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42章 芙蓉巷,宣云楼

第42章 芙蓉巷,宣云楼


  四日后,鱼梁城内突然热闹起来,有身着布袍张口之乎者也的读书人,有背着弓箭兽皮的猎户,当然更多的是一些陌生面孔。
  对于城里做生意的商人来说,他们才不管这些人是什么来头,只是希望人越多越好。
  可真难得见到这盛况啊。
  这不路边的酒楼都已接近爆满,晚来一点的行人都没处落脚吃饭。
  一行身着青色布袍手持佩剑的青年男女此刻顶着日头步入鱼梁城最繁华的芙蓉巷,当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后,走在最前的那名器宇不凡的青年皱起眉头。
  他身旁立着一名束紧腰身、身材窈窕的女子,此刻她的目光里闪过厌恶,用手掌轻轻扇动,眼睛微微一转,娇声开口却故意延长鼻音:“楚师兄~~~”
  “这一路走来也没地方能落落脚,人家的脚都酸了嘛。”
  女子的容貌并不算上等,尤其那狭长的凤目和嘴边的美人痣,让她的气质颇有些风尘感。
  但她的声音娇软如莺啼,再加上那柔弱无骨的身子,却总能不经意间撩起人们心里的搔痒,往往会让人忽视了她的容貌。
  温云月,二十三岁,已经气旋境十重,可是云台宗枫林一脉有名的美人,暗地里被不少同门师兄弟惦记。
  身后的几人听了顿时就跃跃欲试上前为美人扇风,然而女子却自然而然的抓住那名气质青年的衣袖,似小女儿家一般撒娇,顿时让几人讷讷住手,目光略带嫉妒的看向他们的云台宗枫林一脉的大师兄,楚英杰。
  在天武王朝,能以二十四岁的年纪修行至江河境一重,足以笑傲亿万人!
  “温师妹,随我前来。鱼梁城与我云台宗关系不浅,这里自然当有我云台宗的歇息之地。”楚英杰听到那娇声软语,皱起的眉头平复下来,声音温和。
  “随我来。”楚英杰淡淡的侧首说道,而后迈步向前。
  手持佩剑,眉峰如剑,器宇轩昂。
  每踏一步间周身都有淡淡的云雾若隐若现,竟还带着丝丝凉意。
  那些拥挤的行人此刻不由自主分开,用灼热的目光望向楚英杰胸口绣着的那枚银丝白云。
  “是云台宗的灵修者!”
  “那个千年前曾三百人齐踏观海境的南郡大派云台宗!?”
  “果然都是人中龙凤啊,真是让人羡慕得紧。”
  行人间有不少识货的,顿时抑制不住的惊呼此起彼伏起来。
  但是楚英杰几人脸上神色自若,似乎对这种情况早已见怪不怪。
  “到底是没有修行者的小城,好没见过世面呢。”温云月娇笑道,虽然话有些刺耳,但这却无形中透出其自身的高贵,让众多想凑上去的云台宗男弟子们更加心折。
  这才是他们云台宗的花中仙子,这才凸显出自己这些倾慕者眼界的独特与超然。
  行走在路上,哪怕五大三粗的江湖人士,也讪讪的避开这群人。
  这一行十几人最差恐怕也是气旋五重以上。
  装凶也是要看对象的。
  于是随着楚英杰的傲然现身,芙蓉巷内竟然诡异的分开一条通道。
  灵修者,天生就当高人一等。
  宽阔的石路旁,少年和少女并肩而坐,两人面前铺着十多个木雕,造型别致、刻功精美。
  女孩清秀的小圆脸上,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那群云台宗的人杰就这样淡然走过,人群复又闭合。
  秦隐拔出木塞喝了一口水,看到那两只不肯眨动的大眼睛,不禁有些好笑。
  “好奇还是羡慕?肥肥你以后当了修行者也可以这样。”
  闻言,少女小嘴鼓起来,皱着小鼻子转过头瞪了秦隐一眼,不是鸡鸣村的村花茶茶大人还有谁。
  “茶茶大人才不会这样!趾高气昂的样子和村头赵婶家的大公鸡一样!还有后面那群人方才还谄媚想讨好那狐媚女人。没羞没羞。”
  秦隐摸了摸少女的头,满脸严肃的肯定道:“不愧是聪明伶俐的茶茶,你可不能学他们。”
  而后一脸佩服的看着云台宗俊杰远去的方向,低声感慨,“高富帅,绿茶,再加一群舔狗。此阵容简直……绝配啊。
  “什么狗?”茶茶清脆的声音传来,洁白的脑门从下方伸出仰看秦隐。
  少年轻叹了一口气,双手按住茶茶的脑袋,像拔萝卜一样拔起,口中幽幽道:“西疆之地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御凶……”
  “哇,秦隐哥哥你懂得好多,莫非你看到有人牵着它了吗?”茶茶猛地立起东张西望,却被秦隐一把又拽了回去。
  “我看到一群,欢快的走过去……别看了,你个儿太小看不到。”
  茶茶攥起两只小拳头,目光愤怒,“茶茶正在长个子呢!这都到你肩膀了!”
