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3章 死人财

第33章 死人财


  “久等。按照赵府规矩,这十两银,是你应得的。看来大公子真是信赖小兄弟,一般这种肥差只给亲信。”桐厚发将银子递到秦隐手中,笑眯眯说道。
  秦隐乐呵呵的道谢,婉拒了再喝两杯茶的邀请,牵着茶茶离开铺子。
  等到走出一条街道后,少女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秦隐哥哥,那个老板为什么要给你钱啊?”
  “某些人为了拉拢人心,你不要,他不信任你。所以就只好承下美意喽。”
  “那就随随便便给了十两银子?”茶茶的眼睛都在发亮,目光中满是钦佩。
  “这可不随便,首先你得展现出自己存在的意义,比如我能吃苦,我肯出力,我能做到他的要求……”
  “那茶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少女咬着嘴唇,很努力的思考。
  “你漂亮啊。”秦隐不假思索的答道。
  “讨厌啦……漂亮能当饭吃吗?”灵动的少女感觉自己的脸又开始变得滚烫,怎么有这么直接夸人的,都不好意思了。
  “当然能啊,不然你怎么把自己的脸吃圆了。”
  “……”
  空气突然安静,娇俏可人的少女面无表情看着秦隐。
  “茶茶和你拼了啊!!”
  一口小贝齿猛地咬在秦隐的胳膊上,两只粉拳一顿乱锤。
  毕方蹲在秦隐肩上,双目通红的看着两人,心中咒骂不已。
  “龟孙!一个女人就让你糊了眼。”
  它闭上眼睛索性不看,但那声音却犹如魔音入耳。
  江阳城的街道上,两人的欢闹声传的好远。
  当两人回到商队时,恰好看到正在整备的商队。
  “井大哥,给你带了壶酒,江阳城上好的杏花春。”
  “秦兄弟,正好你回来了,俺还寻思你忘记返程的时辰了呢?”商队护卫井双贵看到秦隐,顿时咧嘴大笑起来。
  “俺可知道这酒不便宜,一坛就得二两银子。不过既然秦老弟说是送俺的,俺可就不推辞啦!哈哈哈!”
  井双贵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坛酒,拼命的吞咽口水。
  “路上有劳井大哥照顾了。”秦隐抱了抱拳。
  “放心,就凭你这一声大哥,俺也得护着你。”汉子将胸口拍的作响。
  不远处的赵庭看到这一幕,眼中鄙视之意更甚,“哼,落魄户。”
  短暂的休整过后,商队再度上路。
  各家带着自己清掉货物换来的银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漾着喜气,这次的收益不菲。
  当商队最后一辆车离开古朴的江阳城时,一只信鸽腾起。
  【商队已出发,共一百四十三人,无气旋境高手。】
  仅仅是几次挥动翅膀,那只信鸽就入箭矢般刺入云层,消失不见。
  ……
  铜台山,高四百丈,传闻是上古大战时某位圣君以铜山为印台,将敌人镇压此地。
  山体历经数千年不倒,边缘棱角分明,虽然不高却地势险峻。
  如今树木丛生,也遮掩了铜台山往日的凌厉。
  一条被车辙压出的山路扭曲从山体上蜿蜒而过,这是万千年来的商贾行人走出的路。
  至于山匪贼盗……
  “在咱们这南郡治内,以往倒还需要注意几分,但自去年黑水骑入郡后,各地匪类都渐渐销声匿迹,早就散去了别处。”
  “你这小子第一次护商吧,有这担心也是应该的,多跑几次就明白了。”
  一名年纪约五十岁的商贾笑着对秦隐说道。
  几日的路程,说长不长,但让他们凑在一起聊天相识却是够了。
  在他看来,这个小子的担忧实在有些多余。
  车辆吱扭吱扭的驶入林间小道。
  前日刚下过雨,路上虽然没有积水却明显有些泥泞。
  秦隐笑了笑,虚心表示接受。
  但是若仔细看,却能发现秦隐瞳孔中那始终如一的平静。
  他判断一件事,从来都不以外物为依仗。
  不过这名商贾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起码秦隐并没有从上山的路上观察到任何异常。
  除了自己这一行人,车辙印没有几条,这说明前日雨后并没有很多人经过此地。
  车队载着一百多号人和两千锭的银子,浩浩荡荡驶入其中。
  倒是一路醉生梦死的毕方,迷糊的从酒坛里探出头来,嘀嘀咕咕道:“怎么这地的灵气如此浓郁?爷好久没这么舒坦了。”
  惬意的打了个哈欠,毕方闭眼趴在酒坛口进行苏醒前的酝酿。
  百丈高的一处断崖之上,杂草丛生。
  几十人冷漠的看着下方车队,李成赫然在其中。
  当他看到最后一辆马车也进入林道时,那可怖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万大当家,这份大礼可还满意?”
  “嘿,老子满意的很。二公子是个人物,我老万将来自然会支持他。”
  万里鹏舔了舔嘴角,眼中凶光一闪而逝。
  “什么气旋八重,寒刀吴彦就是个没命享福的主。走,儿郎们,随我去接货。”
  这名膀大腰圆的山匪首领咧嘴一笑,扛着一把四尺长的锯齿刀,如猿猴般灵活的没入草丛。
  身后一众山匪同时拉起领巾罩住口鼻。
  一片沙沙的声音很快消失在这处断崖之上。
  ……
  行进的车队在绕过两道弯后,进入山中腹地,周围开始弥起淡淡的雾气。
  山中的潮气凝聚,开始渐渐阻挡视线,但是犹能看到五十步以内的景象。
  前方又是一段林路。
  地势平坦了些,路也明显比之前宽敞。
  车驶着驶着,最前方的一名骑马护卫突然皱起眉。
  “停!”
  车队止步,众人看去,顿时吃了一惊。
  原来前方的倒着十来具尸体,五辆运货的车歪倒在路旁,车轮断裂,货物洒了一地。
  再努力看去,地上散落着大小不一的巨石,旁边的树木也都被巨石冲断。
  不过想看详细点却不行了,雾气昭昭的实在阻碍视线。
  但凭借所看到的,常年跑商的人们也都明白了。
  又没砍伤痕迹,货又没丢。
  “这是哪支车队遇了落石?”
  “山石一冲,又不是那些修行者,怎么能扛得住天灾呢。”
  “卫长,去看看是哪支商队,要不是熟识的,这些货按照规矩就是见者有份了。”一名胖商贾笑眯眯的喊道,那小眼睛中满是精光。
  卖货的款还要分成,这种白捡的钱才最让人心痒难耐。
  至于死的人,谁还不碰到个倒霉事呢。
  “哈哈哈,是啊。”
  “卫长,我们可去了啊,你稍等我们一会。”
  众人纷纷发声。
  护送商队的卫长原本还有些犹豫,但听了众人你一眼我一语,想了片刻后还是应下来。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前往吧。”
  秦隐原本正在闭目小憩,听到动静后才牵着茶茶立起。
  耳边是众人的纷纷议论,眼中是薄雾中的景象……
  “哈哈,我先去挑了。我老尤要拔这个头筹了!”那名胖商贾嘿笑一声,直接跳下马车向着左前方的路旁奔去。
  有这么一个带头的人,瞬间商队变得混乱。
  头辆马车上的赵庭虽然眼热,却自持身份,准备扭头吩咐秦隐前往看看,顺便带点什么回来。
  “秦……”
  然而当他回头的一瞬间,却看到秦隐猛地立起,双目血丝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