手法将线头拉开,水晶凸镜里竟然开始浮出隐晦的字体。
  【巨碑归属落定,黑水骑不日将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