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41章 灯下黑

第41章 灯下黑


  咚、咚。
  少年龙行虎步,加上这半年多的勤学苦练,赘肉消失后身形更显魁梧。
  走起来尤其器宇轩昂!
  和去年同时的那个旧主比起来,完全判若两人。
  七月的骄阳似火,他的内家拳修行也刚恢复到能发出虎豹雷音的水准,还不能利用雷音洗髓锻体,自然也就没达到寒暑不侵的地步。
  所以汗珠随着他的大步流星开始从毛孔透出,带着十七岁少年那雄壮的火力。
  汗水当然也浸湿了他的伤口,和渗出的血迹混到一起,开始反透处白纱,血色尤以肋下最深。
  但秦隐的脸颊上却似浑然不觉,步伐不减分毫。
  就这样迎着日头,大踏步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最终站停在一处稍显破败的砖瓦房外。
  白墙黑瓦上有着雨水冲刷的细细沟壑,树荫覆盖的地方更是生有大片的青苔。
  这是一处最少有三十年以上的老宅。
  附近的房屋也是高低错落不平,泛着潮气的狭窄巷道里有几名孩童在欢笑着捉迷藏。
  看到秦隐站在那漆色都褪掉一半的木门前,孩童们疑惑的歪了歪头,然后嬉笑着跑远。
  门环扣响。
  老旧的铜环敲击着腐朽的木头,传出沉闷的声音,带着垂暮萧索之意。
  秦隐这一刻的眼神颇为平静,依然有节奏的在叩击。
  直至十多次后,门后院落深处才传来一声气息孱弱略显沙哑的老妪声:
  “谁……这里没人了……”
  门没有开,仅仅有一双浑浊无神的眼睛藏在门缝之后。
  “是井家的大娘吗?”
  少年轻轻的询问声在这酷日之下响起,却如一阵深秋的风,卷起了落叶,也吹醒了老人。
  哆哆嗦嗦的声音颤抖着响起,“俺是双贵他娘……娃子你是……”
  “我是井大哥的兄弟。”
  腐朽木门被猛地拉开。
  一名花白了头发的妇人努力睁开浑浊的眼睛,嘴唇哆嗦,“是为了俺家双贵来的……么?俺家双贵是不是还好好的……”
  少年轻轻握住妇人那双满是糙皮的手掌,目光温和,“大娘,井大哥临走时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几天没人照顾家中老娘。这不把他攒的钱让我捎给您,说先找人翻修下宅子,怕这几月漏了雨。”
  “对了,他还嘱咐过,剩下的别替他省着。”
  老妇人死死攥着秦隐的手掌,那双浑浊的眼睛中瞬间泪崩,“俺儿……”
  “井大哥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秦隐轻轻抱了抱那佝偻的老妇人,将那沉甸甸的钱袋塞入老妪的掌心后,转身抬头看了看那朗朗晴空,万里澄澈。
  舍命相搏,十锭银,全交予了老妪。
  “大娘,保重。”
  轻轻留下一句话,秦隐平静离开巷道。
  火海中,井双贵手里死死攥的那个“娘绣”布袋,终于有了个交代。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但尽杯中物,可笑世间人。
  ……
  一个下午的时间,秦隐先后跑了西市坊和南市坊,回府的时候还顺路去了孙木匠的店里取了十块木头。
  雕刻最练手上功夫。
  修行之路闭塞,自己唯一依赖的唯有超越常人的勤奋。
  接过那袋木头的时候,秦隐递过去的铜板被孙木匠摆摆手推了回来。
  “手木了?”孙老头磕磕烟袋,打了个哈欠随口问道。
  “嗯,最近手生,练练手。”秦隐笑道,心中却不得不佩服这孙老头的眼光毒辣。
  “这几块破木头不要钱了,有空来我这老人家的铺子里坐坐,你说这一心想着修行的人越来越多,老手艺都没人看得上了。”
  秦隐哑然失笑,“就凭您这手上功夫,想混口饭的人恐怕得把这铺子挤爆了。”
  谁知道听到这句话,孙木匠直接横眉瞪眼,梗着脖子说道:“就那帮庸人,也配学我的手艺?”
  “你小子现在要答应跟我学,将来就这木匠铺子,老头我分你一半。”
  听到老头气冲冲的话,秦隐哈哈大笑,将铜板直接摞到柜台上,“您老好好看着这铺子吧,我可没这福分。等不忙了我过来多给您帮帮忙。”
  摆摆手,秦隐笑着走出铺子,还不忘回头调侃道:“算工钱的啊。”
  “臭小子,下次你想拜师老子都不收!”
  一块下脚料被老头子气得掷出,秦隐灵敏的躲过去,冲着这老顽童眨眨眼,然后大步迈出铺子。
  十块木料。
  足够自己这十根指头恢复如初了。
  铺子里,老木匠磕磕烟灰,扁着嘴叨道:“朽木架梁,璞玉蒙尘。送铺子都没人要,这什么破世道。”
  待天黑秦隐回到赵府,家丁们只看到他单手提着一坨木疙瘩。
  “秦爷您这是?”
  家丁讨好的说道,这一下午没见称呼直接从公子升级成爷了。
  “捡回来刻个花玩,要是能卖个钱回头请大家喝酒。”
  “哈哈,那就先谢谢秦爷了。”
  一片热闹的气氛中,秦隐步入院落深处。
  笑声消失,几名家丁对视一眼,啐了一口,“破落户就是破落户,还真当自己是爷了,呸。”
  “他回来了,去和张管事说一声?”
  “嗯。”
  一名家丁放下扫帚,连忙向侧院跑去。
  只是这些家丁同样也没有看到隐入黑夜里的秦隐,那眼中透出的冷漠光泽。
  赵府内外,灯火通明,却有暗潮悄然涌动。
  接下来的几天里,秦隐的生活与作息变得异常规律起来,在陪伴赵曲玉去族学之时也变得沉默寡言,不再惹事。
  赵府众人倒没觉得这有什么特殊,仅仅开始时议论了几句便不再关注。
  一致认为秦隐是因为山匪横杀被吓破了胆,更惜命了。
  唉,乐子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他们这群豪门子弟,很快就放下对秦隐的关注,开始将目光更多的投向其他地方。
  比如伺候二少爷的小侍女绿荷,最近似乎疯了,直接被卖到了青楼,让老鸨好好调教调教。
  二少爷倒依然是那副笑容温和的样子的,似乎并没有因为侍女突然发疯受到影响。
  总之,族学里呈现出的是一片兄弟姐妹和睦的样子。
  不过……
  当几日后秦隐平静走出族学时,却感受到某道如毒蛇一般的阴狠目光再次投到自己身上。
  他的步履如常,眼神平静,直至步入自己的卧房。
  关门。
  秦隐盘坐于茶台前,取来一块木头,平心静气,尖刀如飞。
  一只青牛的轮廓开始显现。
  他头也不抬的说道:“毕方,这几天,帮我留意一下府中动静。”
  “怎么?你发现了啥玩意?”毕方从自己窝窝里舒展出脑袋来,没好气的问道。
  “灯下黑你知道么?”秦隐淡淡的的说道。
  阳光透过斜栏,照在木雕上,纷飞的木屑汇中,一只牛头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