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65章 妙不可言

第65章 妙不可言


  忽的。
  那双似水含烟的眼眸落到更后方十几丈外。
  几名穿着青色道服的人正分开人群挤向瓮城内,他们的视线也恰好落到此处。
  吕洛妃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美的惊心动魄,她微微仰看着秦隐,娇媚一笑:“相遇是巧,相逢是缘,不妨替我拖延一会如何?”
  带着淡淡慵懒的沙哑之声响起时,秦隐已感觉不妥。
  因为就在这一刻,吕洛妃的手指已从他的唇上擦过,停到耳垂之下。
  钩指一弹。
  细腻的指尖,霎时荡起淡淡白雾。
  秦隐耳中则只感觉到耳畔有水浪冲击礁石时崩散之声。
  他没有看到,身后十几丈外,一名身着青色道服的男人脖颈猛地后仰,整个人被瞬间崩飞。
  “妖人在那!”
  “那边还有他的相好,果然是男女通吃、不知廉耻的妖人!”
  那几人顿时急眼冲来,一时间城门之内人仰马翻。
  吕洛妃丝毫没有顾忌四周之人那惊呆的眼神,对着秦隐妩媚一笑,脚下轻点,瞬间远遁。
  伪装成男人的清朗之声响起,却还带着丝丝腻人,周围人齐齐打了个寒颤,紧接着异样的眼神全都投向秦隐。
  “郎君,且帮我抵挡一阵。”
  衣袂纷飞间,冰蓝绸衣将那诱人的腰肢再度勾勒而出。
  秦隐双眉霎时立起,脑子嗡的一声。
  他怎么也没想到。
  吕洛妃这娘们,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摆他一道!
  那帮青衣人全都追向自己。
  为首之人跑的最快,鹊起雀落间已然拉近数丈,道服上刺绣的白云,和那夜他曾见过的云台宗修行者……如出一辙!
  砍自己胸口一刀的人就是云台宗啊!
  新仇旧恨倒是汇聚到一起了。
  “妖人跑了,先抓住他相好拷问。”
  听到对方喊出这句话时,毕方僵硬的转过脖颈,用悲愤的眼神看着秦隐:“你不准备给爷一个解释……”
  “你这只蠢鸟给我闭嘴!!”
  秦隐将斗笠压到最低的同时一把将毕方薅下,攥在掌心,右腿之中霎时有灵力奔涌灌注。
  二气旋全开!
  在他转身的瞬间,就完成了灵力的灌注与灵络图纹的运转。
  【追星腿法】——第四式·脚踏天枢!
  右脚刹那震颤至模糊,跺地的一瞬,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疾射而出!
  这一刻,秦隐将对追星腿法的感悟展现的淋漓尽致。
  双腿接连点地间,上身摇摆间曳影,足间以连踏七星之势挪移。
  仅仅两个呼吸,秦隐便重新拉开距离,当第三个呼吸时他人已经遁入人群奔远。
  动若脱兔!
  秦隐的反应顿时让云台宗的带队之人愣住,紧接便大怒。
  “妖人相好也跑掉了!众人随我追击。”
  奔跑中的秦隐只感觉胸腔里憋得那口气差点炸掉。
  斗笠遮掩下的脸庞咬牙切齿间都有些扭曲。
  “吕、洛、妃!!!”
  那娘们敢说不知道自己落在那帮修行者手里会是什么下场么?
  明知道后果还要坑自己一把。
  今天我秦隐要不把场子找回来,老子以后跟你姓!
  少年眼中煞气大作。
  “秦隐,你跟我说那个大老爷们是不是你相好。”被攥着的毕方似乎都没了信念,有气无力问道。
  “她是女的!”
  秦隐喝道,直接将不甘的毕方塞进竹篓,脚下踏步生风,鬼魅的在人群中穿梭。
  若从高空看去,便能看到秦隐的目标赫然是刚刚吕洛妃遁走的方位。
  “妖人相好奔向东门了!”
  …
  “妖人相好速度好快。”
  …
  “兵分两路,去拦截他。”
  秦隐哪知道他突然的遁逃,竟直接将这群云台宗的修行者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
  而且一口一个妖人相好,听得他真想转身就拿琅琊匕把这些人一个个全捅了!
  身形腾转间,秦隐已然穿越大半个瓮城,他甚至看到了吕洛妃那翩跹似蝶的背影。
  还真他娘的是个妖女!
  拳头捏的爆响,秦隐快速将前方景象扫入眼中。
  心念电转间将自己记下的城区地图于脑海复现。
  东南城区连接瓮城的一共十七条街道。
  吕洛妃遁去的是……竹影街!
  那么自己只需要……从旁边绕过三个巷道便可……
  秦隐在踏出瓮城东门之后突然拐向右侧。
  “妖人相好冲右边跑了!”
  身后几人再度加快脚步。
  ……
  ……
  脚尖轻点如浮光掠影,以吕洛妃江河境四重的修为,当真可在这鱼梁城横着走了。
  方才若出杀招当然可以将那几人留下,但必然会引来保持高高在上姿态的黑水骑。
  这对于她进行下一步计划将极其不利。
  暴露给那些人,也是故意的。
  只有这样,她的身份才会从烟月宗的【巫月馨】自然过渡到冷面公子【楚涵歌】!
  江湖早就有传言,玄魔宗的千面妖姬有千般容貌。
  这自然不是夸大。
  比如那白氏商会的少东家白鸿丰,此刻还在不甘心的寻找烟月宗的那个巫月馨呢,谁曾想她吕洛妃摇身一变就已化作贵家公子。
  白鸿丰身上的秘密着实不少,她甚至还隐隐看到了西疆妖族隐隐的影子,只是想到此行任务,也就只能暂且放弃调查。
  截至目前,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
  她也拦下了一名南诏送碑使!不出所料,那送碑使所携带的是一名废函,里面就是一张白纸。
  抵达金阳,自然是想通过这里的南郡驻军获取更进一步的太古巨碑消息。
  只是没有想到,她会碰到秦隐。
  心思聪慧的她几乎是瞬间就完善了计划,那就是借势再易容出第三个身份。
  这样有两个身份交替,她有把握在半月之内获取消息。
  毕竟这可是南郡抚军魏钧南的老家呢……
  嘴角浮起一个动人的弧度,吕洛妃凤眸微眯,那男装相貌此刻竟有些妖艳。
  突然耳畔似乎有某种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嗯?
  吕洛妃视线抬起时,一道魁梧身影恰从身十丈之外的横巷里冲出,高高跃起于半空……
  斗笠抬起间……
  一张熟悉的、面无表情的少年脸孔正对自己。
  那眼神分明是在淡然打着招呼。
  但从他口中冒出的话,却瞬间让吕洛妃粉面带煞。
  “爱妾,快些跟上。”
  话音刚落,秦隐已经落步折向她的正前方奔去。
  而紧随其后的则是数名冲出的青袍人。
  六双眼睛……
  齐刷刷落在吕洛妃身上。
  “好个嚣张妖人,竟然在此!!”
  为首之人大喝一声。
  下一刻,云台宗六人铺天盖地扑来。
  而吕洛妃的一对凤眸,也彻底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