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61章 九江郡主

第61章 九江郡主


  对这名性格温和的师三千,她还是很怕的,因为她曾在三年前的雨夜亲眼见过师元水出手,对手是一名刺客,还是那种可踏空而行的大修行者。
  仅仅一个回合……
  那人便被师元水一掌生生按入石壁里,直到死时也无半点血花溅出。
  那令人心里发毛的场景,她燕瑶只看了一眼,就成了这辈子都忘不掉的梦魇。
  师三千,绝对不能惹!!
  他要抓自己回王府,自己肯定反抗不了。
  少女心中忐忑之际,那熟悉的温和之声再度响起。
  “瑶郡主,西野有讯传来,南诏国师墨东侯一人入天武,拦者兵锋尽断,无人可阻。”
  “前日他的最后现身之处,恰是距离此地不过二百余里的东崖。属下自问不及墨东侯,所以只有请郡主止住西行之路,折步而回。”
  “啊。”少女绷起的脸孔,那偶然一现的威势这一刻全都消失,“连你都挡不住?”
  “二十个我,也不能。”师三千温和说道。
  燕瑶若凝脂一般的脸蛋儿上,此刻一片煞白,“本宫不去……东崖了,折回金阳城总是可以的吧,那里可是南郡军机重地,墨东侯胆子再大也不会闯到那里吧。”
  “若是想闯也是可以的……不过应该没有必要,属下观他像是在寻人。”师元水思索了一下,认真答道。
  “云管家,命车队掉头,折返金阳城!”
  这一次宫装少女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向着前方清脆喝道。
  “师元水,本宫可是听话回去了,父王若是问起你可要如实回答!”
  “一定。”
  这次师元水终于抬首,目光温和的答道。
  燕瑶一颗提起的心还是没有放下,不放心的说道,“那本宫返程就不劳你送了。”
  挥挥白嫩的小手,确认师元水终究没有跟上来后,宫装少女终于心中踏实下来。
  黛眉微蹙,她又开始思索起金阳城究竟有哪些好玩好吃之物。
  突然旁边传来一声妇人的惊呼。
  “我的干粮!”
  思路被打断,燕瑶定睛看去,却是一名小叫花抢了两名妇人的干粮正夺路而逃,而且边跑边将那粗糙的干馍塞到嘴里大口咀嚼。
  掀起绸帘的手掌定住,燕瑶樱唇轻启,“粱侍卫。”
  “郡主!”
  一名劲装骑卫闻言直接策马到马车旁,等待命令。
  他敏锐的观察到郡主目光,微微一扫后心中了然,征询道:“郡主菩萨心肠,且容末将去把那小贼捉来惩戒一番。”
  “不必。”燕瑶的目光落到一旁,两名中年妇人互相搀扶,衣着都是浆洗过度发白的布衣,其中一人正在安慰另外一名头发花白的妇人。
  “把这盒糕点送与那两位阿婆。”
  白皙的手腕探出,一个精美的食盒提在手中。
  粱侍卫慌忙下马单膝跪地接过,“郡主这可是您平日里最爱吃的糕点,末将……”
  “今日本宫胃口不大好,你且护着两位阿婆吃完,随后将食盒带回即可。”
  宫装少女的语气不容置疑,说完之后便放下食盒收回手腕,绸帘自然也落下。
  那娇美灵动的容颜也一并隐去。
  得令的粱侍卫心中钦佩不已。
  瑶郡主碧玉年华,便已有了一颗玲珑心。
  一手牵马,一手托着食盒,粱侍卫走向两名妇人,在两人错愕的眼神中将精美的红漆食盒放下。
  “我家主上于心不忍,特命我将此食盒糕点送与二位,且在此地吃过吧,我好提着食盒回去复命。”
