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56章 世上唯勇者无疆

第56章 世上唯勇者无疆


  乡间小路本就狭窄,一侧土丘一侧稻田。
  晨间路旁泥泞,通行不便。
  少年抬头,平静的视线里,有四名男子,勾肩搭背。
  同样的犀角劲装,两人佩刀,一人佩剑,而另一人……
  则用一只浑浊的白眼珠看着前方,一跛一跛的前行。
  视线相交时,四人俱是一愣,似乎在讶异在此地还能遇到乡间少年。
  最外侧的那名大汉看了秦隐一眼,便若无其事的摆手,“小子,给大爷们让开。”
  秦隐垂下眼皮,立到一旁。
  几人嘻嘻哈哈笑着走过。
  但若有人在这四人正前方仔细看去,却能看到当双方即将错身而过时,这四人的眼皮在轻轻抖动。
  走在最内侧的那名瞎眼跛子轻轻伸出右手,比出一个手势,大拇指向着后方轻轻努了努。
  另外三人同时微不可察的点头。
  走在最外侧的那人右手已经悄然握住腰侧刀柄。
  呼吸这一刻也开始轻轻屏住。
  还真他妈邪门了!
  那个少年化成灰都认识,因为他们几人就是高天裳的跟班,当日就在芙蓉巷!
  主子可以不在意,但当下人的早就记住秦隐的长相。
  眼皮抖动,那是心惊的。
  因为那个小子,竟然……没死!
  当日都被骑枪捅穿了肋下,怎么会不死。
  不过,这也代表着一份天大功劳摆在面前。
  只要将那小子抓回去,芙蓉巷雨夜之事,就可以一清二楚了。
  咕嘟……
  董成轻轻咽了一口唾沫。
  他站在最外侧,距离秦隐最近。
  眼中炽烈越来越盛。
  只要反手一刀,将那少年砍翻,那天大功劳就是……
  董成眼神瞬间冷冽,五指握刀猛地一抽,顿步拧身。
  整个过程他未发一言。
  就为了下一刀的偷袭!
  长刀已经抽出,冷冽刀锋在晨辉下绽放光芒。
  功劳是他董成的!
  转身间,他的眼角余光扫到一双……冷漠的眼睛。
  噗。
  一声闷响。
  另外依然保持如常前行的三人同时蹙眉。
  这声音……不对啊。
  三人眼神一惊,同时侧首。
  只见董成提着刀,双眼茫然看向前方。
  一柄匕首早已从他的喉咙之内反向透出,刃尖染满鲜血。
  “草!”
  “小崽子偷袭!”
  “他只是普通练家子,兄弟们抽刀。”
  距离董成最近的第二人董浪高喊一声,已经拧身抽刀砍下。
  秦隐目光如鹰隼凝起,身形微侧。
  右脚垫步,身形跟进间,腰与胯合,力从内发。
  左脚崩起如刀,寸步间重踏对方用于撑身的小腿骨,
  戳脚之路,尽是杀招。
  咔!
  脚踏处如石裂。
  一声凄厉的惨叫,第二人左腿霎时倒折,森森白骨刺出血肉。
  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一歪。
  插于董成脖颈的琅琊匕则被反手抽出,一个轻轻的弧度带起自下而上,闪电般正中第二人心窝。
  噗!
  锯齿刀背在巨力之下贯入胸腔。
  心脏刹那爆裂。
  刺入拔出不过一瞬。
  董浪瞪大眼睛,茫然落地。
  少年那冷漠而平静的眼神,正式现于最后两人面前。
  “杀!”
  暴喝声中。
  第三人剑吐如蛇,第四人那跛脚露出竟是森森寒铁。
  道路就如此狭窄。
  秦隐悍然袭杀两人,他们可以肯定绝对躲不过自己两人的最后夹击。
  不过一个普通的练家子,还敢跟他们这种开了灵脉的伪灵武师相比!
  什么要活口的念头早就被抛之脑后。
  剑光与铁腿交错斩来。
  也就在这一刻……
  突兀的,气旋涌动之声刹那凝起于空。
  两人瞳孔同时一缩。
  紧接着全身汗毛都在这一刻竖起。
  这个声音是……
  灵修者!
  那个少年怎么可能是气旋境!
  惊骇抬首间,只见秦隐左臂青筋坟起如蛇,拳锋收于胸腹,空气中都泛起淡淡的灼意。
  那道疯狂涌动的气旋之内,磅礴灵力涌出,沿着三百灵脉灌入整条臂膀。
  刚烈无匹的锋芒绽放于身。
  踏半步,如铁牛犁地。
  电光火石间,人动拳到。
  轰!!
  骨骼爆裂声中。
  两道人影叠到一起,横飞九尺,重重嵌入土丘之上。
  两人胸口尽数塌陷,口中鲜血喷涌,眼中光芒同时黯去。
  气吐如白练。
  秦隐立起,看着生机渐渐消失的两人,目光冷漠。
  半步崩拳,莫撄其锋,当者必飞丈外。
  更何况,这是以天生石体巨力,再叠上《炎火绝》独有炽烈霸道灵力催动的崩拳!
  以气旋境对伪灵者,早已形成碾压之势!
  “弱的可怜。”
  冷笑一声,秦隐目光落到两人头侧的位置,平步走去。
  没有看那两人黯乞求的目光,从腰侧取出一枚似银非银的手牌,压入丘壁。
  “你们是被永夜刺客所杀,记住。”
  淡淡的话语浮起,两人眼中同时泛起激动,想要挣扎,然而失血却愈快,眼前一黑,不甘咽气。
  丘壁之上,清晰印出四枚小楷——
  【永夜悲秋】!
  收回永夜银牌,秦隐目光掠过四具尸体,望向视线尽头那若隐若现的鱼梁城,眼神冷漠。
  将琅琊匕擦净收于身侧,秦隐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乡路之上。
  ……
  ……
  五里之外,一只胖红雀躺在林间树杈上,呼呼大睡。
  突然一只手掌攥住了它的双爪。
  云里雾里胖雀猛然睁开眼,惊慌失措中大喊一声:“我还小,别杀我!”
  “闭嘴。”
  秦隐一把捏住毕方的嘴巴,压低声音斥道。
  这只鸟怕不是做什么噩梦了,就这羽毛比精铁还坚硬的架势,谁能杀它。
  毕方瞳孔焦距渐渐恢复,等到看清是何人在面前之后,面色一滞。
  “你回来啦,爷、爷刚睡着……”
  “你不但小,还怕死。”秦隐撇撇嘴说道。
  毕方瞬间老脸充血,疯了似的冲着秦隐的脸就叨过去。
  “你又羞辱爷!!”
  然而气旋已成,秦隐的左臂气力已然暴涨,毕方扯着脖子也钻不出来,在那张嘴痛骂。
  学它梦话,这已经戳到痛处了。
  不骂个淋漓尽致,今天毕爷是不可能罢休的!
  “给你买上等美酒两坛!”
  嗯?
  炸毛鹌鹑一愣,心念电转间张口:“三坛!”
  “成交。待我去金阳城,给你开三坛美酒。”
  秦隐松手,毕方卖着笑脸跳到他的肩上,讨好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看样子似乎你娘亲没事?”
  “她们提早离去,理当无事。”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十日之后。”
  “为何十日?”
  “我入气旋二重。”秦隐声音平静,不容置疑。
  毕方呆滞,陡然惊呼:“这才相隔两日,你又要玩命?”
  秦隐大步向着林外走去,声音如钢凿般钉入毕方耳中。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
  “我秦隐不信命,只信这世上唯勇者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