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52章 无双

第52章 无双


  白雾于指尖若隐若现。
  说是灵力束形,但秦隐却只是窍穴终开,自身并无半点灵力,根本不是灵修者怎可用此灵力。
  而且最让毕方感到心惊的是。
  那根“针”,吞吐间锋芒毕露,身虽渺小,却隐隐有着和天道抗争之势!
  所以它还是问出了那句自然而然的话。
  “这是何物?”
  “刀。”秦隐看着那根针,“一把能让我引灵入体,真正踏上修行之路的……刻刀。”
  “什么,刻刀?”毕方有些发蒙,它是不是听错了。
  秦隐脑海中那以星空为卷,以灵力为刀,以无上之功雕下的《太一纹天录》,此刻字字浮现,熠熠生辉。
  “以天地灵力为刀,以己身为木,可刻灵脉三千!”
  声若洪钟大吕,映着少年桀骜。
  盘膝而坐,秦隐左手握拳直接露出青筋隐现,血痂满布的手臂。
  “你要干什么?刚苏醒就要尝试如此虎狼之功?你疯了吗!”毕方惊骇间大声咆哮道。
  然而秦隐的嘴角却咧起一个悍然的弧度,目光扫过青山远处。
  天涯无垠。
  视线重落回那寸长、细如发丝的【太一心刀】之上。
  “赶早不如凑巧,既然我活过来了,为何不试?这贼老天,我秦隐能赢三次,那就还能再赢三百、三千次!”这一刻秦隐心若玄铁,声如金石。
  话音落下,秦隐在毕方惊骇的眼神中,两指猛地折向自己的左臂。
  当指尖点在左腕的一瞬,他全身青筋顿时爆凸,盘坐的身形挺得笔直,面孔瞬间充血。
  狰狞模样,宛如受万箭穿心之苦。
  寸长心刀尽数没入左腕,一条大筋直接绷出狰狞如蟒。
  毕方震撼到张大嘴巴。
  因为它看到秦隐的指尖抵着青筋每前进半分,那大筋都如受伤之蟒在疯狂蠕动挣扎,只要随意偏离丁点,那青筋便可脱手断裂崩出,手臂彻底废掉!
  然而秦隐无论是右手两指,还是横伸左臂,却都如铜铸一般不颤分毫。
  寸长灵刀没入手腕,诡异不见血。
  将疯狂暴动的血液倒逼回心室。
  那种剧痛,一如钝刀刺心之痛,足以让任何一人痛至休克。
  这场景,仅仅看去,就知道何等剧痛了。
  毕方终于看到了秦隐昨夜以身受神功的可怖场景。
  它也终于看到了秦隐的意志……究竟有何等之强!!
  那是让它头皮发麻、浑身战栗,厚重足以超越山峦的坚韧。
  “孙吾刀为我开窍穴,续经脉,埋灵刀。我只需在这血肉经络中刻出三千灵脉,便自然气旋大成。区区痛楚而已……”
  秦隐声音沙哑如金铁摩擦,一字一句,犹如斧凿。
  “能奈、我何!!?”
  山林风声寂。
  少年心如铁。
  恐怕孙吾刀都没有想到,这最后一颗火种,竟燃起的如此迅捷,如此暴烈昂扬。
  秦隐汗出如浆,然身若山峦,不动不摇!
  在脑海深处,《太一纹天录》勾勒出的人体经络图上,一条清晰的血线渐渐浮现于他的左臂。
  那是以太一心刀在血脉中,一寸一寸凿出的……灵脉!
  以心刀破石体,分血肉,然后在灵力的洗刷之下,终固化成灵脉!
