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54章 这笔生意,愿否?

第54章 这笔生意,愿否?


  秦隐将手指竖在唇边,示意安静。
  为了伪装洞穴他甚至将整株的青藤移植过来,而每日的篝火也只燃片刻,炭灰更是单独处理。
  所谓的陷阱,对于修行者来说,不但没有作用,反而会暴露自己的存在。
  现在,如果他不出声,对方发现自己的几率并不会很大。
  毕方的眼神也冷静下来,点点头,悄无声息的随秦隐一同走向洞口。
  身躯紧紧贴在洞穴的内壁之上,视线透过哗哗不断的短瀑和茂密的藤叶,看到斑驳竹影间,堆积的腐叶被冲开腾起,一道身着夜行衣的身影趴在地上,整个人似气息全无,背后一道剑伤鲜血汩汩流出。
  眼见就是死了。
  空中两道箭射之声传来,两道穿着靛蓝云纹劲装的男子从林间穿出,重重落步。
  头发梳在脑后,腰间佩剑挂玉,看上去着实气度不凡。
  “怎么不跑了?”
  “哼,刺杀建江城守,本还轮不到我等出手,但你惊了九江郡主的车驾,那就是找死。”
  言语之间,已然点出两人身份,天武王朝九江郡主的护卫。
  看着远处的那具夜行衣尸体,那人手中似乎还握着一块玉佩。
  那是……
  两人眉头蹙起,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腾空而起,手中佩剑掷出,灵力附着之下如流星赶月,瞬间刺穿夜行人尸体的后心。
  尸体依旧纹丝不动。
  那人这才安心落到一旁,看向自己同伴,“过来吧。”
  “史方,你小心过头了。那人的腰椎都被我等打断,又从这十丈高的悬崖衰落,不死才怪。”另一名同伴摇摇头,直感觉没必要。
  “这玉佩流苏……莫不是郡主之物?”
  两人视线落在露出的玉佩一角时,陡然一惊。
  连忙出手去拿。
  然而暗中看到这一切的秦隐此刻却眯起眼睛,瞳孔中露出寒光。
  那夜行人真是能够忍耐,玉佩分明就是在对方落地之前故意露出来的。
  不论夜行人死没死,这两人绝对好过不了。
  江河之声这一刻在竹林沙沙的风间绽起,两人心中同时发寒,大呼不妙。
  “他不是气旋十重,他是江河境!!”
  两人周身有同样的灵力江河涌动之声响起,惊惧间想要腾身起开。
  然而这一刻趴在地上的“尸体”,双掌猛地翻开。
  刷刷!
  两只无尾袖箭猛地射出。
  两人挥剑想要格挡,但这袖箭射出的速度太快了,而且锋利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只见剑锋边缘瞬间崩出火星,两道白练霎时穿透两人喉咙,笔直划过竹林,切断竹枝最终没入山岩,只留下一对漆黑不见底的深洞。
  两人目光中所有神色都凝固住,用力捂住自己喉咙却阻挡不住那贯穿向两侧喷出的鲜血。
  噗通。
  夜行人身前,多了两具尸体。
  而他本人,则终于努力仰起一点头。
  剧烈的咳出一大口血来。
  露出中年人的脸孔,眼中一片黯淡。
  先前劲装男人在他身后钉下的长剑,致死伤。
  不过能在死前拉了两个垫背的,已不算亏。
  他唯一后悔之事,是本已刺杀完毕,却在遁走时因贪心夺下一名宫装少女的玉佩。
  谁曾想,那宫装少女竟是九江郡主!!
  ……
  咯吱、咯吱。
  耳畔传来碎石被碾动的声音,夜行人生生忍住再次咳血的冲动,右手死死抓着地上碎石,声音低吼。
  “谁!!?”
  “无需误会,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咚的一声巨响,那烟尘震得夜行人忍着剧痛看去。
  一块半人高的岩石被扔在他身侧三丈之外,声音就是从那后面传来的。
  这情形差点让他一口血昏死过去。
  好强的心机!
  自己濒死在即,竟然还如此防范。
  秦隐靠在巨石后方,正对着空气开口。
  刚刚那两名劲装男子的错误,就摆在眼前。
  言语之中早就表明这人的刺客身份,天知道还有没有其他手段。
  而命硬无比的毕方,则是扯着脖子露出一个通红的鸟头观察那人。
  “秦隐,那家伙快死了,灵力都开始由内向外溃散了。”
  还有一人?
  只感觉阵阵晕眩的夜行人也顿觉惊悚。
  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感知到另外一人啊。
  听到毕方的汇报,秦隐点点头,没多做思考便继续平静开口:“我在此地避险,偶遇此事。不用想着我能救你,我自己也身受重伤。我出来,只是想问一句,你有没有东西能留给我。”
  噗!
  一口血雾喷出的声音。
  毕方急忙回头,“别刺激他,他随时要死。”
  “你若有东西能留给我,那我可以保证你死后会为你收尸安葬,让你免受山鹭叼啄与烈日曝晒之罪,这处竹山也算钟灵毓秀之地。愿否?”少年的语言没有丝毫的波动,但越是这样平静才越令人可信。
  “呵……我薛钱一生杀人无数,本以为会曝死于此……没想到还能碰到肯收尸的人。”夜行人目光中的戒备消退,他说话的功夫里血沫已经开始从齿缝间溢出。
  “你年龄不大……但这生意,我应了。”
  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夜行人已经无力继续保持昂头的姿态,他的鼻腔口腔贴在碎石上,气息奄奄道:“我本名薛钱,一生爱财……乃永夜刺客,自号“猎金”,佩银牌……咳、咳!”
  “我死后身牌若归还永夜可兑中灵铢一枚……亦可提我头去各郡官府兑金十锭。”
  “玉佩一枚,价值不菲,可赠予你。”
  “追星腿法一册,贴于右衫内袋,你且取走。”
  说到这里,薛钱挣扎着又喘了一口气,执念令他继续讲道:
  “本命所学袖里白虹,恕…无书册记载。”
  “腰后铜钱十二枚,亡妻所缝…请与我合葬。”
  说完之后,他的视线已经开始灰暗,连阳光都无法见到,他努力的想要听到那最后一声应诺。
  “可。”秦隐起身,看着那即将死去的夜行人薛钱,“我秦隐一生,言出必行。”
  “谢、了……”
  终于等到那道铿锵的应诺,薛钱的脸上浮出一个艰难的笑容,气息终无。
  死前的最后一刻,他是心怀感激的。
  短瀑落于水潭,汇聚成溪。
  此间区域再度只剩下竹叶沙沙摩擦与流水之声。
  一息、两息……
  毕方忍不住飞去落在薛钱背上,赤羽点了一下尸体后抬头,“死透了。你真要给他收尸啊?”
  “一诺千金。”
  秦隐走向薛钱的尸体,先用手按在了对方的后腰。
  薛钱交易的六句话,他最看重最后一句。
  十二枚被细麻串在一起的铜钱叠在一起,每一枚上都刻着同样的蝇头小楷。
  【盼君归家】。
  刻的纹路已经有了年头,少说七八年,铜钱被磨的光亮。
  薛钱没有说谎。
  那么他自然可以开始履行承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