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43章 铁马横踏

第43章 铁马横踏


  “装傻!?”沉山四雄的老大此刻面色阴沉的快滴下水来,声音更是阴狠:“记住这个江湖可不是你们这种——”
  楚英杰仅仅做了两件事。
  转身。
  手臂内收,猛的一扬!
  先前浮动于周身的水雾再度浮现,并且在楚英杰反手扬起的刹那凝实成一人高的月牙气劲,脱手而出!
  大江奔涌声音在人群耳畔响起,酒客惊骇望去的视野里。
  那沉山四雄老大手中劈出的重刀悬停在当空,他的胸口瞬间崩出血雾,整个人轰然倒飞出三丈之远,接连撞穿两扇镂刻木门。
  当落地后整个人的胸口已然被切得露出森森白骨,却没有血液流出,这诡异的场景吓得周围食客哄然散开。
  而那些原本自视甚高的灵修者路人们却全都目光中带起谨慎。
  招牌式的脱手月刀,便足以看出这是云台宗独有的玄阶中品功法——【碧月流水刀】!
  修至大成一招一式间皆可束灵成刃脱体而出,无迹可寻又锋锐无匹,在中距离内尤其压制那种横练锻体之人。
  那沉山四雄真是倒了血霉!
  有资格修行碧月流水刀的在云台宗只有江河境以上!
  楚英杰落手,冷漠的看了一眼黑马褂,至于另外四人则连看都没看。
  “店家,带路。”
  惜字如金,却倍显高人风范。
  惊呆了的小二慌忙抹掉额头冷汗,屁颠屁颠的跑到前面带路。
  这下,一层到二层看到此景的食客都安静下来,用复杂而敬畏的目光注视着云台宗的一众弟子。
  温云月则眼睛发亮的盯着楚英杰的背影,心中思量定要抓紧了这个大师兄。
  ……
  沉山三雄抬着他们的大哥,如丧家之犬般逃走,全程不敢抬头,不敢多说一个字。
  “弱肉强食的世界啊。”
  秦隐攥着两支麦糖捏成的小人,站在不远处恰好看到刚刚一幕。
  刚刚那个沉山四雄老大的筋肉绞结如金刚,一看就是横练好手,加上那柄开山刀和一身悍气,在平时绝对是霸道惯了的人物。
  偏偏又碰到一个江河境的灵修者。
  气旋境和江河境比起来,差距之大犹如天堑。
  先前已经在鱼梁城外的驿站见到挥手间凝气成冰的天武俊杰白鸿丰,瞬斩气旋八重。
  今天又看到一个宗门弟子,抬手间束灵成刃,重创气旋五重。
  若自己能够修行……
  铜台山也不会那般血战了吧。
  修行之路,上苍禁绝。
  秦隐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凌厉。
  等彻底查明铜台山背后之事后,自己就必须要走出鱼梁去看看这城外的世界了!
  “客官,三十文,嘿嘿。”捏糖人的嘿嘿笑着。
  秦隐随手付出铜板后,目光无意扫到宣云楼的四层之上,一人独倚雕栏,俊美的侧脸眺望城内河。
  那人怎么那么眼熟,是……
  天武俊杰九十七位,白鸿丰?!
  那随行的应当还有一位女子……果然。
  轻纱遮面,那窈窕的侧身安然静坐,正在素手斟茶。
  佳人侧目,似乎注意到芙蓉巷里有视线投来。
  秦隐能够看到轻纱后那张美丽的面孔轻轻提起嘴角,却看不清那女子的表情。
  果然是大宗门弟子,这份感知也是了得,竟然瞬间注意到自己。
  只是那嘴角勾起的笑容有些莫名,自己与这种宗门之人牵扯关系才是危险。
  秦隐心中感叹了一句,欲挪开视线。
  这时,清朗的声音却突然从三层楼阁内传出。
  “我云台宗为何只能坐三层,这四层难道坐不得?”
  淡漠的声音透着高高在上的傲然。
  秦隐的注意力瞬间被这声音牵走,不禁乐了。
  这应该是那个云台宗的大师兄吧。
  大师兄碰到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白鸿丰,这还真有点刺激呢。
  不单是他,宣云楼二、三层的食客们也全都亮起了眼睛。
  他们没有觉得丝毫不妥,有实力者就是应该高人一等!刚刚楚英杰已经证明了自己实力,偏偏宣云楼安排的是三层雅座。
  现在云台宗的弟子们点名要去四层,那可是贵座的区域,临河品茗,坐倚雕栏,风光无限,往往都是有身份的人提前付了定金才能落座的。
  但现在……
  三楼饮酒的雅客们全都不做声看来。
  温云月那张尖俏的脸蛋儿上满是娇媚,心中暗暗得意,一个男人是否在乎女人,就看是否肯为她出头。
  但此刻,四层那刚刚放下茶具的轻纱女子,却轻柔开口:“妾身为公子斟茶,不愿受到叨扰。”
  白鸿丰转过头,欣赏的目光在巫月馨面纱上转过,而后看向三层画廊,讥讽开口:“仙子在此品茗,偏偏有庸人扰耳,该掌嘴。”
  楚英杰正准备踏上楼体,闻言目光一冷,“对我云台宗大不敬,少不得受些苦头了。”
  翻手间周身江河之声涌动,灵力束形如云雾,反手甩出一道灵力月刃,斜着向上轰出。
  《碧月流水刀》第六式——出云月!
