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57章 我道自一刀斩灭

第57章 我道自一刀斩灭


  鸡鸣村向东三十里外,是位于商道交汇处,以贸易兴起的丁阳县,道旁一处客栈外车水马龙,恰逢集市,好不热闹。
  南来北往的江湖客在大堂中大口喝酒,大声交谈。
  一道人影步入堂中,麻衣草履,头戴蓑笠。
  人影脚步止住,虽然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值钱的物件,但那步步生风的气势,却是一看就知并非常人。
  小二陪着笑脸凑上去,“客官几位,吃饭还是住宿?”
  “安排一间清净的屋子,住十日,早晚两斤牛肉一份果子一壶酒,没我吩咐不要打扰!这是押金。”
  随手抛出银钱,秦隐轻轻抬起斗笠,目光冷漠。
  双手一沉,店小二瞪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这份量……
  整整一锭金!!
  果然江湖多豪客!
  “好嘞,客官您跟我来,后院三层,本店上好的房间。”
  店小二点头哈腰的带着秦隐走向后院。
  腰间挎着竹篓里,一双小眼贼兮兮的透过缝隙看向外面桌上摆着的酒肉。
  “这味道……三年酿的醉花鸭。”
  “那边的松仁玉米……咕嘟。”
  毕方擦擦嘴角的口水,就差冲出去了。
  但它还算明白若此时显露,将会增加秦隐暴露的风险,所以还是强忍住了,心中默念这几天一定要吃回来。
  穿过大堂,前方拥挤的客人不约而同的给秦隐让开一人通行之路。
  单看那麻衣之下露出的手腕,粗壮关节,伤痕遍布。
  行走之间更是步履沉稳,落脚沉重。
  拳怕少壮!
  常跑江湖的没人愿意凭空招惹这种强人。
  ……
  “客官,到了,您歇息,小的就不打扰您了。”
  点头示意,秦隐进入房间。
  屋内宽敞明亮。
  窗外枝繁叶茂,偶有虫鸣,阳光照入窗栏,映得地板一片光亮、毫无灰尘。
  毕方早就撞出竹篓冲到卧榻之上,舒服的打起滚来。
  少年清朗之声传来:“酒食已经定好,这几日你先自行活动。”
  秦隐说完之后,便解掉外衣,穿着牙白短衫盘坐于卧室正中。
  一本册子置于身前,《追星腿法》。
  “以一日之功观想,九日雕纹。”
  心中默默将接下来十日的安排定好,秦隐沉心静气翻开第一页。
  黄阶中品的功法,足以让他修炼至气旋第八重!
  “腿之奥妙,非言足以出其万一也……”
  “踢为由下而上之,踹为由我而之彼。踢如掀土,踹如崩弦,踏如流星……”
  “第一式,太白何苍!”
  没有熟悉而又陌生的洪钟大吕之声,没有前辈心得高人指点,有的只是那古朴的文字和秦隐那一世无双的绝代天资!
  在识海里,每个文字都仿佛活过来一般,如星辰般悬于高空。
  那些文字开始被秦隐的意念飞速推演。
  单字、两字、四字……
  文义、象形、八卦……
  成千上万种组合与尝试开始不断在识海闪烁。
  时间如流水而过。
  识海里的那片星空,开始卷起漫天风暴,星辰大乱。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一点一点的,在那滔天风浪中,开始有星光闪起。
  天地之间,隐隐有规则秩序浮现,将那散乱的星辰,一一摆正!
  “第二式,巨门下阕!”
  ……
  “第三式,风参北斗!”
  ……
  “第四式,脚踏天枢!”
  ……
  漫天星光开始汇成人影,清晰的显现于识海星空,一式一式,各自重复着各自的动作。
  ……
  窗外已是日暮西沉。
  窗内,少年盘坐于地,不掩眉宇锋芒!
