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8章 我命如刀

第38章 我命如刀


  万里鹏盯着那边看了一会,放声狂笑。
  “让老子一阵好找,原来他娘的跑后面去了。怎么,小子,还不去保护你主子?哈哈哈。”
  这铜台山的大当家只感觉内心一阵畅快,刚刚差点被这小子给唬住。
  不过再狠,也不过是豪门家里的一条狗。
  而他们这帮草莽,却是一群狼!
  狼能和狗相提并论吗?
  万里鹏眯起眼睛,冷笑注视对面。
  “秦隐,快点给我滚过来!若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以为我大哥会饶了你?”
  赵庭此刻如一条疯狗般在咆哮,目光凶狠的盯着前方。
  要不是他机警,悄悄下车,哪里会发现秦隐竟然返了回来。
  秦隐在那接连格杀七人的场景,全都被他看到!
  既然这么在意这个俊俏的妹子,那她就是自己的护身符。
  自己逼着秦隐过来保护。
  哪怕最后秦隐死掉,只要自己能活着回去就行。
  他可是赵府三爷家的公子!
  勒着茶茶的胳膊都有些泛白,但赵庭眼中的兴奋却越来越盛。
  因为很明显,秦隐是在乎他这个妹子的。
  至于是什么亲妹妹还是情妹妹的,他才不管。
  他必须活着!
  “过来!”
  万里鹏脸上带着冷笑,打了个手势,和剩下二十多名山匪从各个方位尝试包围过来。
  但动作却异常缓慢。
  这个山林老匪在悄然给两人施压。
  秦隐面无表情的注视赵庭,这个三爷家的小公子。
  看到了“娇弱无力”的茶茶,少女的面容虽然慌乱,嘴角却始终抿着,眼神在看到自己时猛地一亮。
  秦隐闭上眼睛,似乎在思索。
  一息之后,秦隐睁开眼睛,一言不发,就这么正对赵庭走来,将背部彻底暴露给万里鹏。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赵庭还是万里鹏,眼中皆是一喜。
  唯有茶茶激动的脸都涨红了,就要发力挣脱。
  “别动!”
  赵庭手持的尖刀将少女娇嫩的脖颈都刺出血珠。
  所以他当然忽视了秦隐那瞬间投来的眼神。
  茶茶停下挣扎。
  那个眼神,她无比熟悉。
  那是秦隐哥哥带她去山林间捕猎时经常用的眼神。
  眼球向左,示意自己向左围堵。
  向右,就是示意自己向右。
  将近半年的配合,早已让两人产生默契。
  而此刻秦隐的眼睛微微向左动了下。
  茶茶保持着镇静,微不可察的眨了下眼。
  “这才对,让你哥哥保护好我,我们一起走!”赵庭喘息着说道,语气终于不再那么紧张。
  “三。”秦隐轻轻说出一个数字。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
  “你说什么?”赵庭感觉自己耳朵是不是幻听了。
  “你不该威胁我的。”
  秦隐迈出一步,踩入腐叶之中,目光中一片漠然,是对生命的淡漠,也是对死亡的冷漠。
  “你什么意思?”赵庭感觉对方的语气明显不对。
  “我命如刀……”秦隐眼皮再次眨合间,那冷冽如虎的杀机猛地绽放,那挺拔的身躯内竟然爆发出宛如竹笋脱土的拔节之声。
  第二步落地,第三步抬起。
  秦隐的气势在这一刻拔高到最顶点,下一句话如惊雷般绽放。
  “宁折不弯!”
  脚掌落地,抡出的右臂迅疾如风,刚烈如火。
  掌心飞出的那道寒光如彗星袭月,笔直穿过这最后五步距离。
  也就在他最后一个字刚刚喊出时,始终被赵庭忽略的少女竟猛地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茶茶右脚抬起,重重一踩。
  咯吱,脚骨断裂的声音。
  隐藏至今,足以踢翻大磨盘的力量终于在那娇弱的体内迸发。
  剧痛!
  赵庭半只脚都麻掉,暴怒下左手本能的想要将尖刀刺入少女脖颈。
  然而少女却险而又险的猛地向侧方一歪头。
  噗!
  赵庭刺出的左手僵在半空。
  因为一把匕首如闪电般笔直没入他的口中!
  琅琊匕毫无阻隔的从赵庭后脖颈刺出,随行的巨力直接将这赵府小公子身躯带飞,砸落五尺之外。
  或许是没有刺穿要害,或许是失血速度还不够快。
  赵庭落地后身躯打着摆子,嘴巴大张,鲜血从口中大片大片的喷出。
  为什么!
  为什么……秦隐敢袭杀自己。
  自己可是赵府三爷家的小公子,自己可是他的主子……
  他疯了吗!
