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58章 少年行江湖

第58章 少年行江湖


  ……
  “十一万……四十二!”
  “十一万……四十三!”
  “十一……”
  砰!
  砰!
  腿扫如鞭,一下下狠狠抽在岩石之上。
  两人多高的岩石侧面,此刻已经是遍布裂痕。
  而立定如柱的脚旁,灰屑飘落成堆。
  月光下,少年挥汗如雨。
  他每日白天雕刻灵脉,夜间则沐着月光锻体。
  九天时间,秦隐生生踢出了十一万脚!
  踢烂了足足上百块山岩。
  枝桠上的毕方缩着脖子,小眼盯着秦隐出腿时快若流星的残影。
  开始几日自己还能睡着,现在竟然他奶奶的越听那嘣嘣的砸腿声越精神。
  瞪着猩红的眼睛,毕方死死看了一眼秦隐。
  【不让爷睡觉……都他姥姥的子时了还让爷给你放风……】
  【……这都是你逼的!】
  咕嘟。
  毕方清了清喉咙,抖抖羽毛张开嘴巴。
  “啊!看到此情此景……本圣尊不禁诗兴大发。”
  秦隐出腿的动作轻轻一顿,便继续开始砰砰踢动。
  “这、好一条腿!似急流,似银浪!乱箭争迅湍,脚踢如雷风。”
  “啊!!多少月光洒下,长苦夏色,疾如电箭。”
  “咳~~”毕方瞄了一眼秦隐背影,脸颊抽动着继续高声吟诵,“出脚快如飞,看君战胜归!”
  这一声声诗吟得鬼哭狼嚎。
  “腿迅月边踹玉兔,迟回……你二舅姥爷!!”毕方嚎叫到一半痛骂一声,吓得连忙飞起。
  轰!
  秦隐一脚将踢了两日的丈高山岩踢穿,碎石崩散一地。
  腾起的烟尘散去,少年木着一双眼睛盯着树梢。
  “你又困了?”
  “废话,都几日了!还让不让鸟睡觉了。”毕方藏在树梢后愤愤大喊道,却鬼精的不肯露出脑袋。
  “走了。”
  “哼,信你是鸡生的。”毕方咬牙切齿开口道,依然不出来。
  “真走了,我还剩最后十条灵脉,睡一觉,明日修行完毕在前去金阳城。”
  秦隐若无其事的将双手枕着头越走越远,声音也渐渐飘渺。
  毕方扯着脖子瞄了一眼,从树梢闪了出来,振翼飞下。
  “真走了?那好……”
  秦隐突然顿步,左脚碾动地面,借力猛地弹起。
  背部两条大筋似弓弦乍响,腾身将那已经凿出两百九十条灵脉的右腿反扫过来。
  正在俯冲的毕方猛地瞪圆眼睛,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你个……龟……孙……啊!!”
  那一声荡起回肠的尖叫随着一声砰的重响戛然而止。
  毕方软绵绵的贴着石头滑落。
  秦隐长呼了一口气,满意的点点头。
  “念头通达了,回去睡觉!”
  “龟孙别走……”毕方颤抖着举起翅膀指着少年背影。
  …
  …
  次日上午巳时,盘坐在卧房中的秦隐额头青筋怒起,右手双指并拢如钢锥,自腿部猛地一提。
  指尖寸芒短暂的一闪后便湮灭于空气之中。
  双目睁开,瞳孔之中神光如电射。
  “嗬……”
  喉咙之中沙哑的喘息声响起,他单手重重擂在地面。
  咚的一声重响。
  秦隐借势立起,那沉默的身形带着强劲的风声,一道清脆的气旋炸裂声同时绽放。
  旁边正沐着太阳打鼾的毕方直接被震得惊起。
  “快他娘的跑啊,地震了!”
  咋呼的胖雀子对视到秦隐后一愣,“地龙没翻?”
