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44章 两世人,一世画!

第44章 两世人,一世画!


  “黑水骑怎么就突然出现了呢?”
  “少说话,要被黑水骑的军爷听到背后妄议,打断你的腿都是轻的!”
  ……
  “借过。”
  “大婶,让让。”
  对于这些常人百姓来说,秦隐的力量是无法抵抗的。
  再笨重的人在秦隐面前,都会被他的右手用力撑开,至于左手则是护着给茶茶买的两个糖人儿。
  “茶茶!”秦隐踮起脚高声呼喊。
  “秦隐哥哥,我在这。”
  挤到两侧的人群后方,一只白嫩的手掌拼命的探出挥舞。
  茶茶从狭窄的间隙里钻出,对着秦隐那边的方向大声呼喊,清脆悦耳的声音如风铃般传去。
  踮脚扫到那空隙中偶然看到的娇俏身影,秦隐顿时松了一口气,高喊一声:“别乱动,等我!”
  而后加快速度向前挤去。
  咯噔、咯噔!
  马蹄落下,青石震荡。
  肩高八尺,产自西疆沧澜草原的龙骏白蹄乌,昂首怒目,四蹄腾空,鬃鬣迎风。
  全身俱挂黑甲,奔行起来宛如山石摧进!
  尤其是那马上之人铁甲铁面,倒提玄铁骑枪,虽只一人,却有悍然成军之势。
  不同于那些宗门与江湖修行者身上的超然,黑水骑身上透出的只有冷血和杀伐!
  他竟然就这样毫无阻隔的策马奔入芙蓉巷!
  或许是一直以来黑水骑在民众中形象的威压所在,人们早就分立两侧,在巷道中间留出宽三丈的空地,任由那名黑水骑马踏奔雷而去。
  芙蓉巷内就这样出现一处异象,铁甲铁骑奔行如龙,身前三十丈处却总能恰到好处的分开人浪。
  这就是黑水骑的威势!
  这就是天武第一强军的威势!
  哪怕是寻常宗门之人,在天武郡城之内,见之也得避其锋芒!
  分开的人群已经到秦隐这里,他的身躯被人浪强行挤向侧面,但身前却只剩下两人阻隔。
  茶茶正在十几步外对着自己拼命挥手。
  少年脸上露出笑容,晃了晃左手里的糖人儿,少女秀美的脸蛋儿上满是开心。
  秦隐低头分开面前两人。
  不远处,那名黑水骑已然临近。
  周围的寻常百姓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那些江湖客灵修者们则是各自冷眼旁观。
  偌大的拥挤街道,一时间安静到只剩下那山石捶地的马蹄之声。
  一名穿着红色小褂,年约三四岁的女童似乎是被周围的大人挤到了,护在身前的手臂不小心松开。
  骨碌碌。
  怀里那枚藤条编织的空心球掉在巷道上,一跳一跳的滚落道路正中。
  “球、球……”
  还不够成人腿高的小女孩,这时做了一个自然而然的动作。
  双手凑在前面,冲着那个藤球脚步不稳的跑了过去。
  小孩个子太小,刚刚人群的挤搡又直接让女孩父母的手掌没抓稳,瞬间放空。
  而那黑水骑,已然逼近十丈之内!
  黑甲骑士看到那踉跄奔出的女孩儿竟扔没有丝毫的减速迹象!
  铁面覆盖下的眼眶中,有的只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淡漠。
  “——囡囡,回来!”
  妇人的声音从后方顿时凄厉响起,“囡囡别动!你们让俺出去!”
  这突然的变故只在一瞬之间,但那些挤靠在两侧的人群却丝毫不敢动弹。
  若是散开的时候迎上那恐怖的黑水骑,只有死路一条!
  一些胆小的人,已经吓得闭上眼睛。
  秦隐终于站到了分列人群的最前方,所以他也自然看到了小女孩跑到路中央,抱起藤球茫然回望的一幕。
  但让他头皮顷刻间炸起的却是——
  “小妹妹!”
  另一道冲出人群的娇俏身影,如雌豹一般扑出,猛地将女童揽住,然后转身伏地……
  将自己那瘦削的后背留给那前蹄高高跃起的黑甲巨马!
  或许是烈日焦灼,又或许是出现幻觉,有不少人看到那瘦削的背影四周隐隐有着类似水团扭曲一般的景象。但在这一刻,所有人的注意力却全都被即将发生的惨烈一幕吸引过去。
  马蹄的阴影,彻底笼罩两人。
  那霎时护住女童的身影,赫然是……
  茶茶!
  嗡的一声,秦隐太阳穴重重跳起。
  咚、咚。
  这一刻他只感觉全身血液此刻都涌进心脏,然后在那澎湃的挤压中绽放出来,全身筋骨爆响,脸上一片潮红。
  这一幕,太熟悉了!
  前世父母,就是被那辆豪车里走出的混混给生生逼死!
