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60章 鱼梁城北三百里

第60章 鱼梁城北三百里


  陶庆虎瞪大不可置信的双目。
  只见那条如铡刀般的右腿,似流星撕裂天际般轰然劈下。
  追星腿法第二式——巨门下阕!
  一腿而落,狂绝如神兵巨阙一斩。
  连哀鸣之声都没有,那高头大马的脖颈处瞬间塌陷成粉碎。
  陶庆虎倒飞向半空,还没来得及腾身,就被另一只脚勾住胸口,反脚一甩!
  轰!
  一圈烟尘夹杂着血雾荡起。
  陶庆虎被一脚重踏脚下,双眼爆凸而出,脸上一片绛紫。
  期间还伴随着一片骨骼碎裂的声音,眼见胸骨就是被踩碎大半。
  秦隐轻轻抽出毕方口中的竹签,低头看着下方已经气若游丝的陶庆虎,后者眼神中满是惊恐和祈求。
  周围人烟寂静。
  百姓与江湖客们用呆死的目光看着场中少年。
  那少年手里还捏着可笑的三串糖葫芦。
  少年的肩膀更是有一只呆滞到忘记吞咽红果的胖雀子。
  炎炎夏日下,这本该引人发笑的造型,却让每一名观者的心底都有寒气腾起。
  因为那名少年,竟然是修行者。
  秦隐轻轻俯身。
  清晰的声音在陶庆虎耳畔缓缓响起。
  “我喂宠物的时候……不要打扰。”
  陶庆虎瞪大眼睛,绛紫的脸此刻不住抖动。
  这一句话宛如刀子插入心脏,甚至盖过了胸骨尽碎的疼痛。
  陶庆虎张大嘴巴,嘴唇哆嗦。
  噗!
  一口鲜血喷出,他终于昏死过去。
  而秦隐早已起身,抬脚……
  跨过他的身躯。
  依然保持两指横捏糖葫芦的姿势,喂食毕方。
  四名先前懒洋洋的城门卫,此刻惊恐着吞咽口水,不敢上前。
  反而在秦隐走过城门时向阴影里又缩了缩。
  ……
  胖雀子一边无意识的在咀嚼香甜的红果子,一边老泪纵横。
  “你个没良心的,终于承认老子是你宠物了。”
  “风里来火里去,爷熬到现在容易吗……唔,这夹了豆沙的红果果真甜,我还吃。”
  没理会那胖雀子的自言自语。
  走到县门前,秦隐抬眼,斗笠之下露出的淡漠目光看了一眼远方三人。
  身着锦服的两男,凭空打了个冷颤。
  那先前开口说话的寒露,此刻贝齿轻咬饱满的红唇,眼神复杂的看着秦隐。
  轻轻压了压斗笠,秦隐大步离去。
  直到秦隐的身形消失在众人眼中后,那四名城卫才慌忙摆正头盔,大喊道:“快救陶公子!”
  “快去禀报张副尉!”
  那些城门卫气喘吁吁的向着城内跑去。
  一时间整个城门鸡飞狗跳。
  但却是没有任何一人敢前去追击那名少年。
  让他们这些凡人去追修行者。
  这不是茅厕点灯找死吗?
  “这就是修行者吗……”
  两匹马上,锦服青年俱是呢喃。
  现在隐约有些明白为何陶庆虎始终看不起他们几个了。
  不过陶庆虎……
  呵。
  也没有那么虎啊。
  “寒露妹妹,我等三人还是前去速去救治陶兄吧。”
  女子闻言,不冷不淡的嗯了一声,“先找个能作证的兵丁将消息报上去,陶庆虎纵马冲撞修行者反被所伤,和我等可是无关。”
  “寒露妹子想的周到。”
  另外两人大喜道,他们倒是没有看到先前对方眼里的复杂。
  ……
  而从客栈里跟出来的几名江湖客,却全都呆立在了当场。
  提着柳叶刀的老三,此刻脸色煞白。
  几人心中都是一阵后怕。
  他们的老大,此刻却仅仅自嘲的说了一句:“亏我还想结交这种人,想想自己还真是上不得台面啊。”
  “大哥……”
  他扭头看着一众兄弟讷讷无法开口的样子,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我以前的几个兄弟就这么没的。既然你们还喊我一声大哥,就别想太多。行了,捡回一条命,值得喝两坛酒。”
  褐衣大汉摆摆手,没再多说,转身走向客栈。
  只是那背影多了几分萧瑟。
  ……
  足足过了一刻钟,才有一队兵马冲到城门。
  为首之将一把抓住城卫的衣领喝道:“我且问你,那刺客是去了哪个方向?”