  狭长的灵刃犁开木质楼梯,斜着刺向四层。
  店小二已经吓破了胆,“贵客,这是小本生意……”
  “五枚下灵铢,给本公子清场。”
  白鸿丰温和的声音中,随手抛出五枚闪烁着青玉光泽的圆币,排成一条直线落到那小二手里。
  瞬间一片齐齐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
  100两银,兑1两金,这是平民百姓的货币。
  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说,用的却是另一种在各大势力通用的足以兑换修行历练的独有货币——【灵铢】。
  生于灵谷之中,天然通灵的寒铁铸锻而成,可以作为上好的兵器原料。
  100两金,兑1枚下灵铢。
  10枚下灵铢,兑1枚中灵铢。
  10枚中灵铢,兑1枚上灵铢。
  这五枚下灵铢,就是500两黄金!
  何其之巨款!
  却被那白衣公子随手甩出。
  白鸿丰脸色温和,目光却冰冷下来。
  今天可是探听南诏消息的大日子,这里视野最佳,又有美人在侧,心情本来甚好。
  什么云台宗!
  天武俊杰榜都没资格上的人也敢放肆。
  右手五指成爪,旋握间竟似把空气抓实一般,两条大江奔涌的声音回荡耳畔。
  这时宣云楼上下众人,甚至包括云台宗众弟子都变了颜色!
  江河境二重!
  同样的甩手!
  两条在空气中勾勒出轮廓的灵力奔腾间化作两只冰雀,交替疾冲而下。
  《白月幽法》——两雀印!
  一只冰雀没入月刃之中,霎时与那狭长月刃同时崩的粉碎。
  而另一只冰雀则紧跟其后,眨眼间便袭上楚英杰的手臂。
  轰!
  冰雾爆散间。
  三层宛如冰山迸发一般,半座楼阁的桌椅横飞四周,冲破窗栏飞出。
  下方的人群惊慌间逃窜。
  楚英杰接连倒退五步,整只手臂都覆上冰霜,扬起的衣袂都被凝住,风度全无,原本淡然的眼睛里终于有怒火燃起。
  “对我云台宗动手,不知死活!”
  “我白鸿丰怕了你不成?今天本公子就替你家长辈教育教育你!”
  两人目光相对,发丝均无风自动,整个酒楼三层以上霎时噤声。
  巫月馨,那双美眸从秦隐身上挪开,嘴角勾起一抹美的惊心动魄的笑容。
  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还真是和妾身有缘呢。
  不过当下,身边有称心的打手,又恰好碰到了云台宗的天之骄子们,不好好收收利息……怎么能对得起她千面妖姬的名号呢。
  “咯咯,公子威风,当真让月馨心折。这一杯茗,赠公子。”
  素手如玉,端起茶碗,当真佳人如画。
  白鸿丰随手打开纸扇,温和一笑,风度翩翩。
  短短一回合内,便从气势与风度上全面压制住那云台宗枫林一脉大师兄,楚英杰!
  天武俊杰,当真傲然如此。
  折扇收起,白鸿丰正准备讥讽之时,沉重的马蹄声在巷道那头响起。
  咚。
  咚!
  石板轻轻的震颤。
  视线尽头,一匹铁马横踏而出!
  与芙蓉巷内的繁花热闹截然相反。
  下方刚刚散开的人群,酒楼惊惧的食客,同时一愣。
  虽然只有一骑,但那气势,却宛若狂澜!
  混乱从巷道那头蔓延。
  人群的惊慌疾呼蔓延开来:
  “黑水骑!是黑水骑来了!”
  那扩散的骚乱程度,远远超越宣云楼的打斗。
  这就是黑水铁骑在百战之下成就的赫赫威名。
  这次连白鸿丰也变了脸色,倒不是说畏惧,而是……
  他猛地回头看向巫月馨,那一双美眸同样望来。
  “南诏送碑使……提前了一天!!”
  而秦隐则是看到巷道里开始更加骚乱拥挤的行人,担心茶茶,转身强行分开人群向回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