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49章 自此你命如野火

第49章 自此你命如野火


  天通历七百二十一年,七月末。
  鱼梁雨夜,铁卫灭,西城塌,百骑亡。
  当第一抹阳光洒进这座富饶古城时,也同样照出了巷道前的人影绰绰。
  “千疮百孔的芙蓉巷,尸骨无存的百骑将……”
  手指抹过石板地面,两名穿着彩绣绸衫面白无须之人碾动指尖,声音尖细,抬头冷笑。
  “我说高文陆,您是拿绣衣使当神仙了吧?”
  “就这,能令刀气纵横三十丈的家伙,让我们这些细胳膊细腿的人去追查。”
  “百名铁卫再加上江河七重的百骑将,别说全尸了,连块碎肉都找不到。哼,这咱家还想死的时候能与宝贝合葬呢。”
  “真正的南诏送碑使死在您这。啧啧……渣渣都没了。”
  二人捏着兰花指你一言我一语,直接让对面的太守脸色涨得血红,却还不得不强忍着心头怒意求道:
  “二位……”
  “免谈。”两名绣衣使一高一矮,阴冷的眼神似毒蛇,讥讽的摆摆手指。
  “咱家可还惦记多活三十年呢。黑水骑的事,自己解决。”
  “咱们走~~”拉长的尾音带着某种变态似的妖娆,两名绣衣使扬起下巴冷哼一声,竟是转身就走,毫不留恋。
  “那二位,出手之人境界如何,可否告知?”情急之下,太守在身后高喊。
  “不知道,反正比你鱼梁的十丈城墙高。”撩起的门帘之后,兰花指厌恶的一甩,马车一溜烟的跑走,只留下尖酸刻薄的声音缓缓消散。
  “安敢辱我!这帮断子绝孙的妖人!”
  高文陆差点就拔出自己的佩刀扔过去。
  这帮绣衣使,不但不干活,还敢侮辱他一城太守!
  强忍怒火,高文陆看向身侧,“石将军,我会再度禀报郡守!现在此事,你怎么看?”
  石兴错,依然身披黑水重甲,却未带着铁盔铁面,露出那张年轻而冷漠的脸孔。
  “宋骑将竟是真正的送碑使……所以,此事或可推断,是某些宗门大能想要抢夺太古第一碑的拓文!”
  “这、这已经不是本太守能够处理的事情了,石将军你说……”
  “黑水骑自有处理。”石兴错扬起手掌,打断高文陆的话,眼神冰冷如铁。
  至于那被高天裳和赵元尘暗中安排想要今日吊到城门的秦隐,他则是想都没想过。
  这种蝼蚁,不够资格进入他的视线。
  真要去想,那也是和铁卫们一同被卷成了血泥。
  重兵封城,消息却不胫而走。
  南郡之南,始有照月境大修行者现身,前往鱼梁。
  这一方天地,终于沸腾。
  ……
  ……
  痛,全身僵硬。
  冷。
  腹中饥饿。
  我、还活着?!
  秦隐猛地睁开眼睛,想要起身,然而肋下剧痛让他根本调动不起那些肌肉,整个人保持着一个靠坐的姿态。
  半山,竹舍。
  星垂阔野。
  窗外山风细吹,溪水潺潺。
  “我……没死……”
  似喉咙被强行挤压而发出的沙哑之声传出。
  秦隐低头,看着自己全身仍是衣着褴褛,伤痕依旧,却感觉陌生无比。
  “不,你已经死了。”
  “生死无妄丹,天阶下品,即死之人可续生机十二时辰。”
  淡淡的声音从侧面响起,白须白衣的孙吾刀负手走来。
  当褪去那市井匠人的伪装之后,这名老者目光中透出的是阅过岁月与生死的深邃,还有那对生命的漠视。
  “是不是感到很冷,再感受下你的心脏,它还跳动吗?”
  秦隐默然,他确实没有感受到心脏的跳动,取而代之的是胸骨正中,至阳穴位内……有一股正在强行不断收缩挤压全身血液的力量。
  至阴飓飓,至阳赫赫,两者成和,万物生焉。
  当年习遍武学,这其中至要他自然记得清楚。
  秦隐眼中古井无波,平静抬头,“现在过了几个时辰?”
  “十一。”
  孙吾刀低头俯视秦隐,声音飘渺而淡漠,“最后一个时辰,打通至阳与心室之路,你便可闯过生死玄关。”
  “如何打通?”秦隐的声音沙哑僵硬,但这四字之后透出的意志却是坚决如铁。
  执念不尽,他绝不死!
  “踏上修行之路。”孙吾刀一句话,如石破惊天。
  秦隐猛然昂首!
  瞳孔中第一次闪过不可置信,目光耀动。
  “我可以修行!?”
  “老夫有一法,旁人不可,你可。”
  “请授我此法!”
  秦隐牙齿咬合之间咯吱作响,纵然全身剧痛,纵然关节僵硬如木偶。
  但秦隐却以莫大意志向后重重一靠,体内传来骨骼与肌肉强行扭曲的牙酸之声,竟借力生生挺起!
  孙吾刀打量秦隐,宛如一名木工雕刻前在静静欣赏着一块绝世好料。
  屋外,风拂过竹叶,山林作响。
  屋内,灯火跃动。
  孙吾刀右手两指并拢,轻轻竖起。
  一刹那,三丈之内,如死安寂。
  风声、水声、虫鸣、鸟叫,全都消失不见。
  肉眼可见的,丝丝乳白灵力,似水似雾,从四面八方凭空抽出,凝聚于指尖。
  最终凝实为一柄寸长小刀。
  天地威压,尽聚于此。
  在秦隐眼中,那刀的锋芒,足以刺穿灵魂!
  “你不是一直喊我孙木匠吗?”
  “老夫姓孙,也确实是个木匠。不过在于是以朽木为木,还是以这山峦天地为木的区别而已。”
  “昔日圣人衍造化,封绝天地。老夫以人作诸天,自闭五感,重归混沌无窍之态,凭三甲子创此功,名《太一纹天录》。”
  淡淡的声音中,孙吾刀手指缓缓放下,指尖遥对秦隐。
  刀芒,灵力威压涌动如天塌。
  竹舍内,声音回荡,威严厚重如山峦。
  “这是一条螳螂奋臂、飞蛾扑火、披荆斩棘之路。非大坚忍、大毅力者不可为。”
  “此功引天地灵力为刀,以己身为木!修成之后,三千灵脉,将皆由你刻!自此你命如野火,生死不测于天。”
  “你所踏过的路,将是一条别人从未走过的路。”
  “只要在这最后一个时辰,能承受住这百刃刺心之痛。”
  “秦隐。老夫问你!你可敢为?”
  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
  秦隐仰头,看着那须发怒张的老匠人,那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个越来越张狂放肆的笑容。
  笑声里是那一如既往、不曾消逝的……
  气吞山河万里的豪迈。
  “区区小痛,又安能撼我心中玄铁!”
  孙吾刀眼皮轻轻撑开,目光深邃如星辰。
  “这通天之下,我已布火种四八,你将是最后一个!莫让老夫失望!”
  二指灵刃,刹那间刺入秦隐胸骨正中。
  咯吱。
  骨裂之声与呼啸狂风同时涌起。
  以指尖为中心,四面八方,天地灵力开始疯狂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