  突然,秦隐睁开双目,瞳孔之中犹如电射。
  咚咚的敲门声下一刻在侧方响起,“公子,您要的酒食到了,按要求给您放在门外,两个时辰后我来取食盒。”
  店小二很是懂事,没再多叨扰放下食盒就离开。
  秦隐起身开门,将食盒提入房内。
  而毕方听到酒食两个字早就从美梦中惊醒,钦佩的看了秦隐一眼,就一头扎进食盒,美滋滋的叼起各色果子。
  秦隐早已饥肠辘辘,抓起牛肉大口咀嚼起来。
  正值年少,身子更是若初生牛犊一般,一日观想下来体力消耗的厉害。
  这白切牛肉对于秦隐来说可是上等的食物。
  一口肉一壶酒,少年沉默的大口进食。
  那豪迈的吃肉场面,直把毕方看呆了,“这饿了几天……秦隐小子,我说你这观想一天,是不是遇到难处了?”
  肥雀子将叼着的核桃一口嚼碎连皮吞下肚里,背着翅膀摆出一副高人风范说道,“本圣尊告诉你,修行功法最忌讳心急,正所谓欲速而不达,那本破册子一看就无灵力灌注,常人理解起来定然晦涩难懂。不过对于本圣……”
  秦隐单指勾着酒壶,将酒水灌入喉咙,将最后两块牛肉咽下,畅快的打了个酒嗝,终于将视线看向毕方,嘴角咧起一抹弧度。
  “早年天上见星辰,今日楼中醉一春。这酒喝的……畅快。”
  毕方被打断说辞,恼怒质问:“说人话!爷听不懂。”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秦隐将酒壶放下,淡然开口,“我看它很顺眼,它也是如此。所以小成已至,大成可期。”
  毕方愣住,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突然翅膀剧烈的挥动,在屋里发泄似的乱跑,最终站到秦隐脚前仰头歪脖,瞪着一对小眼,“逗你毕爷?”
  秦隐咧嘴笑了笑,没再多说,仅仅是……
  两指并拢于身前!
  熟悉的锋锐之感开始在这方天地凝聚。
  毕方一个激灵跳开惊道:“这世道疯了,你跟爷玩真的!?”
  秦隐眼中傲然冷冽,脑海中被孙吾刀刻下的《太一纹天录》,寂静浮现。
  而心腔之内,那颗“火种”感受到秦隐的意念,冰凉的灵力沿着经络蔓出。
  指尖寸芒,再次透出!
  “阴阳两界徘徊身边,观生死起灭……”
  “什么真不真,假不假。”
  “路只有一条,不进则死!”
  话音落下,秦隐指尖寸芒已点入右腿外侧阳陵泉穴!
  刻骨戮心之痛,猛然从灵魂深处绽放。
  这一心刀,直开右腿灵障。
  周身天地灵力,这一刻开始沿着那刺开的穴位涌入。
  少年全身青筋暴起,目光森然,心如坚铁。
  前行之碍皆一刀斩灭!这就是我秦隐的道!
  两指不曾颤动分毫,在辰光月辉下无惧推进。
  看不见的足少阳脉络之中,心刀披荆斩棘,将灵力不可侵的石体脉络尽数破开。
  涌入的灵力如不知疲倦的铁刷般,一层层刮卷血肉,阻碍石体复原。
  这腿部的第一条灵脉,秦隐便直接参照观想的《追星腿法》刻下。
  小成、中成、大成……
  他要将此功固化于身。
  落步生根,方可再现一世踏虎之威!
  他叫秦隐。
  那个一生桀骜、死生无畏的秦隐!
  毕方看着这一幕,它可以发誓每次看到都会让它震撼的发抖。
  “一双永不颤抖的手……和一颗永不畏惧的心……”
  “这小子说的每一个字……原来都是真的。”
  “爷他妈……到底跟了一个怎样的怪胎啊!!”
  月光下,连吃都忘了的肥雀子喃喃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