  入伍八年不归家,当他满怀激动的退伍回家时,迎来的却只有太平间里……冰冷的两具尸体。
  于是,大雨夜……
  匹夫之怒,血溅十步!
  这一世,难道又让他秦隐再看一次吗!!
  两世,恍惚间在贼老天的操控下又惊人的重合到一起。
  王、八、蛋!!
  “茶茶!!”
  嘶吼若怒雷绽放。
  秦隐将手中糖人儿猛地一甩,如狂狮一般轰然冲出。
  一步一丈!
  这疯狂的一跃之下,秦隐肋下刚刚愈合的剑伤再度崩开,但他却置若罔闻。
  一双虎目之中,只有那下一刻就要踏下的马蹄!
  “给我——滚——开——啊!”
  轰!
  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巷道两侧的所有人。
  含怒之下的竭力一击,秦隐的速度超越了以往任何一次!
  他绝不允许……
  同样的事情!
  再出现一次!
  秦隐身躯若流星飒影,轰然间撞入黑甲巨马高高扬起的身躯之上。
  黑水骑士的目光中终于有了波动,一丝冷漠的杀机!
  面甲后的鼻翼肌肉轻轻提起,带着狞然,手上却并没有任何举动。
  只有亲自迎到那黑水骑的冲击力,才真正明白他们的恐怖。
  咯吱。
  那是骨骼强行挤压错位的声音。
  一刹那,秦隐只感觉五脏六腑都挤压到一起。
  噗!
  一口血雾喷涌间,整个人被狠狠弹出。
  但是密布血丝的视线里,却看到那匹沉重如山的白蹄乌终究还是被自己这全力一撞给……推了出去!
  黑水骑士单手挽缰绳,猛地一拉。
  唏律律。
  两道气浪从那披甲巨兽的鼻腔中喷出。
  咚!
  青石凿碎成雾。
  铁蹄落地。
  偌大的街道里鸦雀无声。
  “秦隐哥哥!”抱着女童伏在地上的茶茶猛地抬头,一眼就看到前方不远处那嘴角溢出鲜血,半个肩膀都扭曲变形的秦隐。
  少女的眼睛瞬间通红!
  “囡囡,我的囡囡。”一名布衣荆钗的妇人冲来将女童从茶茶怀里抢走。
  而茶茶此刻流泪疯狂冲向秦隐。
  从未有过任何一刻像此时一般,她心如刀割。
  “不要、过来!”
  秦隐看着那名黑甲骑手中此刻高高扬起的骑枪,怒吼一声,完好的右手猛地一拍大地,再冲!
  那玄铁重枪瞄准的是自己,而凄厉奔来的茶茶则在他的身前。
  黑水骑,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狠下杀手!
  毫无顾忌平民百姓之命。
  “不!”茶茶洁白的贝齿咬入唇肉,鲜血溢出,那清纯秀美的脸蛋儿在剧烈咬合之下甚至都开始扭曲。
  曾昙花一现的淡淡水云雾气再度浮现四周,光线穿过甚至产生微微的扭曲。
  巷道旁的茶楼二层,两名穿着莲青色软烟罗裙的面纱女子瞬间立起。
  “那少女……是水云琉璃体!!”
  “小小鱼梁,竟有如此璞玉。”
  两女对视间,清风吹起两人面纱,透出那如羊脂玉一般的白腻肌肤。
  “将她带回瑶池!”
  两女同时开口。
  一刹那,江河之声在这座茶楼二层奔腾而起。
  “无意与黑水骑为敌!但此女我昆仑瑶光宗势必带走!”
  两道窈窕身影踏出茶楼一瞬,身形便被青烟水雾包裹,在空中扭曲成一道残影,眨眼间落地!
  条条灵力大江在周身环绕若隐若现。
  江河境三重、江河境四重!
  两女一左一右伸出皓腕,闪电般扣住奔跑中的茶茶双臂。
  而后在人群视线里拖拽出数道水雾身影出现在十丈之外!
  “得罪!”
  两女开口,声音却如同一人,悦耳动听。
  茶茶眼前一晃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强行带远,她猛地回头。
  身后,玄铁重枪夹杂着凿穿山石之力,幻影般洞穿那名腾起半空的身影。
  将少年轰然间斜钉于地!
  枪尖摧枯拉朽、枪尾犹自震颤。
  “——哥——哥!”
  茶茶大张着嘴,眼角都几乎瞪出血来,“放开我!!”
  然而在她的视线里,那道被斜撑在巷道中的不屈身影却生生回头,剧痛让他的脖颈与脸庞上青筋密布,但他的目光里有的却只是欣慰。
  “快……走……”
  秦隐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然后艰难的回过头,看着那策马不紧不慢踱来的黑水骑,啐了一口血唾沫。
  脸上泛起讥讽而释怀的笑容。
  “嘿……”
  贼老天。
  这一次……
  我秦隐从你手里,把人抢回来了!!
  这一轮,老子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