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40章 硌手

第40章 硌手


  烛火安静的燃烧,照亮了两个人的脸庞。
  “刘伯,秦隐怎么样了?”
  “老奴当真佩服公子眼力。此子求生意志之强,世所罕见,那一身重伤,要换了旁人恐怕连铜台山都下不来。有少主的秘药,再加上他本身体质特殊,已然开始好转。”浑厚的声音恭声答道,刘国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对了,他身上除了桐掌柜的银子再无他物。”
  “核验过了?几两银?”
  “已经用十锭银和他置换完毕。桐掌柜回的信在这里,是十两银。”
  十两雪银递上来,赫然是秦隐从桐家裁缝铺接过的那枚,只不过银锭的底部似乎用特殊的药水泡过,此刻浮出一行蝇头小楷。
  “嗯,有功就该赏,能活着回来就是增我赵曲玉的脸!今后尽快让他随你参与打理产业。”
  “你说……这灵修者都参与进来了,为了区区一个商队还出动了灵阵师。是我们鱼梁的商队太吸引人,还是我们做了替死鬼?”赵曲玉放下手中的书籍,捏了捏眉心,顺手接过那块银子漫不经心的把玩,似乎早知道上面写的信息。
  “禀公子,这件事,或许其中有古怪。”族学教头刘国躬身答道。
  “我当然知道有古怪,不然还会在这里问询于你?”赵曲玉的声音有些发冷,南诏巨碑之战,就在七日前尘埃落定。
  天武王朝镇南将军夏侯烈,麾下八十万军队压境,更是亲率三万黑水骑,从南诏风云动荡之地生生夺取了这上古巨碑。
  不过几日前江湖传闻,却颇有些意味。
  巨碑高三十三丈,宽十二丈,厚三十三尺,有青光蒙其碑文。
  可踏空而行的观海境修行者近千人,可以借天地灵力威压众生的照月境大能近百人,甚至还有灵气化翼足以探寻天人奥秘的展翼境灵皇七人,都出现在那场争斗中。
  这些凡人甚至百年不得一见的大修行者齐聚一起,可想而知其中惨烈。
  夏侯烈能够最终取胜,代价绝对高出想象。
  但,有意思的就是……
  那块巨碑,打不坏,带不走!
  刀剑不入,灵力不侵,如上古山峦生根,纵使数万黑水骑,都奈何不得。
  所以最终只能将碑文拓下,火速送至帝京,交于天武人皇。
  而古碑拓文传递的路线或已经被人分析出有十一条可选,鱼梁城就在其中之一的路线上。
  所以最近,鱼梁城内出现的生面孔明显增多。
  在黑水骑抵达鱼梁之前,各大世家全都谨慎行事、默不作声,生怕哪里做的出格触怒了天武王朝的贵人们。
  在这个节骨眼上,把自己暴露在旁人视线中,简直再蠢不过。
  但偏偏你不去找事,事情还反过来找到你头上。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就是这么个局面。
  七支商队之一,蒙难于铜台山,一场大火摧毁了一切。
  赵府三爷幼子丧命,到今天足足两日却连尸骨都找不回来。
  唯一回来的人……
  就是他的伴读秦隐!
  如果不是秦隐那一身重创十七刀太过惊人,恐怕暴怒中的赵三爷早就不分青红皂白把他下了水牢。
  如此对本公子忠心耿耿、又可堪大任之辈,怎么可能交出去?
