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59章 我立光明顶

第59章 我立光明顶


  秦隐嘴角抽动,生生压下一把将毕方鸟头捏爆的冲动。
  不过一路走来,也多亏有这只嘴皮的胖雀子和相伴,才不觉得乏味。
  想到这里,秦隐便又奇迹般的平复下心情来。
  是啊,谁还和自己家的宠物一般见识。
  就这胖雀子赖吃赖喝的模样,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
  “秦隐,今天日头这么好,爷想晒晒太阳啊。这竹篓放了几日变得干枯、明显小了……”
  “那是你胖了。”秦隐毫不留情的打断道。
  篓子里的胖雀子愣住:……
  “行了,出来吧,记得篓子里找块破布裹好。”
  “就知道你有良心。”
  毕方贼笑一声将脖子缩回竹篓,不多时便顶开盖子蹦了出来,跳到秦隐肩膀上兴奋的看着四周。
  这只胖雀子脑袋包着一块破布跟狼外婆似的造型,让秦隐不禁多看了几眼。
  “专业。”
  少年颇为认真的说道。
  毕方仰头大笑,心情舒畅,不禁傲然抬头。
  秦隐与毕方轻声对话间,烟尘弥漫的县道上的一些言语也传入他耳中。
  当几个字词偶尔冒出时,他不禁一愣,旋即眯起眼睛。
  “听说了吗?洞庭那边的事情。”
  “嘘,小点声,现在王朝都下了禁言令,可别被那些丘八给捉了徭役。”
  “五日之前,偌大的天武王朝安云郡,竟被东离王朝的百里帝师亲临!一日破袭七百里,包括黑水骑在内的一万七千守军不消一个时辰便全殁!星罗江以东、卢江以南的区域尽数被东离占据。”
  “镇国六圣当中的百里帝师,已经近十年没露面了吧,结果一出手就是如此惊雷。我跟你讲,更精彩的还在后面!”
  “谁曾想,东离占据了安云郡仅仅三日,便有巨碑出世的传言流出,百里帝师似乎就是奔着此物来的。”
  “什么巨碑?”
  “鬼知道,反正各大宗门都派人去了,老百姓们反倒逃了出来。”
  紧随其后便是两声叹息。
  都是南来北往的商贾,话题很快便又转移到其他方面上。
  ……
  秦隐的眉头紧皱,目光中闪过思索。
  天武王朝边疆绵延数万里,他原以为这个王朝理所当然的稳坐中原霸主。
  但是一江之隔的东离,竟然敢悍然侵袭占领一郡。
  这天下之大,自己还当真小瞧了。
  或许,天武,并没有明面上看的那么强大。
  迎着如此强军之国敢逆袭侵据一郡之地,要么东离的帝君疯了,要么就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秦隐更愿意相信后者。
  东离……镇国六圣……
  这两个词语不断在心底默念咀嚼。
  复行了十几步,行人的交谈开始被商贩们的吆喝覆盖。
  “卖糖葫芦喽,又香又甜的红果果~~”
  不远处的城门旁,一名小贩在高声吆喝。
  胖雀子顿时瞪圆了眼,激动张大嘴,舌头发出吸溜一道吞口水的声音。
  秦隐淡然的眼神瞄了肩膀一眼,脚下方向一转,原本准备绕开城门的脚步改为笔直前行。
  毕方一愣,瞪圆的小眼中隐约有氤氲浮起。
  难道……
  “你想吃糖葫芦是么?”
  在距离小贩还有二十多步时,秦隐侧头,淡淡的声音传入毕方耳中,这只肥雀子顿时激动的用爪子直挠秦隐肩膀,“我要吃红果果!秦隐,你快给爷买红果果吃!”
  养一只鹦鹉买点零食,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少年嘴角浮起笑意,走到小贩面前开始询价。
  “这串夹了豆沙的、这串穿了葡萄的、还有这串……”
  就在秦隐一一挑选这些红果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狂烈的马蹄之声。
  “驾!”
  “哈哈哈,就说你们不行,今日这策马的头筹,归我陶庆虎了!”
  “尔等庸民,给本公子滚开!”
  一匹高头大马从数十丈外出现,向着城门疾冲。
  身着云青劲装的青年骄狂大笑道,距离城门越近反而越鞭打快马。
  本就不算宽敞的县道上,一时间人仰马翻。
  陶庆虎身后再百丈之处,三匹快马开始徐徐减速。
  两男一女在那愁眉苦脸。
  “这金阳来的陶公子怎么是如此一个混世魔王。”
  “算了,忍忍吧,金阳三虎的诨号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他那当金阳郎将的兄长护着,我们这些小城乡绅谁敢不给几分面子。要知道金阳可是南郡抚军魏钧南的老家!”
  “哼,瞧他那嘴脸,真是恶心,刚才还色眯眯的想牵我的手。”那名穿着梅花纹纱袍的女子,柔软饱满的红唇此刻紧紧抿起,姣好的脸蛋儿上闪过厌恶。
  “我等家中也毕竟是朝廷中人,他倒不会做的太过,寒露妹妹暂且忍耐一番。”
  三人一边不紧不慢的策马交谈,一边眺望前方。
  突然,几人的眉头同时蹙起。
  “那人……”
  名为寒露的女子微微昂起洁白的脖颈,声音讶然。
  “撞死不论,都给你虎爷滚开!”
  陶庆虎畅快吼道,突然他的神色一顿,紧接着就闪过一抹兴奋。
  马鞭重重抽在马腿上侧。
  “驾!”
  受到鞭打的高头大马,眼中已然密布血丝。
  这头畜生发狂的奔向城门口。
  而此刻站在城门口中央的那名少年,在不经意间就成了众人的焦点。
  秦隐自然也听到了奔如骤雨、急若雷霆的马蹄声。
  他的指尖也稳稳的捏住了三串糖葫芦。
  一串红果夹豆沙,一串山里红叠着葡萄,还有一串最原味的冰糖红果。
  “客官,小老儿先躲开了。”
  那名扛着麦秸靶子的老汉慌忙躲开。
  秦隐想要拔最后一串山药蛋的愿望落空。
  那只红雀子看情况不对,疯狂拍打翅膀试图让秦隐挪开。
  但秦隐的身子却纹丝不动,甚至连眼皮都没挑一下。
  “不知死活的东西!!”
  声音近在咫尺,马背上云青劲装的身影高高仰起,目光阴冷。
  已经侵入一丈之内,对方哪怕躲都来不及了。
  更何况陶庆虎根本没有半点勒马减速的意思。
  “秦隐,你他娘的快跑……唔,这……真甜。”
  毕方的嘴里猛地被塞进一枚被冰糖包裹的红山楂,它下意识的叨下来。
  秦隐右手两指捏着竹签,低垂的眼皮终于抬起。
  头颅微侧,眼角余光扫过人马合一的陶庆虎,瞳孔之中没有任何波动。
  他做的仅仅是两个动作。
  左脚微震之下,烟尘轻轻漾起。
  身形似流风般鬼魅后退二尺。
  右膝似慢实快的提起,直至在人群震撼的眼神中——高过头顶!
  一脚蹬天,一脚踏地。
  那笔直的弧度!
  若山峦陡壁,似夜空雷霆。
  更如长刀怒扬而起的一字马。
  少年抬起而望的眼神中,有的只是漠然而霸道。
  “我立光明顶,踏星辰。”
  “当斩破此间日月——”
  “一轮。”
  当最后两个字轻吐而出后。
  陶庆虎脑只觉脑后头皮尽数炸起。
  因为此刻,有两道气旋爆破之声于耳畔……轻轻绽起。
  那是属于……
  修行者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