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39章 风起

第39章 风起


  烈日当空,马蹄如风。
  马背上,茶茶的眼眶通红。
  “秦隐哥哥,你的伤太重了,还在流血!”
  “茶茶不骑马了,茶茶要带你去找大夫。”
  她才不会去同情那些死掉的山匪。
  她也不会去过多的怜悯那些随行的商队!
  茶茶只在乎她的秦隐哥哥,少女一口贝齿死死咬住。
  她清楚的看到身前那双控着缰绳的手臂,数道血痂合了又开。
  然而秦隐却从始至终都如铁人一般一言不发,不肯停歇。
  ……
  直至前方隐隐露出驿站的影子,茶茶的耳畔才终于传来声音:
  “洗掉血迹。”
  “驿站前我放你下来,提前回家。”
  “除了我,没人知道你在。”
  “记住,你从没在这里出现过。”
  两侧风声急速掠过,显得秦隐的声音有些飘忽。
  虚弱,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吕洛妃送他的冰肌散只涂了七处伤口就彻底用完。
  事出蹊跷,只有活着才能调查清楚。
  现在他的执念就是……
  在昏倒前抵达赵府!
  ……
  聪明伶俐的少女此刻没再争论,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将自己娇柔的身躯小心翼翼缩起,她努力不碰到秦隐哥哥身上任何一处伤口。
  ……
  日暮西山,鱼梁城四大坊市已经打烊。
  特有的江鱼灯笼已经挂满大大小小的街道,这座富饶美丽的城市,在灯笼昏黄的光线下迎来了喧嚣热闹的夜生活。
  咯噔、咯噔……
  有气无力的马蹄声响起。
  一头汗出如浆的枣红马奔入了这和谐的画卷,人群自然而然的让开,然后目送那马匹上的虚弱背影消失于夜幕。
  “刚刚马背上那少年,好像受了重伤。”
  “背上的衣服都被砍烂了。”
  “莫非是遭匪了?”
  疑惑在不少人心间一闪而过,便不再关注。
  但任谁也想不到,就在今天,距离鱼梁一百里外的铜台山上究竟发生了何等惨烈的战斗。
  他们无意中看到的少年,就是那唯一的幸存者。
  咯噔、咯噔。
  马蹄铁敲击在青石板。
  赵府的门前的护院看到那匹劣马托人向着己方奔来,大喝一声:“赵府宅邸,旁人莫近。”
  在护院的眼中,那道紧紧搂着马脖子的身影摇摇晃晃抬头,没有勒住缰绳。
  “报大公子,商队遇匪……”
  砰的一声,秦隐从马背翻落在地,昏死过去。
  灯火照耀下,少年落地。
  背部十数刀,血迹浸透布衣,呈现干涸后的暗红。
  嗡!
  护院知己感觉脑袋里一片锣鼓齐鸣,猛地回头大喊:“快来人!”
  ……
  两日后,一个惊人的消息从行脚商人口中传出。
  百里之外的铜台山,大火焚山。
  紧接着,这消息随着鱼梁城卫军的出动,正式确认传至所有百姓的耳中,掀起轩然大波。
  鱼梁城西市商队遇匪全殁,山岭积累尸骨近两百具。
  有修行者过去探查,发现有灵阵存在的迹象。
  灵阵,以阵纹布地,聚拢天地灵气。
  或用于修行,或用于对敌。
  无论哪种,当出现灵阵时,这事情的严重度便不是普通山匪打劫可比。
  “南诏风云诡谲,但那是南诏!现在这些魑魅魍魉都敢在我天武境内蹦跶了,是嫌命活的太长了么!”鱼梁城守高文陆,一名身高七尺,须长瘦削的中年人,将手中的玉杯捏的粉碎,面色阴冷。
  他刚得消息,十日之后南诏黑水骑将会护重宝返回帝京,途径鱼梁。
  刚给了一个治下有方的评价,如果再得知有灵阵师参与的此事,那这件事的味道可就全然变了。
  灵修者出现在黑水骑归途上,真要触怒了那帮无法无天的天武精锐,他高文陆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城守大人,可需要我等宗门协助,云台宗分舵距离此地也就半日距离,呵呵。”一名苍髯老者傲然抚着自己的胡须,“至于代价也轻的很,只需为我等开放鱼梁灵池一天即可。”
  “呵,不劳费心。”高文陆目光不善,冷声驳回,“我天武灵池只对本朝勋爵者开放,武长老若是想来倒可以脱离云台道统,归到我皇麾下,凭江河境六重的本事自然可以入灵池修行。”
  “高大人说笑了。”武长老抚了下胡须,面带笑容,对此事再也不提。
  “请绣衣使前去探查。”高文陆面无表情吩咐下去。
  ……
  啪!
