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64章 缘字

第64章 缘字


  热烈的风似乎都静止了。
  樊云海那张黑脸的颜色也越发深沉了。
  少年肩膀上的那只红雀,此刻骄傲的扬起头,满意的看着那张黑毛大脸。
  如果不是人太多,毕方早就扯开嗓子尽情嘲笑了。
  “小子……有种!”
  樊云海竖起大拇指,黑乎乎的脸上看不清表情,但语气里倒是能听出那强烈的钦佩。
  “从来都是我老樊打的兵器挑人。真是好久没见这么有意思的人了!行,我樊云海今天就为你破次例,说吧,想要什么兵器,有材料宝兵也给你锻造出来,当然再之上品阶的兵器想来你也不会来我这里寻找。”
  “不要环背刀,要雁翎刀!刀身加厚,反向开刃。”秦隐不假思索的说道。
  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这才是爷们的兵器。
  樊云海眼睛眯起,“雁翎,反刃,这可是杀人的兵器啊……看你小子身上竟有种军伍之气,想来也正常。能做,要多重?”
  “翻一倍。”
  “六十二斤!不是说笑?”樊云海脸上的笑容凝固。
  “确定。”秦隐没有废话。
  “那就六十二斤!没有寒铁那种奇物,就以六千锻以上精钢为胚,以蒲水淬火,我樊云海保证给你打出一把凡阶上品的好刀!”
  “若是在这个过程你能寻来些许寒铁,给你掺在刀刃里,说不定都能至宝阶下品。”
  “可以。”秦隐五指撑开又握,修行者间的硬通货币是灵铢,而灵铢就是以寒铁所铸,薛钱留给他的永夜银牌,似乎还有任务未交……
  “那好,此刀定制需金两锭!先付定金一锭。”
  樊元海大手张开。
  骄傲扬起脖颈的毕方脸色一滞,它可是记得秦隐从那竹林走出时的全部家当,可就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那两锭金。
  现在早就不够了吧!
  钱都给了这黑脸大汉,让它堂堂毕方大爷喝西北风吗?
  说好的美酒,说好的牛肉面汤,说好的红果果呢!
  都没了!
  没准还得卖艺赚钱!
  毕方一对小眼里开始泛起凶悍之意。
  秦隐感觉到了这只胖雀子的躁动。
  爱吃、贪财!
  正是毕方的两大鸟生目标。
  现在樊云海的话简直是完成了对毕方的双向合击,这只肥雀子不疯才怪。
  所以秦隐一把将毕方抓下来,另一只手将一锭金抛过去。
  “何时来取?”
  “十日之后,若有寒铁定要赶在最后两日之前送来。”
  说完之后,樊云海转身就进了铺子,这是送客的意思。
  秦隐点头离开,期间一手竭力住着毕方。
  那只胖雀子挣扎着扭头叫嚣道:
  “我跟你说秦隐,这黑脸毛汉他没安好心。”
  …
  “什么一把破刀就敢收两锭金!”
  …
  “咱哥俩将来吃啥喝啥,总不成去卖艺吧。”
  …
  “秦隐小子,你可是答应了爷要有三坛美酒的,真要卖艺你也不能贪墨了爷的酒钱。”
  “你倒是说句话,爷保证帮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秦隐顿步,目光凝重的落在胖雀子身上。
  毕方目光中终于露出些许欣慰,“怎么,想明白了,要不回去咱把那一锭金要回来吧。”
  红彤彤的小眼里满是期待。
  秦隐目光中露出些许不忍。
  毕方慌了,“你怎么了?要实在舍不得爷不逼你了还不行么。”
  秦隐叹了一口气,凝重开口:“你说若把你卖了大概能赚多少金?”
  毕方愣住了。
  那一对小眼中瞬间密布血丝,全身漂亮的红羽都炸起来。
  “龟蛋,本圣尊今天和你拼了!”
  烟火味弥漫的翁城中。
  少年哈哈大笑着着奔跑,后面一只浑身通红的胖鹌鹑在蹬蹬的迈步狂追。
  一时间倒是引得些许人驻足观看。
  此刻瓮城的城门之中,一名面容冷峻的公子哥,手握山水折扇,恰好步入。
  衣服是冰蓝色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
  举手抬足间便是贵气逼人。
  没见他走得有多快,但是每一步迈出后却都精准的落定在半丈之外。
  落步无声,因此这般怪异情况并未引得旁人注意。
  秦隐大步奔行时从人群穿过,得益于小成的追星腿法,竟也有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轻灵迅捷。
  当秦隐下一步落地后,灵力在脉络中奔涌成阵,身躯诡异的一个侧移想要绕过前面的行人。
  然而那名面容俊美的公子却也在同一刻从同一缝隙中闪出。
  秦隐吃了一惊,立刻拧身想要错开。
  而那名公子哥则是皱眉望来,三指并拢向外一弹。
  力量侧击于身,并没有感觉到如何强大的冲力,但秦隐的身躯却被生生推开三寸。
  两人身形交错间,那名公子冷淡的望来。
  秦隐身形腾空的一瞬,斗笠刚刚抬起。
  两人目光相遇。
  对方的眼神高傲而平静。
  黑发被一枚羊脂玉簪扎起,更完美的烘托出对方那俊美的轮廓。
  皮肤极白,一双眼睛似水含烟,竟比女子还要美艳三分。
  当秦隐扫过对方面貌的时候,眉头一皱。
  而那名公子,瞳孔深处闪过某种光泽,两人交错的一瞬,视线牢牢盯住秦隐面孔。
  眉毛好看的挑起!似乎在表达着主人的某种心情。
  惊讶、愕然?亦或是其他?
  “抱歉。”秦隐落地后立即说道,但他也同样有种熟悉的感觉。
  眼前这人……的眼神……为何盯着自己。
  还有那淡淡的清香……
  为什么这么熟悉!?
  等等!
  甜而不腻,似雪后的芬芳……
  他只在一人身上闻到过。
  她是——
  “吕、、”秦隐脑海里仿佛有惊雷劈过,瞪圆眼睛。
  公子突然竖起一根纤细如玉的手指,然后在秦隐浑身汗毛都立起的间隙里直接印在了他的唇上。
  毕方也瞪圆了眼睛,怔怔看着这一幕。
  容量有限的脑瓜瞬间冻结。
  “秦秦秦、秦隐……”
  胖雀子哆哆嗦嗦的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秦隐,竟然被另一个爷们给调戏了?
  是这世界太疯狂,还是毕爷落伍了……
  现在毕方只感觉好像有人在它耳旁用指甲在不断挠着铁盆。
  它快要爆炸了啊!
  因为看到这一幕,就他姥姥的想起自己面对的那只公悬虹雀!!
  青年公子,更确切的说是吕洛妃!
  这名玄魔宗的当代行走,那双如水如烟的好看眸子注视着秦隐。
  她心中又何曾不惊讶。
  本以为那个鸡鸣村的少年就如一片落叶从她那注定不平凡的人生中闪过一瞬,便彻底被掩埋与泥土之中。
  谁又能想到那名在芙蓉巷垂死的少年。
  那名被骑枪彻底洞穿身躯的少年。
  竟然没死……
  还出现在了这里!
  她的脑海中瞬间联想起之后的修行界传闻,美眸之中更有光芒亮起。
  芙蓉雨夜,鱼梁城碎。
  秦隐,不正是当事人之一么!
  如此看来,那夜过后,他还真是得了通天的造化,被一名实力甚至在照月境之上的大修行者给救下了。
  既然在此遇到,那就是缘。
  吕洛妃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像只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