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7章 破世间一切罡!

第37章 破世间一切罡!


  “大当家,还能动?”李成淡淡问道。
  “废话!”万里鹏的声音被火燎得都泛着沙哑,那遍布血丝的双目更是吓人。
  “那你左、我右。他也算死的荣幸了。”李成泛着冷笑道。
  两人依次分开。
  李成随手抽出一柄冷锻剑,剑锋寒冽,剑尖遥指秦隐。
  此行这些人都是添头,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完成二公子的吩咐。
  杀掉秦隐,劫走商银。
  至于更深次牵扯到赵府权力之争的问题,就不是他李成操心的了。
  他,只是二公子手中的一把剑。
  秦隐踩灭火把,照亮的阴影再度被雾气遮盖。
  双方的视野渐渐模糊。
  但是目光却依然相对。
  秦隐缓缓弓身,眼神漠然。
  有护体罡气,着实有些出乎意料了。
  刀枪不入甚至还能反手捏爆刀刃……
  横练之人么!?
  然而这时,躺在地上的胖鹌鹑却偷偷睁开一只眼睛,似乎猜到了秦隐的顾忌,不屑的说道:“拿着一把破邪刃,竟连个护体罡气都不敢捅,要爷爷是人早就撞死在锅里了。”
  “破邪?”秦隐低头,和忍不住睁眼的毕方对视。
  “还装?就你那烂匕首!破一切罡,破一切气,破一切壁障!就凭爷这真金火炼的身子,不然会怕你?”毕方恨恨的点道,说完就再紧闭小眼进入装死模式。
  它本来不想说的,但他妈要秦隐死了,谁给自己熬粥?
  破邪?
  这柄琅琊匕?
  “对了,最好涂上你的血,那破匕首有点邪乎。”冷不丁毕方又冒出一句。
  闻言,秦隐不再多想,持刀飞快在左臂上一抹而过。
  一条血痕划出。
  这一次,他清晰看到当血液流出时,琅琊匕竟然如海绵一般飞快将这些血液吸入刀锋。
  森寒的刀刃上竟悄然浮出一道血色花纹!
  秦隐睁大眼睛,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柄随他穿越两个时空的匕首,竟然还有如此异处!
  破邪,破世间一切罡!
  既然这样……
  秦隐猛地抬头,视线锁定那道扛着狼牙棒狂奔而来的身影。
  踏步。
  青牛劲力贯脚底,土浪崩起中,秦隐如离弦之箭般奔袭而出。
  这一刻,异变同时也在秦隐的手中悄然发生。
  那些弥漫的雾气,在与琅琊寒刃接触的瞬间,如同黄油碰到热刀,瞬间消失无影。
  以刀锋为点,秦隐所奔之处,雾气竟诡异的荡然无存。
  破邪,破一切壁障!
  以灵力为阵,当然属于这世间壁障之一。
  双方对冲,距离顷刻间拉近。
  两人同时看到秦隐脸上的悍然,也看到他冲刺的方向。
  “挑的是老子吗?是以为老子是软柿子吗!”万里鹏双手高举狼牙棒,霎时抡出大片残影,放声狂笑。
  “那你就给老子留在这吧!”
  狼牙棒上的尖刺扫过空气,带起大片尖锐的啸叫,宛如鬼哭狼嚎。
  那声势若放在战场上,少不了一个百人敌。
  李成嘴角勾起讽刺,这个小子不过如此,万里鹏那一身本事都是拿命搏出来的,越是受伤越是疯狂。
  跟万大当家的对攻,死的不能再快!
  包括万里鹏自己也是如此想的。
  然而,当他双腿弯曲准备蓄力一记狂砸时,异变陡生!
  秦隐一个重踏,泥土夹杂碎草崩出巨浪。
  他竟借势猛地跃起横冲向侧面,同时伴随着一声大喊:
  “老匪受死!”