  赵庭惊恐的眼神中,秦隐漠然走到身前。
  俯身,手掌直接探入这豪门公子的口中,握住浸在血沫里的刀柄。
  轻轻的声音恰好在赵庭耳畔响起。
  “我没接受威胁的习惯。”
  拔刀。
  赵庭猛地一挺身子,大张的嘴里血如泉涌,眼神中还流露着惊恐,气息全无。
  死前的最后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被秦隐杀掉的人,都是恐惧的表情。
  沾满鲜血的右手提刀,平静转身,秦隐看着那僵住的二十三人,踏步前行。
  在经过少女的身旁时,目不转睛的说道:“向后一百步,不许回头。”
  落脚,直身。
  秦隐满身鲜血,却唯独有张干净的脸庞。
  林间二十三人,远处毫无声息。
  万里鹏很想从秦隐的脸上看到丁点惊恐畏惧的神情,然而他终究失望了。
  “夜路走多了,难免绊倒。老子看走眼了,放心一会给你个痛快。”万里鹏将手里的狼牙棒斜点在地,阴笑道。
  只是那全身焦黑的皮肤让他的气势凭空少了一半。
  “臭鱼烂虾。”秦隐抬首,嘴角讥讽。
  俯身踏步,脚下尘土崩散,一刹那如钢刀出鞘。
  竟迎着二十三人,一人单刀……
  悍然突袭!
  我秦隐见天不跪,见山不败,见敌不退!
  一个山匪而已,凭你也配?
  肋下鲜血横流,少年奔行间,气势蒸腾如虎。
  踏地摧山,一人声势,千军辟易。
  林中二十三人齐齐变了颜色,所有山匪竟是同时望向万里鹏。
  “杀!”
  积年老匪怒吼一声。
  狂风挟裹落叶,荡起烟云无数。
  刚刚寂静下来的山林,此刻彻底沸腾起来。
  山匪眼中,混战中的少年气势狂绝,哪怕生生抗上一刀,也要捅死一人。
  伤口每加重一分,那少年就更加疯狂一分。
  不管短短几十息的功夫,他们就看到那小子如疯虎一般扑到万大当家的身上。
  轰!
  那强壮魁梧的身躯竟被秦隐悍然冲倒。
  而后在一众山匪肝胆俱裂的眼神里。
  少年双手攥着匕首,以全身力气压去,怒气长吼:“死!”
  万里鹏脸色涨成血红,先前被烈焰灼焦的手臂上皮肉全部崩开,然而却阻挡不了那狂暴推下的匕刃。
  “啊————”万里鹏焦黑的脸上,血口大张,如恶鬼般狰狞。
  然而声音却带着一种末日绝路的凄厉。
  他的手指再也撑不住,从小拇指开始依次断开。
  琅琊匕瞬间齐根没入他的胸膛!
  然而秦隐眼中凶光不减,顺势再猛的一记侧划!
  滋——
  万里鹏半个身子都被横切开来。
  鲜血霎时喷溅三丈高。
  低沉的喘息中,少年如血人般摇晃立起,环视四周,轻轻擦掉脸颊鲜血,嘴角却勾起一个让人头皮发麻的寒酷笑容。
  这才属于他秦隐的江湖……
  持杀人刀,奋布衣怒,行快意事!
  “要么我死,要么你亡……再……来!”
  一身桀骜,声音霸烈。
  冷风拂过,林间寂静。
  ……
  一、二……三十……四十……
  清凉的雾气掠过娇嫩的脸颊,在长长的睫毛上凝成露珠。
  茶茶咬着嘴唇,向前用力奔跑,耳边尽是风声。
  她强忍住扭头的冲动。
  秦隐哥哥说了一百步!
  秦隐哥哥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秦隐哥哥从来没有骗过茶茶。
  一百步之前,绝不能回头。
  洁白的贝齿将嘴唇咬出鲜血,茶茶跑着跑着眼泪沿着脸蛋滚下来。
  “九十九……”
  “一百!”
  茶茶一脚将松软的泥土戳出一个大坑,流着泪回头。
  “——秦隐哥哥!!”
  少女清脆而悲伤的声音如杜鹃啼血。
  视线里,那些先前沸腾的云雾似乎早就重归安静。
  微风掠过林间,带起树叶的沙沙声。
  一时间,这树林寂静的可怕。
  噼啪……
  轻轻的柴木爆燃声响起。
  一点火星在视野中闪过,随即那火星便燃成了大火。
  山雾重新被蒸散。
  少女的哭泣声停止,在她的视线里,一道踉踉跄跄的身影,拖着一地的鲜血向着自己缓缓走来。
  少年抬起头,苍白的脸色上艰难的勾起笑容。
  火光映出一身刀痕纵横、血肉模糊。
  “走了……回家。”
  秦隐遍染鲜血的左手牵起女孩的右手,走向前方。
  茶茶这辈子都忘不了那只遍布伤痕的狰狞血手。
  若山峦厚重,似烈日滚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