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51章 指尖寸芒

第51章 指尖寸芒


  烈日当空,虫鸣起伏。
  两百里外,星罗江畔宗门早已人影绰绰。
  而这处无名青山之上,却依然风景绮丽,无人涉足。
  天现异象于南郡之南,但谁能想到真正的起因之处却在两百里之外……
  半山腰,青竹缭乱,溪水潺潺。
  那间精致的竹舍内,香炉烟雾早已燃尽。
  一名少年躺在地上,全身衣衫尽是血痂。
  肥胖的红雀叼着鲜翠欲滴的果子悬在少年嘴上,努力咬合果子让汁液流入少年口中。
  那小眼之中满是恐惧,却又满是坚决。
  天知道那个老头究竟是哪儿来的。
  那是……神仙啊。
  那种力量,仰首间天机蔽绝,挥手间化雨成箭,在唤醒秦隐之前,仅仅一眼就将堂堂毕方大人吓晕过去了。
  要在平日,它早就跑到不知几百里外躲起来。
  但一看到竹舍中那鼻息尚存的少年,毕方脑海中的逃跑念头就被生生压下。
  生生顶着孙吾刀的威压,护在秦隐身旁。
  “那个老东西那么有本事,他能救你,你一定不会死。”
  口中的果子挤干了,毕方复又叼起一颗虹露果,这在往日里灵力充沛它最馋的零食,今日也没了胃口。
  “秦隐……秦隐……你他娘的给爷醒醒!”
  那双小眼中满是焦急。
  突然,少年抿了抿嘴,浸润到口中的鲜美果汁顺着喉咙流入胸腔、腹腔之中。
  那淡淡的凉意瞬间让少年的意识开始清醒。
  沙哑的喘息声开始轻轻传出。
  毕方的眼睛瞪圆了,瞬间激动的将果子甩到一旁,翅膀扑棱棱挥起,照着秦隐的脸就拼命扇下去。
  “快醒醒,爷在这,你还记得爷是谁吗!”
  啪、啪、啪!
  翅膀与肉脸交击,一下下作响。
  秦隐刚感觉到喉咙中的清凉,紧接着就察觉到有人在拼命扇他的脸!
  于是,他睁开眼睛。
  眼神里,那团肥肥的红雀猛地顿住,小眼瞪圆。
  紧接着若无其事的将翅膀放下,关切问道:“你醒啦?”
  “刚刚你在扇我……”秦隐的意识迅速清醒,飞快的将四周情况扫入眼帘。
  “我没有!”毕方已经将翅膀背到身后,“喂了四个虹露果你才醒,爷是在救你!”
  “咳……”
  秦隐剧烈的咳嗽一声,手掌下意识的按住自己胸口,然后他就愣住了。
  因为他记得自己的左肩在之前已经被黑水骑石兴错一枪抽的塌陷,而现在,关节环转之间……毫无阻隔。
  肋下……
  嘶。
  秦隐倒吸一口凉气。
  他直接按入了伤口之中。
  但是伤口却明显比先前小了一圈,而且已经不是贯穿伤!
  浑身剧痛。
  秦隐撑着身躯摇摇晃晃站起,手臂上那斑驳的血痂自然映入眼帘。
  夏日里,山间清凉的风吹入口鼻。
  昏迷前最后一刻的场景,被彻底忆起。
  那刻骨铭心的痛,和势必杀尔的仇…
  全都忆起!!
  ——咯吱。
  令人牙酸的扭曲声中。
  秦隐右手五指直接扣入窗框,将那根粗毛竹生生捏扁!
  当少年再回首时,毕方眼中的秦隐,又回到了那熟悉的冷静到令人发指的状态。
  “我昏睡了多久?”
  “爷……不知道,昨夜本圣尊也小憩过去了,那会亥时到现在辰时,大概五个时辰吧……”毕方支支吾吾的,绝不会承认它昨夜比秦隐晕的可早。
  “孙吾刀呢?”
