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5章 气吞万里如虎

第35章 气吞万里如虎


  背靠树躯。
  秦隐手臂如折刀般猛地向右弹出,和身侧踩断枝桠的节点这一刻完美重合。
  噗!
  匕首从左到右横着贯入脖颈。
  抽出。
  血槽开出的伤口,血液瞬间横喷三尺!
  那名左脚刚刚落步的山匪重重倒地。
  其他方位的几人同时望来,却只看到尸体倒下的瞬间。
  “谁?”
  “人呢!”
  惊呼声顿时响起。
  五丈外,一名山匪看着突然有道草浪从密林间冲来。
  他双目瞪圆,抡刀重劈。
  刀锋没过草浪、切入土壤,反震的手臂生疼。
  “空了?”
  山匪一愣间,却感到一股劲风猛然从左侧袭来,他想要缩脖,却瞬间僵住。
  一只手掌犹如铁钳般扣住后颈,手劲大到直接挤压到喉咙发不出半点声音。
  天生石体的霸道之处彰显无疑。
  一道寒光从脖颈处抹过。
  嗞……
  血雾滋出,秦隐松开手,任由那人捂着喉咙跪倒在地,再无声息。
  少年漠然抬起。
  另外六道视线恰好望来,他们只感觉此刻毛骨悚然。
  那个少年的眼神,不是安静,是一种杀人如麻之后的淡定。
  “我杀的人,比你见的尸体还多。”
  秦隐平静开口,琅琊匕在指尖翻出一个绚烂的刀花,目光落在一张遍布刀痕的狠辣脸孔上。
  “和我说战场。凭你……”
  “也配?”
  几名山匪僵立当场,头皮发麻。
  越是平静的声调,所代表的意思就越是真实。
  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说的……
  怎么可能是真的!?
  “小崽子,找死!”
  那名张姓山匪此刻怒火满胸,竟是提刀向着秦隐狂冲而来。
  秦隐目光如刀,这一刻不进反退,悍然踏步。
  嗡。
  一脚落地,犹如狂牛奔行前的那一蹄。
  十四式·青牛奔踏!
  肌肉坟起中,秦隐反手握刀,如箭矢般弹射而出。
  两道人影霎时相撞。
  四周草丛如同被狂风卷过,猛地扬起。
  山匪的刀划过三丈远,劈入树干之中。
  在剩下几人的视线中,这名实力最强的兄弟,摇摇晃晃走了几步,轰然倒地。
  腹下,鲜血汩汩流出。
  秦隐弓腰,从草丛中起身,将匕首自左袖下抽出。
  滴血不沾刀。
  单说搏命,他秦隐若当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无论前生、今世!
  那狠辣的刀法,一击毙命的精准……杀人如杀鸡!
  仅仅几息时间,两人接连毙命,剩下五人只感觉心底开始腾起一股凉气。
  耳边依然是密林中的厮杀之声。
  但是此地却仿佛被隔成了另一个世界。
  他们五人死死盯着秦隐,但是他们发现自己哪怕挪动一下脚尖都会看到那少年的眼神落到自己身上。
  终于有人开始承受不了这静默带来的压力。
  “围过去!”
  “他只有一个人!”
  几名山匪的眼中也开始泛起血丝。
  同时提刀奔向秦隐。
  少年俯身,瞳孔之中映出五人身影,悍然踏步。
  一步、两步……
  一丈、两丈!
  反身、蓄力、腾空。
  秦隐一身筋肉在半空如大弓拉满。
  琅琊匕昂至最高之际,狠然下刺!
  这一刀,恍世如昨!
  噗。
  冲在最前的山匪惊愕仰头,下一刻脑袋如西瓜般被戳爆。
  落地撑身,少年身影如龙,踏步欺近。
  丘后雾气迷蒙,林间落叶纷纷。
  血浆飞溅中,少年奔行如虎似狼!
  纵无灵力又如何,气旋之下……
  我当无敌!
  百步之外,根本无人看到,此刻那名背水一战的少年,究竟展现了何等惊艳的暴力杀戮!
