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63章 瓮城寻刀

第63章 瓮城寻刀


  金阳城在南郡地位举足轻重。
  只因它除了是南北往来要道和重兵镇守之地,更是整个南郡乃至周围三千里以内,最为出名的兵甲铸锻中心!
  天武军器监便坐落于此。
  金阳没有临着星罗江,临的是另外一条名为蒲水的河流!
  天武王朝多名兵甲大师曾言:蒲水爽烈,正可谓大金元精。
  以蒲水淬火打造出的兵器森寒逼人,吹毛断发。
  因此不少手艺高超的匠人都选择定居于此。
  久而久之,金阳东南角落的三大瓮城,便成了铸锻师的著名聚集地。
  精锻兵甲,也成了金阳行销天下的特产。
  除去那些以锻造起家的修行宗门,凡世武者无不以拥有金阳兵器为傲。
  当秦隐带着毕方跨入第二瓮城的时候,那灼灼的热浪瞬间扑面而来。
  而毕方,则是猛地精神一振。
  “这里空气炙热,真是适合本圣尊休憩的好地方啊!”
  胖雀子啧啧的感慨着,眼神不住扫视。
  秦隐的视线当中,那些身形魁梧的铸锻师们,正此起彼伏的抡起锻锤。
  汗出如浆,但是每人的脸上有的只是专注。
  咣咣的砸锻声不绝于耳。
  锤下火星四射,将这里渲染成了一片铁与火的海洋。
  特意赶来的商贾们挑选着各自中意的锻造铺,穿着劲装的江湖客们则是在摊位前打量、试手兵器。
  人群嘈杂之声与锻铁之音混杂一起,将这里的气氛烘托的无比热烈。
  毕方兴致勃勃的看了一会后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应该询问什么。
  “哎,爷都忘记问了,你来这里作甚?”
  “兵器六阶十八品,凡、宝、灵、圣、天、神。”
  “你那把破匕首,不论那邪门到极点的破邪功用,都足以列入宝兵中品。相比起凡世之兵,你这已经算是神兵了,为何还来这里看破铜烂铁。”
  毕方随意点评了一番,扬着翅膀想要给秦隐指点一番那些它眼里不入流的铺子,比如那边人最多的铺子。
  “比如说那家铺子,看着倒是像模像样,爷估计也就……”
  商贾们的大声指点恰好从一旁传来,“看到那家宝兵铺了吗,最低可都是宝兵下品……”
  毕方的后半句瞬间卡住,老脸一黑。
  秦隐同情的看了胖雀子一眼,倒是没再继续落井下石。
  “我来买刀。琅琊匕只是奇兵,尤其是在金阳,能不出手就尽量不出手。”
  “为何买刀?你说那种又沉又重的玩意?不觉得你突然用刀很奇怪么?”毕方满脸懵逼。
  “没见我用过,不代表我不会。更何况,我需要的就是这种反差。”
  秦隐目光微微打量四周,继续开口道:“金阳是永夜据点之一,我若要以永夜刺客身份行走江湖,那么就一定要更改自己的特点,决不能让有心人把伪装的身份与真实身份对合起来。”
  “而且……”
  秦隐的声音微微停顿,因为他终于看到了一家冷清的铁匠铺。
  “……砍人,还是用刀更顺手。”
  补上最后一句,秦隐向着那间铺子大步流星走去。
  “说的,真他娘的有道理。”毕方嘀咕道。
  走近之后,才看到那青石工坊的墙壁上已经颇为破旧,干枯的野草也没人打理。
  被高温烘干的青苔在阴暗处的泛起一片枯黄。
  破烂的草棚上厚厚一层土灰。
  更何况,根本没人在草棚锻铁。
  难怪没人过来询问生意。
  “秦隐你真是好眼光,就这铺子,绝了。”毕方幸灾乐祸道,“挑了一间没人的铺子。”
  “有人。”秦隐淡然说道。
  因为没人的铺子,是不可能把几十把兵器摆出来卖的。
  草棚前的土台上,歪七扭八的放着一堆兵器。
  刀剑为主,偶尔有两把短兵。
  “胡扯,根本没人。”毕方不信邪的说道。
  “有师傅在吗?”秦隐直接走到草棚前朗声喊道。
  “爷就说了,根本没人……”毕方小声嘀咕道。
  “我说小子,你这通人性的红雀子卖不卖?”一道人影猛地从土台之后站起,吓得毕方连忙闭嘴。
  秦隐也没注意到,原来此间铺子的铸造师就躺在土台后面睡觉。
  “自家宠物,恕不出售。”秦隐摆摆手,肩膀上的毕方更是拼命点头,同时用愤愤的眼神看着那满脸胡茬的中年大汉。
  听到不卖,那邋遢大汉打了个哈欠,兴趣恹恹道:“我是此铺的铸师,只做刀剑,这些兵器看上哪个问我报价即可。”
  “别嫌这些东西摆的杂乱卖相不好,我樊云海从来都是只接大主顾订做的买卖,这些都是那些大单里多锻的,不过就这最差的也是凡兵中品。”
  说完樊云海随手抄起一把无鞘的柳叶刀,对着旁边的一堆青石劈了过去。
  这一手快如闪电,竟将这五尺高的青石堆直接从中劈开。
  那可是含杂铁的硬石啊,一刀之下切面齐整光滑,没有半点毛糙。
  “嘶!”毕方小眼撑圆,它竟看走眼了。
  然而这一手露出,樊云海并没有从眼前少年的眼里看到惊艳或者错愕。
  反而看到秦隐微微蹙眉,将一把把兵器拿起又放下。
  “怎么?瞧不上。”
  “瞧得上,就是太轻了。”秦隐放下一把加厚的雁翅刀,随口说道。
  这次连樊云海都皱起眉来,雁翅刀俗称金背大环刀,在刀这种兵器里来说,可是出了名的沉重惊人。
  这把是他四千七百锻之功,以蒲水淬火的利刃,刀沉三十一斤。
  这玩意一刀砍下足以破甲三层,因为挥砍太过笨重,一般武人根本没人用。
  正经八本的灵修者又都追求以寒铁铸锻的宝兵。
  除了军中力士和强悍的山中马匪,寻常人谁会用这玩意。
  更何况,不是他樊云海瞧不起秦隐。
  托一把兵器的轻重,和你用一把兵器的轻重,完全是两个概念。
  拳打千斤力的人,用这种兵器都不一定能多顺畅。
  就这种一看还没及冠的小子,张口就说这兵器太轻了,真是太嫩了。
  “呵……有意思,这么多年已经很少见人过来戏耍我樊云海了。”邋遢大汉眯着眼,语气有些不善。
  秦隐指了指那堆杂铁矿青石问道:“能否试试刀?”
  “呦呵。”
  樊云海乐了,直接拉开竹隔栏,示意秦隐进来,而后抱臂站在一旁冷笑。
  秦隐再次随手抄起那柄雁翅刀,走到五尺高的杂矿堆旁立定。
  当少年手腕翻转的一刻,樊云海的瞳孔猛然一缩。
  秦隐上步一撩,刀出身前,竟似燕子翎舞。
  一息之内三刀往复翻砍!
  弓步收刀贴背。
  青石堆纹丝未动。
  但樊云海的眼神已近无比凝重。
  他看看秦隐那张年轻的侧脸,上前拿起垒砌最顶端的一块青石。
  手掌一轻,他只提起了半片。
  目光下移,平着三道细痕,将石碓平削了三层!
  随手一抛,叮当作响间,那柄雁翅刀被丢回了土台。
  秦隐看着樊云海那张黑乎乎的脸,认真说道:“刀不错,就是真的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