  “知道了,知道了,快点咱们卖完这点木货,我带你去买糖人儿。”
  听到这茶茶立刻又美滋滋的坐回来,清脆的声音吆喝起来,“上好的木雕啦,南郡大师匠心之作,条条纹路传神,走过的路过的不带回去可是损失啦。”
  小妮子甜美的笑容顿时吸引了一批行人走来观看。
  秦隐看着顾不上擦汗去招待顾客的茶茶,嘴角咧起,拍拍少女的肩膀,“我去给你买个糖人儿,再给你捎带一壶酸梅汤,好生招待啊。”
  少女眼睛一亮,拼命点头。
  秦隐拍拍尘土起身走向前方。
  ……
  雕檐映日,画栋飞云。
  千年沉香木的厚重牌匾上,雕着三个鎏金大字——【宣云楼】!
  楚英杰抬头,身后众人眼睛终于亮了。
  “大师兄,就是这里?”
  “没错,既然是我云台宗的落脚点,那必定是最好的酒楼。”楚英杰淡然开口。
  “客官几位……不巧,今儿人满了。”店小二看到这群气质不凡的青年男女,连忙上来赔笑道。
  “云台宗门下,为我等准备酒食。”
  楚英杰却是看都不看那店小二一眼,仅仅随手抛出一块白玉石牌。
  一个【云】字铁画银钩,那凌厉的意境,只看了一眼便让店小二只感觉心慌,连忙鞠躬:“云台贵客,小的有眼无珠,您快里边请!桌都给您备好了!三楼雅座!”
  宣云楼临河而建,古色古香,共分四层,一楼平座,二楼富座,三楼雅座,四楼贵座。
  楚英杰轻轻颔首,淡然而高傲的踏入宣云楼。
  “三楼浮云间,客十四,备十年竹叶青,上好茶!”小二引着众人步入酒楼,高声呼喊。
  这顿时让旁边背着刀剑面目凶煞的四名大汉面色不满,为首穿着黑色马褂的男人更是冷哼一声,蒲扇般的大手一把将阻拦他的另一名小二给揪到面前。
  “老子在这排了一刻钟,然而你们就让那群绣花枕头进去?怎的是瞧不起我沉山四雄么?敢耍我等!”
  说完不等小二解释,便一把将其丢到一旁,单手从背后抽出那柄重达五十斤的开山刀走向楚英杰等人。
  “今儿可不是你们这群贵少爷吃酒玩乐的日子。滚出去,你们的雅间归爷爷了!”
  酒楼门口人声嘈杂,沉山四雄根本没听到刚刚这一行人的对话,再说听到又能怎样。
  四个气旋六重的灵修强者,能出现在这小小的鱼梁城,已经是给足天大的面子。
  楚英杰迈出的步子悬停,轻轻侧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那个扛刀的男人。
  “在跟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