  那些山匪临死前爆发的惨叫声也被淹没在更大的厮杀声中。
  密林中的雾气越来越浓郁。
  视线受阻中,加上商队的拼死反抗,山匪的攻势终于开始受阻。
  大当家万里鹏也早就杀红了眼。
  狼牙棒上沾满了血浆碎肉。
  当他一击砸烂前面横着的车厢时,直接撕开自己的衣衫,冲着身后大喊:“雾太大了!老七,把这雾给停了!”
  “大当家的,我、我不会啊,那人收完钱后就走了,说一个时辰后自然消散。”一名尖嘴猴腮的山匪凑够来,急的鼻尖都泛红,他也没想到一个简陋的迷雾阵会起这么大的雾。
  他曹老七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大当家的还让他停掉一个灵阵。
  简直太难为人了。
  “妈了巴子,现在这雾连兄弟们都看不清了!”
  “这帮该死的商贾们,竟然还敢抵抗,弟兄们死了多少!?”
  “大当家,约有十三人。”
  “娘的。放火,把这些大雾给驱散了!我铜台山的儿郎怎么能被这群草羊挡住。杀,全都杀掉!”
  万里鹏只感觉胸中一股怒火腾起,十三个好兄弟死在这里。
  这帮该死的商贾,该死的护卫!
  老老实实上路不好吗?
  “大当家,你答应我的事呢。”领巾遮面的李成如鬼魅般出现在一旁,声音冰冷。
  “催催催,就他娘的知道催!这迷雾阵布下,连个灵修者都没有,我的孩儿们又将这些草食羊团团围住。难道你还认为他们能跑掉?老子这就给你去看!”
  骂骂咧咧的万里鹏一棒子将面前散落的车厢扫开,随手抓住一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胖商人。
  “老子问你,赵府的马车在哪儿?老子不杀你。”
  那胖商人猛地抬头,激动开口:“真、真的?在那,前面的七辆车全都是赵府的车!”
  万里鹏一看,乐了,距离自己也就不到二十步的距离。
  “老子一言九鼎。”
  随手将胖商人丢下,万里鹏脸上闪过嗜血的笑意,手提狼牙棒走向前方,空垂的左手向后扬起,随意摆了摆。
  胖商人一个骨碌翻身而起,大喊着“说了不杀我,大当家说了不杀我,大……”
  噗!
  一口朴刀将他捅个透心凉。
  胖商人眼神涣散中重重摔倒,眼中带着不甘和愤怒。
  “老子又不是大当家。死肥猪想的到挺美,哈哈。”
  动手的几名山匪放声狂笑。
  “来让老子看看赵府的贵人们……嗯?”
  只有六辆车。
  头车中空无一人。
  第二辆车的位置则是空着……
  万里鹏脸上的凶肉跳动。
  第三辆车上则被压下来一名老家丁。
  万里鹏力大无穷,单手直接将对方抓来,“老杂种,这两辆车里的人呢?”
  “我……”那名老家丁目光惊恐的摇头。
  嗯?
  咯吱。
  老家丁的左手五指被直接掰断。
  瞬间凄厉的嚎叫声响起,伴随的还有断断续续的答复。
  “头车是三爷家的小少爷,老奴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次车是大公子的伴读,刚刚纵马跑到前边去了。”
  咔。
  直接捏断老家丁的喉咙,万里鹏歪头看向前方雾气弥漫之处。
  刚刚那辆被拦下的车?
  好像有几个兄弟去追了,发狂的霍家老二也去了。
  可是,怎么去了就没动静了?
  “霍老二!”
  “给老子回话!”
  厮杀声中有山匪回头,但是他们的眼中却写满茫然。
  “霍老——”
  砰!
  一道魁梧的身影从迷雾中横飞而出,重重砸落在地。
  紧随其后的是一把沉重的虎头刀旋转飞来,将那魁梧身影直接钉在地上。
  肉眼可见的那道身影猛地弓起后背,之后再无声息。
  周围弥漫的火光,恰好将那尸体的模样照亮。
  喉咙、胸口、腰腹……
  十数个血洞。
  铜铃般的眼中凝固着惊恐。
  正是身负千斤巨力,可开三石强弓的……
  霍家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