  “你说那个老神……唔,老头?不知道!爷也就比你早醒一个时辰,早没人影了。不过看你鼻息尚存,就知道他一定是救了你。他怎么救了你?昨日你的生机明明已经禁绝,今日却已身躯温热,鼻息恢复。”
  “他怎么救了我……”秦隐的眼皮垂下,双手抬起,五指伸开。
  掌心脉络清晰。
  两只手掌依然如磐石般,不曾颤动分毫!
  而且相比以往,他全身上下,多了一种“气”在流动的感觉。
  那种感觉,曾经无比熟悉。
  “他传了我一门功法。”少年声音平静而低沉,十指森然握拳。
  “何等功法,竟能让死气尽去!?”毕方惊奇问道。
  “一门开我全身窍穴,让我踏入修行之路的功法。”秦隐睁开眼睛,瞳孔之中,锋芒毕露。
  这一刻,毕方仿佛看到一柄蒙尘宝刀终于出鞘。
  刀光凛冽刺骨!
  它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紧接着就不可置信的高喊道:“不可能,这世上天生窍穴断绝之人,绝无可能再踏修行之路。当今,甚至追溯千百年前都是闻所未闻!”
  然而秦隐仅仅是抬起头,伸出右手,平缓张开,“你以灵力再探。”
  毕方扑棱棱飞落到秦隐掌心,抬头看了少年一眼,而后低头,鸟喙之处瞬间泛起淡淡的红色气浪。
  鸟喙啄下,喙尖见血,将那它独有的赤炎灵力打入秦隐体内。
  仅仅两息之后,毕方脑后的绒毛竟尽数炸起。
  它骇然抬头,看着那全身毛孔都开始涌出温热灵气的秦隐。
  少年平伸的手臂不曾颤动分毫,眼神依然是平静而冷酷。
  这只往日里动辄吹嘘自己眼界天下无双的肥鸟,此刻全身都在颤抖。
  “毫无粘滞牵连之感,我的火灵之力仅仅在两息间便流转你的全身,甚至比常人还要快上五分!!”
  那自秦隐头顶蒸腾而起,却又悄然消散的淡淡血气,在毕方眼中,却完全是另一个景象。
  它激动的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过心腔至百会大穴,火灵自发梢出……回转间途经昆仑、神庭、风池、人迎所有大穴……”
  “你的气血流动是何等的通畅无阻!!”
  “天生顽体,百脉闭塞,一窍不通……一夜之间,窍穴尽开。这究竟、究竟是何等逆天之功!”
  “普天之下,自古至今万载,从无人可逆天而行。”
  毕方飞起,哆哆嗦嗦的吐出一大串话,甚至接下来都有着胡言乱语的倾向,但是它眼中的欢喜,却是从未减退半分,反而愈来愈盛,语言也越来越激动。
  “然你的顽体却不仅仅指天生窍穴,你若能够重踏修行之路,还必须经历一步,那就是引灵入体。”
  “这最关键的一步,你该如何解决??那个老家伙不可能每次都为你以逆天之力灌灵入体,让你感悟。”
  ……
  秦隐静静的看着毕方,直至后者一个激灵迅速冷静下来,“你干嘛这么看爷?”
  “于我临死境时不退,可为生死之交,雨夜,多谢。”
  短短一句话,却带着身为男人那份铮铮傲骨、说一不二的气势。
  濒死时,毕方不离不弃,这份情他秦隐承了。
  还没等毕方矫情,下一句,便彻底将它注意力彻底拉来。
  “此功,名《太一纹天录》。”
  秦隐右手两指并拢,竖起,视线平静的落到那指尖之上。
  脑海深处那老木匠刻下的诸天星辰图录宛若活过来一般,他自身的全身血肉经络开始清晰浮现于脑海。
  心脏之中,那颗最后贯穿生死玄关的灵力种子,开始悄然流转,溢向手臂。
  一道不过寸长、细如毛发的白色灵针。
  森然浮出。
  毕方一个激灵,猛地闭上眼睛。
  因为,这一刻它似乎感觉到了当初被琅琊匕所指眉心时的刺痛!
  那是,足以洞穿灵魂的锋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