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53章 今日我入气旋!

第53章 今日我入气旋!


  天生绝灵石体,却被刻出一条灵脉。
  这无疑是对天道的莫大讽刺!
  秦隐冷冽的目光重新看向自己的左臂。
  只是刻一脉用了两个时辰,那成就一气旋的三百灵脉……
  却绝不会是六百个时辰!
  因为雕刻,从来都是个技术活。
  而技术活,却有着一个共同点。
  ——熟能生巧!
  秦隐摸了摸腰后,琅琊匕依然被紧紧束着。
  又回看了一眼这竹庐之内空荡荡,径直转身走。
  “我们走。”
  “去哪儿?是要先回鸡鸣村看一眼吗。”毕方猜测道。
  “事发已过四日,此时回去必然耽搁。”秦隐的脚步根本没有停留,眉目中一片冷漠。
  血仇已结,心中早已做好最坏打算。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离开竹庐,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本圣尊也觉得是,只不过担心你这小身板扛不住就寻思晚两日再说。”毕方叨叨着飞起,嘴上犹不肯认输。
  “无妨。”
  “那我们去哪儿?”
  “避入竹林。”
  秦隐大步迈入竹林之中,身影终于消失不见。
  “耍你鸟爷?这有区别吗?”毕方一脸懵逼,“那不还是在这山上吗?”
  “哎,你等等我!”
  肥雀拍打翅膀连忙跟上。
  ……
  ……
  一下午的时间,秦隐随手采了两个野果充饥,便直接走遍了半山腰。
  最终寻得一处挡在短瀑之后的山洞。
  刚踏入时,四周青苔滑腻,显得有些阴冷。
  但是往内走了十几步后便开始干燥起来。
  捡拾的枯竹被秦隐扔下,然后便盘膝坐下,脑后靠在洞壁之上,闭目休息。
  而几步之外,毕方正趴在地上,艰难的用翅膀拖行身躯,一点点挪动。
  老毕方哀伤而绝望的目光看向那冷酷的少年。
  “爷……快……死了……又冷、又虚弱……”
  “开饭了。”秦隐淡淡开口。
  “哦。”毕方直接站起来,美滋滋的跑过来,亮晶晶的小眼凑到秦隐面前。
  秦隐依旧没有睁眼,仅仅是随手从腰间的布囊中扔出几个青果。
  “竹果?爷跟你出生入死,你就让爷吃这个!?”
  毕方看到那带着尖儿的青果子,顿时怒了。
  “这玩意汁水又黏又糯,吃一口能憋死爷,爷打死都不吃这东西的!”
  秦隐睁开眼睛,突然抽出琅琊匕,吓得毕方一个激灵闭上嘴巴,但片刻之后恼羞成怒道:
  “你、你要作甚!爷不吃!你就是砍了爷……也不吃!”
  然而秦隐根本没有理他,而是叹了一口气,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毕方。
  “你真不吃?”
  “你自己都不吃,你凭甚让爷吃!”毕方羽毛都炸起来了,那果子啄上一口,粘稠的汁液直接就能糊住喉咙。
  说完之后毕方羽毛扑棱着飞到那团枯枝上将脑袋埋在羽毛里,生着闷气不理会秦隐。
  而秦隐则颇为耐心的将竹果切开,捏了两块走出洞穴。
  半个时辰过后,毕方收紧的羽毛已经松开,甚至都打起了呼噜。
  秦隐双手各提着两只肥硕的黑影走回洞穴,丢到旁边天然的石臼里。
  吱吱的惊恐叫声先是响起了一阵,很快便因为少年丢进几块竹果后消失。
  沙沙的啃噬声开始浮起。
  毕方陡然惊起,待看到石臼里的生物后,鸟喙都气的开始哆嗦。
  “有爷这种堂堂圣尊陪你……你竟然还想养宠物?好哇,那竹果爷说不吃,你竟然转身喂了这些肥物。”
  “爷你都养不起了,你还养这肥硕的竹鼠!?”