  两名妇人,激动颤抖只不能自已的那位妇人明显苍老许多,头发散乱花白。
  而另一位妇人虽然岁月同样在眼角留下皱纹,但倒是颇有气质,闻言后没有拒绝,而是双手侧托捧过食盒,躬身道谢:“民妇林氏,这是家姐……赵氏,谢过将军和贵府主人。请问贵府主上名号,赠食之恩,铭感五内。”
  粱侍卫听到如此得体的答话,颇为讶异,语言也温和了不少,“我家主上乃九江郡主,你等且在此吃过糕点吧,我自会护着。”
  “郡主真是菩萨心肠。”
  两名妇人搀扶着同时鞠躬道谢,随后便在粱侍卫的眼下将糕点取出吃掉。
  可以明显看出两人饥饿已久,那名花白头发的妇人大口的吞咽,眼中浑浊含泪。
  另一名稍显年轻的妇人则是用左手微遮,小块进食,布衣荆钗却不掩气质。
  仅此一个动作,粱侍卫便可断定此妇出身绝非小门小户,姐妹之称或许只是临时遮掩。
  约半刻之后,粱侍卫看到最后两块糕点被对方小心翼翼包好装起之后,便点头收起食盒。
  上马之前留下一言,“以后尽量避开三教九流繁杂之地。”
  说完之后,策马而去。
  两妇在身后不住拜谢。
  等到粱侍卫彻底消失于视野之后,两妇方继续搀扶前行。
  “秦家的大姐,咱们接下来去东崖吧。”
  “为何要去东崖?”
  “若是能够碰到……我们就安全了……”
  茶茶的阿婆,低声自语,目光中竟有些复杂。
  “行,我也不懂,你决定就好。你说秦隐他是不是没事。”说到此处,老妇人激动的又颤抖起来。
  “茶茶无恙。两人一起出的门,秦隐也一定会没事的。”
  宽慰的话响起,两名妇人相互搀着,继续在这官道上缓慢前行。
  秦隐与茶茶尚在人世,就是两位妇人活下去的希望。
  反之对于秦隐,亦然。
  ……
  ……
  三日后,以兵甲锻造享誉南郡的金阳城门。
  风尘仆仆的少年站定,仰头看着那巍峨高大的城门,古朴的沧桑感扑面而来。
  听闻金阳的整座城墙都以硬如坚铁的渭青石所筑,所以才终究成就了那历经一千两百年不倒的传奇。
  身为南郡兵防重城,这座城市的规模远超鱼梁城。
  单看那气势森然的铁卫就足以观察一二。
  更不论那些进出间踏步无痕的江湖客们。
  恐怕这一眼望去的人群之中修行者就能寻出三五人来。
  季节已经步入九月,但在这金阳城中,却然是那种人群摩肩擦踵的热烈。
  “痛快!”
  秦隐的腹部猛地一缩,将胸腔内的最后一口浊气压出。
  “他爷爷的给你插个翅膀你不得上天了吗!”毕方骂骂咧咧的从秦隐脖颈后面爬出来,脑袋上系着块破布只露出两只小眼,像极了那种半夜偷地瓜的贼人。
  “你跑的时候能不能别像疯狗一样,爷这一路吐了整整三次!”
  毕方打了个挺,努力让自己站得有个鸟样。
  “你说过爷是你宠物的。”
  “爷饿了。”
  “爷要吃肉,吃果果,喝酒酒!”
  这一次胖雀子说的理直气壮,一双小眼贼兮兮的瞄着秦隐的钱袋。
  突然小腿一弹,这只胖雀子如离弦之箭般叨向秦隐腰间。
  然而它还是没看到少年咧起的嘴角。
  右手早就在钱袋旁边埋伏已久,一把握住那都快钻到钱眼里的毕方。
  “龟孙,爷看错你了!竟然如此贪财!”
  毕方刚嚎出一句就被秦隐拿布条塞了嘴。
  “说话要讲良心。”
  秦隐压低声音狠狠瞪着这只不知廉耻的胖雀子。
  “前方有家面馆,先随我去填饱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