  李成眼角刚刚眯起冷笑,就猛地一个激灵。
  因为这一刻他听到了万大当家的嘶吼:“你、他、妈——回头啊!”
  什么?!
  刚刚松懈下来的李成脚下的步子霎时一顿,当他惊骇回头时,看到的却是一道几乎横在空中的身影,那冷漠的眼神与自己对视间只剩……
  不过三尺!
  一股凉气从心底冒出。
  这小子明明已经和自己侧身而过,明明攻向的是万里鹏,怎么又回身刺向自己?
  自己竟然着了他的道。
  李成奔行之中已经再难回身,他所做的只有将手中长剑倒卷如龙。
  同时赤金体发动,衣衫下的肌肉开始泛起赤金光泽。
  真罡护体!
  这一剑对那一刀。
  只要逼退秦隐,那么一切——
  噗!
  剑锋笔直没入秦隐的右肋。
  李成眯眼,眼中嗜血一闪而过,同时还伴随着丁点疑惑。
  就这么刺中对方了?
  可是那小子的眼中为什么没有半点慌乱!
  为什么他的冲势还不减,难道他不知道自己一身横练功夫……
  轰!
  李成宛如遭受一头狂牛的正面冲撞。
  整个人轰然倒飞,秦隐和他贴到一起。
  少年眼神悍然,状若疯虎。
  然而李成却目露讥讽,血色涌起于面,高声大喝:“我真罡护体——”
  噗!
  如同尖刀戳破尿泡的声音响起。
  剩下几个字卡在喉咙,李成全身力气如潮水般退去。
  坚韧如铁的身躯霎时绷紧,下一刻肌肉便如棉花般松开。
  他艰难的低头,一柄匕首齐根没入自己的左胸。
  他引以为傲的赤金体,根本没起到半点作用。
  眼神中泛起茫然。
  咋……就不管用了呢?
  秦隐按着他的身躯重重落地。
  被贯穿的心脏在这挤压之下瞬间爆成血雾,沿着伤口喷出。
  李成瞪大的眼睛凝固着茫然与不甘,生机全无。
  那边刚刚止住势大力沉挥击的万里鹏,以难以置信的眼神望向右后方。
  空中一跃,如猛兽强袭。
  俯身回首间,少年森然如虎。
  鼻翼在轻轻的抽搐,秦隐摇摇晃晃起身,站直,望着万里鹏。
  左手反握肋下的剑柄,一点点抽出。
  三尺青锋染得全是自己鲜血。
  但秦隐却连看都没看一眼,将抽出的长剑直接插入脚下。
  “要杀我……”
  “滚过来。”
  沙哑的声音,明明受重创的身躯,这一刻却腾起踏出尸山血海般的气势!
  咕嘟。
  万里鹏咽了口唾沫。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第一次锐意进攻被毕方轰散。
  第二次狠辣强攻完全落空。
  理智在这一刻重回大脑,让他的思绪开始清醒。
  看到那从肋下抽剑眼都不眨一下的小子,他只感觉浑身汗毛都立起来。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人!
  不但对敌狠,对自己更狠,那份非人的凶悍,连黑水骑都做不到啊!
  想杀这种人,让自己拿命去换,绝对不可以!
  万里鹏眼中重新腾起凶意,他飞快的四下扫视一眼。
  周围喊杀已经渐渐平息。
  自己的兄弟虽然折损不轻,却终究实现了屠尽商队的目标。
  万里鹏狮吼道:“来人——”
  “别让他跑了!”一阵嘈杂却陡然从后方传来。
  骚乱中,一名身着华服面色慌乱的公子扣着一名瑟瑟发抖的少女冲破迷雾。
  “秦隐,过来!给我拦住他们!否则我就杀了你这妹妹!”
  赵庭看到秦隐的背影,双目泛红的大喊道,手中尖刀死死抵着娇俏少女的脖颈。
  那女孩,赫然是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