  要是连这都护不住,他赵曲玉趁早自断修为,安心当个富家翁罢了。
  而自己还要参加千宗大选,最近怎么可能有心思处理这些破事。
  胸中一口郁结之气挥之不去。
  “从明日起,收缩在外一切活动,等风波平息后再行动。在千宗大选之前,不能再有任何事打扰我。”
  “是,少主。那二公子最近和高家走得比较近……”
  “无须在意,一切等千宗大选见分晓。”赵曲玉打断刘国的话,神情冷漠。
  “遵命,老奴告退。”
  佝偻的人影悄然隐去,只剩下烛火下那张忽明忽暗的俊秀脸孔。
  ……
  ……
  相隔六座庭院的典雅卧房,此刻同样是两个人,不过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娘,我不碍事,都是皮肉伤,你没见我都能下地了。”那燃着熏香的卧室中,秦隐靠坐在卧榻之上,轻声安慰着秦赵氏,说完还比了比胳膊,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只是若看了那一身伤,却没人敢说不疼。
  “臭小子,这日子刚有点盼头,你小子可不准逞强乱来。养不好伤不许下地!”秦赵氏秦隐的身体上表示绝不让步,然后又递过去一大海碗鸡汤,“把这碗汤喝了。”
  “嗯。”秦隐没再争执,接过那个比人脸还大的海碗,大口的喝着热汤。
  “对了,娘,最近大公子可能会对我另有重用,赵府可能会有一些变动,豪门之间兄弟生隙,这些银锭是我攒下的,您带回去先小住一段时间,等我在城里寻个宅子再接您过来。”秦隐想了想,目光坦诚的对妇人说道,同时从枕头旁边递过去一只钱袋,里面是一个月转到的三锭银。
  为了应对接下来秦赵氏的询问,他准备了三个腹稿,然而妇人却并没有多问,反而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
  “我儿长大了,知道不能把银子放在这些大户人家里,不定哪天就有坏人想讹你。”秦赵氏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娘先回去替你把银钱保管下,你尽管好好在这里干着。”
  秦隐有些微愕,随即应声,“那就拜托娘了。”
  “说的什么傻话,这不是为娘应该的么。”
  秦隐看着秦赵氏忙碌的样子,瞳孔深处一片温和。
  这样最好,不用再另编理由支走老娘。
  铜台山的事这几天思索开来,越觉蹊跷。
  因为那些山匪,从始至终都是在求命!
  不以财货为首要目标的山匪……
  线索不断在脑海翻滚,却始终无法闭上最后一环。
  那就是若有人指示,指示的动机究竟在哪里。
  秦隐的目光落到床边的琅琊匕上的,目光微冷。
  扑棱扑棱的鸟雀飞落声从屋顶传来,而后精准的没入那铺着柔软茅草的小窝里。
  毕方打了个哈欠,和秦隐对视一眼后,眼神玩味。
  而后舒适的调整了个姿势开始打盹。
  “隐儿,快点休息,娘回去收拾收拾了。”
  灯火熄灭。
  等到远处的脚步声渐渐消失,黑夜里才突兀的浮现出一句:
  “小子,就凭你这心狠手辣的劲儿,若能修行绝对是个人物。”
  “我都不能修行了,你怎么还赖着不走?”
  “小子你休想赖掉爷的松果粥!”
  “你这是又没事了?不是费了一滴精血要死要活么?”秦隐鄙视的看着房梁。
  “精……啊,爷要死了……爷……死了。”
  毕方小眼一愣,猛地打个颤,然后直挺挺的摔回草垛里。
  ……
  两日后,秦隐仔细将全身伤口缠好后,披上布衣走出赵府。
  门口家丁,看着少年那龙行虎步的样子,眼中闪过敬畏,竟是主动打了招呼。
  “秦……公子,您这是伤好出去逛逛么?”
  “嗯,出去走走。”秦隐微笑答道,然后大步流星走出赵府。
  直至秦隐消失在家丁们的视线里,他们才开始小声的讨论起来。
  “这才五天啊,那个昏死过去的血人就又活过来,眼里的光刚刚感觉就像刀子似的。”
  “啧,死了一林子的人,就他活着回来了,咱们可别招惹这种强人。”
  今日的赵府门口,比往常多了几分热烈的讨论。
  秦隐自然不会去在意这些人的看法,他今天出行,有事要办。
  掂了掂手中的钱袋,他的目光淡然扫过抬起,平视前方。
  赵曲玉给的这五锭银。
  他拿着……
  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