  秦隐的目光中再无其他。
  坐忘收心,定于虚无,超凡脱俗。
  在以心为眼看到的那个寂静世界里。
  钟灵毓秀之地,点点白色微光浮于周身,如雪花纷纷扬扬而落。
  秦隐脑海中开始自然浮起太一纹天录中的种种口诀。
  晦涩难懂的文字开始浮起、旋转、扩大,撞入脑海,化作积淀的知识。
  而他的心中,自然浮起对天地灵力与己身灵脉修行的明悟。
  灵脉就像这遍布秀美山川的无数江河,在人体内运输气血,传导灵气,滋润四肢百骸。
  而所谓修行,就是不断疏通河道,保持河道两岸土地的肥沃,同时又不让器满则溢。
  最终令身体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生生不息。
  ……
  太一心刀刻出的灵脉狭窄到只有一隙,正如在本无河道的旱路上刻出的凿出沟渠。
  而他要做的就是在挖出沟渠之后,强行引导代表水源的天地灵力……
  去冲刷、挤压、拓宽!
  最终将这“沟渠”冲刷成汪洋河道!
  ……
  天无绝人之路……
  而这就是孙木匠给我秦隐开的通天之道!
  脑海深处,秦隐的斗志这一刻炽烈燃烧。
  【这一世我终可重见自己】!
  引灵入体!
  如刀锋般凛冽的意志这一刻直面天地。
  秦隐向着天地灵力发出了那近乎疯狂的渴求与执念。
  那是最为纯粹的意念。
  那也是最被灵力认可的意念。
  所以也就在这一刻,有微光自四面八方而来,如旋涡般汇入左腕神门穴,当光芒越来越亮之际,那股灵力猛地冲入那以心刀凿出的细微之络。
  痛!
  刺入骨髓的痛,生生分离血肉的痛!
  但是这一刻的秦隐只想放声大笑。
  因为,他看到了那股灵力随着自己意念的催动,开始在那血肉模糊的脉络中披荆斩棘。
  灵力一层层冲刷血肉,正如孙吾刀所说。
  朽木碎后尽是璞玉!
  他“看”到了自己的灵脉开始被拓宽、加固!
  他“看”到了灵力随着自己的刻刀一路直达左肩下极泉穴!
  第一灵脉——
  终成!
  左臂大筋滚动骤停。
  双指离开左腕。
  周身三尺之内尽是渗下的汗液。
  在毕方震撼的眼神中,秦隐双瞳焦距归复后平静看向它。
  “这第一条灵脉,已凿于手少阴心经。”
  毕方艰涩的咽了一口唾沫。
  它已经说不出话来。
  直至此刻,它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老头,会选上秦隐。
  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天纵之姿,而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少年,有着他娘的连天人都不曾有的——无双意志!!
  秦隐从始至终,需要的只是一条踏入修行的路啊!
  “我说这太一纹天录……真的就是用特殊的灵力刻刀,一下一下将灵脉凿出来吗?要知道三百灵脉才能凝成一气旋,三千灵脉才能入江河境啊!而江河之上还有观海,还有照月。难道都能刻出来吗?这个功法难道没有极限吗?”
  “能否刻出,不试试怎么知道?”秦隐平静答道。
  “至于极限我不知道……”他的目光垂下落在自己的双手之上,嘴角咧起一道冷酷的弧度。
  “我只知道,除非我死,绝不停步!”
  无论前行之路何等艰难坎坷,死不驻足。
  少年抬首,尽显峥嵘。
  “咕嘟。”
  毕方用力吞咽了一口唾沫,敬畏的看着秦隐,激动的浑身发抖。
  它张开嘴想要对秦隐说什么,但话到嘴边时却变成了另一番话。
  “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秦隐起身,推开竹舍门窗,山风拂面。
  “刻出左臂少阴心经三百灵脉,入气旋境。”
  “遍寻功法,铸气旋八重。”
  毕方扯起脖子继续追问:“而后呢?”
  “而后……”
  秦隐眺望山外旷野,声音冷冽,“归鱼梁,斩赵元尘,杀黑水骑石兴错!”
  大丈夫行于世间!
  自当持刀奋怒。
  有仇必血!
  ***
  PS:弱弱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