  一只南郡官窑产的夜光杯,被摔得粉碎。
  “少爷。”侍女慌忙跪在地上准备收拾残片,只是瘦削的肩膀吓得轻轻颤抖。
  “滚!我让你进来了吗?”此刻赵府二公子的脸部都有些扭曲,那声音更是令人感觉浑身发冷。
  “少……”
  啪!狠狠一巴掌直接抽在侍女脸上,那原本白皙光洁的脸蛋儿肉眼可见的肿胀起来。
  “奴婢这就滚,少爷恕罪。”侍女嘴角渗着鲜血,拼命的磕头,用手捧起那些散落的瓷片,也顾不上娇嫩的掌心被刺破,踉跄走出厢房。
  “李成都死在了,你怎么可以……逃回来!”
  “身中十七刀,肋腹都被捅穿了,你怎么可以……还活着!”
  “你若死了,本公子必然会奉你老母黄金一锭。可你这命,却如野草一般贱鄙顽固。”
  赵元尘的声音中带着沙哑,双目通红,如同中了邪一般在自言自语。
  “我堂堂赵府二少爷,天潢贵胄,修行之途本应一马平川。”赵元尘的面部表情扭曲的有些可怕,根本不是平时人们所见的那风度翩翩的模样。
  “我是南郡举荐之人,那堂皇大殿才是我赵元尘的去处。心魔不除,修为不进,帝京无望。所以……你必须死。”
  当赵元尘再度抬起头时,两只眼已经冷漠的如同尸体一般!
  喵。
  一声猫叫。
  毛色雪白的猫咪跃过窗棱,好奇的抬头看着赵元尘,然后优雅的走到他脚下,轻轻的蹭着。
  赵元尘眼神冰冷的看着脚下的猫咪。
  这只刚刚满半岁的雪猫是侍女们从那些游走西疆的商人手中买来的,赵府不少女儿家都喜欢这只小东西。
  平时自己厢房里会有一些不吃的点心喂它,所以这里倒是常来。
  不过,今天……
  脸上泛起一阵潮红,赵元尘右脚轻轻提起。
  喵?
  雪白的猫咪抬头好奇看着二公子的脚掌,准备去嗅嗅。
  然而,就在这一刻,那只右脚猛地碾下。
  血液溅出。
  吱——
  凄厉的猫叫响起一半便戛然而止。
  赵元尘脸上闪过快慰的神色。
  脚掌碾动那团刚刚被扼杀的幼小生命,他只感觉心中的郁结空了小半,有种说不出的舒爽。
  “小雪,小雪,小……!!”
  一名穿着紫绡翠纹裙侍女似乎听到了熟悉的猫叫,惊慌推开了屋门,目光先是落在地面,紧接着她和赵元尘毫无感情的眼神对视到一起。
  二公子脚下那一团血肉模糊,直让她感觉大脑一阵阵晕眩,两行清泪瞬间夺眶而出。
  “二公子,小雪它……呜……它……”
  赵元尘脸上透出诡谲的笑容,招了招手,“绿荷,过来。”
  此刻自家公子的面孔在眼里宛如野兽,名叫绿荷的小侍女哭着摇头,“二公子,二公子奴婢出去,奴婢出去。”
  说完就想走。
  然而赵元尘随意掷出手里的佩剑,嗡的一声,长剑没入门前地砖两寸,剑身如一泓清水,生生止住绿荷的退路。
  小侍女惊恐的瞪大眼睛。
  “我说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现在本少爷不开心了。”
  轻轻的呢喃在脑后响起。
  绿荷瞪大眼睛,只感觉一只手掌直接扣住自己的肩膀,猛地向后一掷。
  女孩娇柔的身躯重重摔入床榻上。
  赵元尘淡然的拔剑、关门,然后面带微笑的看向娇俏侍女。
  “本公子临幸你,是你上辈子的福分……”
  “不,少爷,不、不……啊!!!”
  裂帛声中,凄惨高亢的哀求响起。
  院落外的家丁、侍女、护院等一众人对视一眼后匆忙散开,充耳不闻。
  老爷不在,谁敢招惹堂堂赵府二公子!
  就是可怜绿荷这个小丫鬟了,刚年满二八,上个月她娘还过来探望,说攒攒钱准备找个好人家呢。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