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4章 想当年,金戈铁马

第34章 想当年,金戈铁马


  少年一声咆哮如惊雷炸响。
  “——走——啊!”
  尾音还未彻底落下,秦隐回身一把将茶茶塞回车厢,重重一甩缰绳。
  “不要出来!”
  此刻他只感觉一股凉气窜到天灵盖。
  这群人还他玛想发死人财?
  只有车……没有马……
  那些尸体,根本就是活人啊!
  啪!
  马鞭抽出,两匹白马受惊,瞬间拖着车厢狂奔而出。
  当马车悍然脱离商队时。
  嗞啦!
  刺耳的摩擦声中,秦隐竟反手抽出车板上的朴刀,弓腰如狼。
  目光中已是一片凶悍。
  奔跑的人群同时回首往来。
  走?
  让他们走?
  然后你好过来抢?
  真他娘的不要脸了。
  装的倒是挺好,贪财的狗东西,亏我一开始还喊你小兄弟。
  那名跑在最前的胖商贾狠啐了一口,不管不顾冲向前去。
  “哈哈哈,是我的——”
  他在大笑中猛地扑上一辆最近的车。
  咚的一声,剧烈疼痛将他后面半句话撞回去。
  “这……石头?”
  掀开油布,大小不一的山石映入视线。
  一道刺耳的哨声陡然响起。
  地上躺着的十多具“尸体”一个翻滚。
  唰!
  一片寒光闪过。
  胖商贾茫然低头,看着腹中穿出的尖刀,张口想说什么却只能随着尖刀的抽出颓然倒地。
  弥留的视线中,十几名商队同行之人被同时斩首。
  血腥之气蒸腾而起,瞬间吹散了商队众人的燥热。
  这一刻,他们终于反应过来,究竟遇到了什么。
  而秦隐刚刚那一声“走”,又在提醒什么!
  每个人都只感觉凉气从脚底板冲到后脑,浑身汗毛全都炸起。
  “遭匪了!”
  几十名护卫暴喝开口的同时,耳旁同时响起尖锐而扭曲的破空声。
  抬眼,视野中一片箭矢如雨落。
  噗噗噗!
  利箭贯穿身躯,没入泥土。
  仅仅一轮齐射,骑马的护卫就倒下二十多名。
  当看到那铁铸的尾羽时,见识丰富的卫长面色一片灰败。
  “是弩!!——-结阵、防御!”
  与弓箭不同,弩机完全属于民间禁器。
  一个五岁孩童扣动弩机都可以完全毙掉一名成人。
  而在弩机之上由灵纹师雕刻阵法之后,这弩机便足以成为对修行者的大杀器。
  天武王朝培养了众多皇室灵纹师,这也是为何能一朝统治偌大疆域千年之久的根基所在。
  此刻见到这些禁器,卫长的一颗心无限下沉。
  随着他的令下,那些护卫开始闪入马车之后,拉着车厢努力结成一个防御阵型。
  “哈哈哈,也有识货的嘛,不过现在的局面可不是你说的算了!”
  “铜台山的儿郎们,大把的银子就在前面!”
  万里鹏狞笑着策马奔出,随着他一声高喊,身后瞬间响起一片怪叫。
  数十山匪同时冲出。
  林间的雾气不但没有被冲散,反而更加弥漫。
  嚎叫的山匪冲来,提着各式各样的兵器。
  势大力沉的狼牙棒锤到人身上,瞬间半个身子就被砸成血泥。
  对于终日将脑袋别在腰上的山匪来说,这些商人们和待宰的猪羊没什么两样。
  林间的水雾之气更加浓郁,这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人群的视线再度受阻。
  混乱中,山匪与匆忙结成车阵的商队短兵相交。
  霎时哭嚎四起,血肉横飞。
  井双贵将虎头刀向前奋力一拉!
  那名山匪小半个身子都被切下。
  “都他娘的拿起刀!不要乱!”
  这平日里豪爽的糙汉子,此刻满面鲜血状若疯鬼。
  “那边还有一个纵车跑了的,射火箭!”
  一名悍匪对着秦隐的方向大吼道。
  顿时有两名魁梧如山的悍匪取下背后重型牛角弓。
  三石强弓!
  吱扭。
  那是肌肉的绞结和弓弦拧动混到一起的声音。
  能开三石弓,那意味着身体可负力千斤!
  “涂火!”
  一支火把猛地撩过抹了牛油的箭锋,霎时烈火起。
  两名悍匪背部肌肉拧成麻花,大弓霎时拉圆,箭锋遥对八十步外的秦隐。
  井双贵顺着悍匪的视线望去,恰好看到少年持朴刀一记横劈,将拦路山匪拦腰砍断的场景。
  顿时这糙汉子只感到头皮发麻,眼睛通红怒吼一声:“休伤俺兄弟!”