  毕方激动起来全身都开始泛着火星。
  “借个火……好嘞。”秦隐看着伸过去的枯枝被引燃,满意的笑了。
  ……
  噼啪。
  篝火燃起。
  秦隐将琅琊匕在水潭涮了涮,从石臼中揪出一只肥物。
  正在啃噬竹果的肥物僵住,前爪犹自抱着竹果,黑亮的小眼茫然看向秦隐。
  秦隐打量着它,满意的点点头。
  毕方一脸懵逼的看着秦隐一把将那肥物摔死。
  然后熟练的开膛破肚,清洗,抹盐石……
  燃烧的篝火中,青竹与肉的香味混在一起,泛着诱人的清香浮出。
  “秦隐,你在烤什么?”红雀子呆滞的问着。
  “烤竹鼠啊。”秦隐又将竹排翻了个过,保证两面均匀受火。
  毕方瞪圆眼睛,“竹鼠那么可爱你怎么能吃它呢。”
  “它受伤了啊,活不长了。”秦隐理所当然的说道,“前腿都被咬伤了。”
  毕方:“……”
  它刚才可是看到这只竹鼠吃果子可欢实了,怎么像受伤的样子。
  这只竹鼠!嗯……
  两面焦黄,脂油都滴出来了。
  “咕嘟~”
  毕方若无其事的跳到旁边的石头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翻滚的肉排。
  胖雀吞咽了口唾沫。
  “……多放点盐,我口重。”
  秦隐似笑非笑的眼神望去,毕方老脸一红,只是天生烈羽看不出半点异样。
  烤肉滋滋发出声响,一滴热油顺着饱满的肌肉纹路慢慢滑下,滴落在竹炭上。
  泛起的清香,令人心醉。
  一刻之后……
  毕方吐出一根被啄得干干净净的骨头,挺着自己撑圆的肚子躺在石头上,眯起的小眼里满是惬意,悠悠的看着被火光映红的洞顶。
  “真香……”
  “剩下那三只什么时候打架?”
  毕方忽然转头很正式的问道。
  秦隐正在刻印第二灵脉的手指一顿,险些废掉左臂。
  ……
  ……
  接下来的日子,秦隐径直进入忘我修行状态。
  而毕方也有了鸟生目标,那就是衔着竹果督促捉来的竹鼠打架。
  “唉,又伤了一只,都瘸了,肯定不行了。”
  ……
  “这只,还没打就中暑了。”毕方啧啧的感叹,根本不管这洞穴里压根就没阳光。
  ……
  “这只,唔……它太丑了,肯定不想活了,秦隐我们还是吃了它吧。”
  ……
  “今日……这方圆十里的竹鼠都没了。”
  毕方一脸无辜的看着秦隐。
  这已经是它们隐入竹林的第十七天。
  毕方都快把竹鼠的祖坟刨出来了。
  秦隐则是入魔一般,除了每日三餐会准时进食,其余的时间全都在修炼!
  不分昼夜,甚至累了都是以盘坐法恢复精力。
  当秦隐此时睁开眼睛的一瞬。
  有烈焰之影于瞳孔深处闪过,头顶更是有一股热浪腾起。
  毕方没注意到这异象,却本能的感觉有些亲切,不过山洞里都是竹木燃烧时腾起的温热,毕方根本没有多想。“你……”毕方刚刚开口。
  秦隐左手五指猛地一捏。
  左臂肌肉坟起间,丝丝白线在肌肤间若隐若现。
  一道清脆的气爆声陡然响起!
  毕方瞪圆了眼睛。
  这声音……
  它张大了嘴巴,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秦隐此刻,只感觉左臂之中,灵力奔涌,气血激荡。
  五指握拳,转身一击。
  轰!
  半臂没入青岩。
  脑海深处观想出的……那尊遍布火鸟图纹的……三足圆鼎终于消散!
  视线与意识回归现实。
  秦隐嘴唇翕动,十七天里未说过一字的干涸喉咙里,终于传出宛若金铁摩擦的沙哑之声。
  “三百灵脉尽刻于身。今日,我入气旋!”
  十七日戮心之苦,秦隐身形消瘦了整整一圈,但目光却如出鞘之刃,尽是锋芒。
  《太一纹天录》,那个老木匠究竟创了一门何等逆天之功!
  当秦隐按着毕方所授【炎火绝】的火鼎观想图刻下这第一气旋之后,心念电转间,手臂内就腾起烈火灼烧之意。
  虽然远没有识海火鼎的通天造化只能,但他有强烈的预感,只要将灵脉按照此功运行路线逐渐凿刻于身,随着灵脉线路与气旋的增加,此功将……自然大成!
  仅仅凝铸一气旋,便能够窥探到此法逆天之处。
  这如何不让他心神激荡。
  毕方眼中同样泛起激动,鸟喙大张:
  “秦——”
  ——轰!
  一声巨响。
  这一次,秦隐与毕方同时回首。
  因为这声音,是从洞外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