  “张副尉,是东边的县道!”
  啪!
  一个巴掌将兵丁抽晕,那黑脸副尉再问:“你定然是记错了,我再问你。”
  兵丁抬头,看到自家头头的满目尽是警告。
  “是……西边,小的记错了。”
  “哼,你且记住,等金阳城的将军来了,才是东边!”
  张副尉上马扬鞭,率领麾下四十人向着西边县道疾冲而去。
  这自然是追不上秦隐。
  更何况是开始以小成追星腿法赶路的秦隐。
  此去金阳七百里。
  快马加鞭,需要两天时日。
  但秦隐先是在鸡鸣村道之上格杀四人,再于丁阳县城重创的陶庆虎,根本就没打算纵马行官道。
  当走出二里之后没等到追兵,便直接遁入荒野之中。
  这追星腿法的小成威力,已经可见一斑。
  灵力自腿部涌入,根本无需任何调息,便能瞬息间运至小成之境。
  所以才有了那迅若鬼魅的闪步,才有了那一脚似巨阙的劈挂。
  “你当真要跑过去?”
  “修行从来都不是一天的事情。”
  “说的真有道理,等到了金阳城,再给爷买两串红果果。”
  ……
  ……
  此时,在鱼梁城北三百里外的一处官道上,七辆马车组成的车队在不紧不慢的前行。
  拉车的马匹一水的纯白,膘肥体壮,油光水滑。
  最中的那辆马车,厢外绘有五彩云纹,四匹最为精神的白马落步间竟整齐一致,引得官道上不少行人望来。
  “那当中的白马眼睛竟是赤色琉璃,这莫不是有妖族血统的神骏!”
  当有明眼人看到那四匹白马的异样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但当他们再看到那些那身着铁甲不离左右的骑卫后,这些人便打消了更前一步观察的心思。
  五彩之色,等闲人可是不敢纹绘于车身的。
  “停驾。”
  一名穿着菊纹白裳的中年人从前方骑马而归,待到那五彩车厢身旁时勒马而立,温声开口:“瑶郡主,属下有事禀报。”
  “师元水?你不是受邀去鱼梁城了么,怎会在此地出现。”
  轻声的疑惑乍起。
  绸帘轻轻掀起,一张娇羞可人的脸蛋儿露出。
  身着橙黄宫装,弯弯秀眉似一轮新月,清澈的眸子仿若碧潭,灵动有神。
  肤若凝固的牛奶,更是吹弹可破。
  若被旁人看去,定会惊叹好一名碧玉年华的美人。
  此时这娇美的少女黛眉微蹙,小小年纪已是有种淡淡的威势。
  “禀郡主,属下特来拦住车驾,希望郡主止住西行止步,掉头而回。”
  师元水声音沉稳,目光并没有直视少女那俏丽的脸蛋儿,而是微微向下投到那车轮之上。
  天武万雄榜,他师元水以观海境二重入榜,在这第三千名的位置一呆就是十年。
  性格温良,学通六艺,及冠之时更是曾以一篇《平南论》在殿试中名动帝京。
  本以为他定会在庙堂之上一展抱负,谁想却在殿试之后回了江南,成了九江王府赫赫有名的师三千。
  “可是本宫还没有玩……完全体恤民情。”
  瞳孔之中闪过些许慌乱,宫装少女差点就说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