  “没翻,是我起来了。”
  “哦,你起来了……什么,你起来了!?”毕方一个激灵,倒吸一口凉气,“昨夜当真不是说笑!?你真的又刻出三百灵脉!?”
  “嗯。”
  简单回了一个字。
  秦隐腹中一阵饥肠辘辘,看到旁边放着的酒食,大口吞咽而下。
  强悍的胃部顷刻间便将粗糙的牛肉磨得粉碎。
  力量开始重新于四肢百骸中腾起。
  约半刻钟的功夫,秦隐便将两大盘牛肉尽数吞下。
  一抹嘴巴,他看着呆滞麻木的胖雀子,“出发,去金阳城。”
  提着那只已经开始干枯的竹篓,秦隐径直走出了卧房。
  昨夜没有开玩笑。
  他此时不单单刻成了三百灵脉,凝聚出第二气旋。
  更是将追星腿法的小成脉络图直接镌刻固化于右腿之中。
  夜夜踢石锻打,内外兼修。
  以一气旋固化追星腿法小成,心念转动间便可在出其余招式的过程中毫无征兆与阻隔的变招。
  这就是《太一纹天录》的逆天之处!
  “小二,结账。”
  没有集市,这客栈大堂内终于不显得那么拥挤了。
  “好嘞客官,一共三十两银子。这是找您的十九两金和七十两散银,您收好。”
  店小二恭敬的递上来一枚锦袋,秦隐接过时随手一按确认无误后便直接丢到腰间竹篓里。
  随即迈步走出客栈。
  “客官您慢走。”小二在后面点头哈腰。
  当少年身形消失在客栈门口时,斗笠微微倾转了一瞬。
  大堂内几名身形魁梧的江湖客微微抬头,将秦隐的身影印在眼里,高大魁梧的身躯,斗笠遮住样貌,气度着实显得洒脱。
  其中一人注意到秦隐腰间的竹篓,对另外几名同伴使了个眼色。
  等到秦隐的背影彻底消失后,那名背着柳叶刀的江湖客起身,随手掷出酒钱准备离开。
  但身旁一名穿着褐色布衫的大汉却轻轻压住江湖客的肩膀。
  “大哥,为何按住我?别看那小子麻衣草履的样子,却是个真真切切的肥羊!”背着柳叶刀的江湖客压低声音,目光阴郁,颇有些不满。
  “你没坐在我这里,所以你没看到他刚刚回看的眼神,像极了一种动物。”
  “什么?”柳叶刀男子挑了挑眉。
  “那眼神,像极了腹中饱胀的猛虎看林间野兔。”褐衫大汉看了几名同伴一眼,面无表情道,“少年行江湖,不背刀,不牵马,不携仆,不惧财露白。这种人会是肥羊?”
  说完之后褐衫大汉拍了拍柳叶刀男人的肩膀,“老三,我们这种刀口舔血的人,最怕横死。跟我过去,结交一番。”
  “若他没本事呢?大哥,惧这惧那,就是你教给兄弟们的路子?”柳叶刀男人冷哼一声。
  褐衫大汉置若罔闻,自己先行立起走开,“若他没本事,那我这大哥让给你。”
  身后三人同时站起,目光中均有些蠢蠢欲动。
  他们可都是开到一百灵脉以上的伪灵者,虽然没有气旋的聚力本事,但一身武艺和杀人本事,却已是让绝大多数人仰望的存在了。
  那小子确实是个肥羊,一帮跑江湖的泥腿子,什么时候连个少年也怕了?
  这大哥或许,该换换人了。
  “呵。”
  柳叶刀男人嘴角露出讥讽,跟着出门。
  秦隐步入县道后,竹篓之中便冒出一只神俊的红雀头,只是若仔细看那一对小眼便能发现其中奸诈之处。
  “后面的人想干你!”
  毕方贼兮兮的说道。
  “换个措辞我会更喜欢一点。”秦隐面无表情道。
  “后面的人想疯狂的干你!”
  秦隐脚步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