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47章 巷道深处的叹息

第47章 巷道深处的叹息


  阴云下的雨,密而绵长。
  原本掀起轩然大波的事件,在黑水骑这三个字的威压之下,竟然就这样诡异的平息下来。
  华灯初上。
  繁花重新妆点千万户。
  赵府之中,兄弟二人目光相对。
  “兄长,在场上百人可都是看的一清二楚,这点我自然也无需骗你。”赵元尘脸上挂着莫测的笑容,从秦隐事发到现在找到赵曲玉,时间已然过去两个时辰。
  淋两个时辰的雨,再加上腰腹间受的致命重伤,纵然铁打的汉子也恐怕凉了。
  所以,他自然是以某种胜利者的姿态找到自家兄长的,在看到对面那张依然阴沉的脸孔后,赵元尘笑眯眯的摇了摇折扇,“兄长,小弟自然知道你器重那厮。但是,得罪黑水骑,还是日后执掌鱼梁城卫军的黑水骑!无论他以前多么优秀,现在就是一坨臭狗屎,更是我赵府的灾星!”
  赵曲玉的眉头跳动,不发一言。
  赵元尘见状目光深处闪过一抹冷笑,抛出了他准备的下一套杀手锏:“新来的黑水骑,石兴错,是高天裳的表兄,明日我势必要去给他一个交代。那你说这秦隐……该不该弃?”
  赵元尘默然,闭上眼睛。
  牛油烛在不紧不慢的燃烧,两人的影子在墙上忽明忽暗……
  良久,赵曲玉长呼一口气,“此事我不再过问。”
  说完之后,这名曾经把秦隐招揽到赵府的大公子,阴沉着脸离开。
  在这冲击千宗大比的时刻,秦隐竟然为他招来这种事情!
  舍他是小,如何处理与黑水骑的关系才是大。
  或许自己当初,真的看走了眼。
  ……
  看着大哥离开,赵元尘的脸孔上闪过潮红,这种接连看着记恨之人死去与吃瘪的感觉,让他兴奋到迷醉。
  “来人,去把那个破落户秦隐的东西都扔出去,把他那瞎眼的老娘也给碾出赵府!统统滚蛋!”
  “是,公子。”
  得到主子命令,家丁们如闻了腥味的狼一般冲到原管家赵忠的房内。
  “里面的人,麻利儿自己滚出去。赵府的东西不许带半点!若有夹带,家法伺候!”
  “没人??啧。”
  “你们几个,进去把那个破落户的东西一并扔出去。”
  屋外轰然应声。
  一群五大三粗的家丁很快冲进卧室。
  然后一群人傻了眼。
  古朴的卧室,干干净净,所见之处都收拾得整整齐齐。
  赵府的衣物被有序的叠在卧榻之上。
  剩下的就是原有的案桌、笔墨纸砚、古书、挂画……
  比以前赵忠管家居住时还要整洁的多。
  “……没人,也没东西?我们扔啥?”
  “这小子平常还挺爱干净,啧。”
  “这边发现一个鸟窝!”
  “扔了!”
  刚刚睡醒的毕方,将这群人的碎语听得一清二楚,心中大惊。
  秦隐那小子,出了什么事!?
  “嘿,里面还有只胖鹌鹑,哥几个捉了烤着吃了如何?”
  一名家丁探出手来,却防不住毕方猛地冲出,化作一团红光冲入雨夜。
  “你姥姥的!秦隐小子,你要敢出什么事,爷爷和你没完!”
  这只胖雀根本顾不上躲避以往那种存在于天空的玄秘气息,如同疯了一般疾飞出去。
  ……
  ……
  戊时刚至,小雨如线,城里不少人家都熄了灯火。
  除了屋檐下的灯笼依然光明,鱼梁城内已然只剩下一片沙沙声。
  毕方努力回忆自己曾听过的秦隐动向。
  “早上说带着茶茶那个小妮子……”
  “摆摊……摆摊……应该去的是闹市。”
  “这他爷爷的哪里是闹市啊!”
  “爷不管了!”
  毕方情到急处,那小巧的双翅猛地一扇,周身两寸之内的雨雾瞬间蒸发。
  此刻它的双目燃起烈火。
  这只肥雀,悬在鱼梁上空,用那双燃火的眼睛扫视四周。
  北面、东面、西……
  毕方身上的光泽骤然重重一跳。
  周身火光消失,雨雾重新覆盖它那鲜红的羽毛,将往日的艳丽淋的湿透。
  毕方的眼中闪过茫然和惊恐。
  下一刻,它如离弦之箭般疾冲而下!
  ……
  芙蓉巷。
  城卫冷漠的分列两端。
  往日那张硬朗、坚强的脸孔,此刻散发着一种似死人般的苍白。
  秦隐顽强的在地上爬动。
  腰腹以下,已经没了知觉。
  两条软绵绵的腿,在石路上拖出长长的血迹。
  三丈长的路,爬了整整三个时辰!
  深红色的血印入石板之中,纵然雨水冲刷也洗不掉那透入青石的红。
  秦隐因为牙齿的剧烈咬合,脸上青筋毕露。
  眼球血丝密布。
  但,这一刻的秦隐,却不发出一声。
  沉默的在爬行。
  屈辱吗?
  屈辱。
  后悔吗?
  不后悔!
  只是他还有执念,所以他不能死。
  只要还有一口气。
  他就绝对不会放弃信念……
  与希望!
  扑棱棱。
  一道红影砰的落到秦隐面前。
  巷道两端的兵丁看到是一只红色鹌鹑后骂了两声便重新收回视线。
  “秦、隐!”毕方死死盯着少年,声音沙哑,“爷半天没跟你,你就要死给爷看?”
  秦隐努力睁开眼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虚弱的笑容。
  “爷带你走!”毕方一口叨住秦隐的衣领,竭尽全力扑闪翅膀。
  但是此刻失去力量的少年,身躯甚至如一滩烂泥,它哪里拖得动?
  “……你走……”秦隐每说一个字,都要喘息好久,抠着地面的手指已经在水中泡的肿胀发白。
  但是这两个字他却说的无比坚决。
  毕方瞪圆了眼睛,愤怒的再度抓住秦隐衣领用力向上提起。
  “现在你让爷走?爷不走!”
  “爷是以前记恨过你。但他妈的除了你,再没人给爷熬过粥!”
  那双往日满是奸猾的小眼中,此刻通红的吓人。
  “最后帮我个忙……告诉我娘……离开鸡鸣村。”
  “你自己去说!爷不帮!爷就要带你走!”
  毕方怒骂着,双翅用力挥动。
  现在的秦隐再没力气用棒槌砸它了。
  可它却为什么这么难过,难过的心都要碎了。
  毕方边骂边飞。
  这里的动静终于惊动了那些城卫。
  一名靠坐在酒楼大堂内的校尉皱起眉头,看向身侧的兵卒。
  “随我前去查看一番。”
  “是。”
  城卫抖动铁甲,踏入巷道。
  细雨如丝,纷纷落下。
  一声苍老的叹息轻轻响起……
  他看了很久,又或许是刚刚路过。
  刹那,天地雨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