  双臂肌肉坟起,虎头刀抡圆,井双贵凭借惊人的膂力纵身一跃,跨过两丈远距离。
  含怒一击!
  沉重的虎头刀将那大弓砍的稀烂,狠狠切入一名悍匪的胸膛之中。
  而另一人原本瞄准了秦隐的方位,因为这突然的变故,鼻息粗重猛地闪开,双目怒睁。
  “哥!”
  大弓拉满,在三步之内,箭锋对准井双贵的身子猛地松开弓弦。
  铮!
  弓弦震颤。
  还来不及收力的井双贵猛地瞪圆眼睛。
  一道血雾从他的背后崩出。
  这魁梧的汉子在这三石强弓一击之下,整个人轰然倒飞出三米。
  叮!
  透体而出的琅琊箭钉在马车上,深深印入两寸!
  井双贵的络腮胡上满是鲜血,他茫然低头看着自己的右胸。
  “恁你……娘。”
  这声骂却再也道不出往日的豪迈,低不可闻间,井双贵垂下头颅,再无生息。
  而那名射出一记重箭的魁梧悍匪却面若疯狂,他发疯似的冲来,抓起虎头刀在尸体上连砍十多刀!
  这个该死的护卫砍死了他的亲哥。
  “——啊!”
  一声咆哮,这悍匪将大弓直接扔掉,提着井双贵的虎头刀,大踏步向那边的秦隐奔去。
  死!
  都要死!
  通红的眼睛里,此刻只有那辆狂奔的马车。
  “霍家老二发狂了,快躲开。”
  “拦住那边的马车。”
  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奔行,地面甚至都在轰隆隆的颤抖。
  秦隐回首间看到井双贵惨死的一幕,也看到那悍匪大踏步奔来的景象。
  这一刻,他的眼中终于腾起惊人的杀机。
  脑后,数支长枪破空掷来,如鬼哭狼嚎。
  少年提刀,血浆染满裤脚,他猛地冲入车厢,抱住那瑟瑟发抖的少女。
  “不要怕,不要说话。”
  咚、咚咚!
  长枪插入木轮之间,疾行的马车猛地一歪,车轮崩飞,车厢则在惯性之下飞出,狠狠撞到树躯后重重落地。
  厢板崩的漫天都是。
  然而雾气中,却有一道人影在车厢崩飞之时就从侧面破窗而出。
  秦隐落地,借势翻滚消除冲力,然后抱着茶茶大踏步狂奔。
  天生石体,加上青牛劲,秦隐的爆发力惊人,几乎眨眼间就冲入林间的草丛。
  “追!”
  身后一片嚎叫。
  七八名山匪提刀同时跟上。
  秦隐如一头发狂的青牛,用身躯护着茶茶,接连撞断横生的树枝荆棘。
  片刻之间他身上的衣物就被撕出十多道口子,本人却浑然不觉。
  “秦隐哥哥,你受伤了。放下茶茶,茶茶力气很大的!”
  少女看到秦隐鲜血淋漓的臂膀,顿时就急了。
  但秦隐却不曾松开半分。
  “是吃人的山匪。”
  “不要看,不要问,不要出声!”
  一个蓄力跳,秦隐单手抓住一根树杈荡到前方,重重落地。
  一个半凹的树洞,旁边有大片掉落的枯枝。
  谁都没料到秦隐竟然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中,还清晰的跑出一个弧形。
  他又绕了回去,在商队侧方两百步外的土丘之后。
  秦隐直接将茶茶按入树洞之中,目光坚决,“记住了么!”
  少女想要再挣扎,但是看到秦隐那不容置疑的神色后,终于咬着嘴唇点点头。
  “茶茶记住了。”
  秦隐将两大捆枝桠向中一拢,将她盖住。
  耳后隐隐的呼号声越来越近。
  “小子,你跟你爷爷跑?”
  “你张家爷爷可是从西疆战场里爬出来的。”
  “快点出来,老子还能给你个痛快。”
  骂骂咧咧的声音夹杂着几道狂笑。
  秦隐贴在一棵树的背后,闭上眼睛,呼吸开始缓缓放平。
  而后将琅琊匕轻轻拔出来。
  下一刻,脸上所有的表情尽数消失。
  记忆深处,血色奔涌。
  秦隐嘴角提起一个残酷而讥讽的弧度。
  “跟我提……战场?”
  少年此刻一身伪装尽褪,双目漠然睁开。
  想当年、金戈铁马。
  我曾——
  气吞、万里、如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