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66章 算天算地算人心

第66章 算天算地算人心


  金阳城,竹影街。
  一场冲突顷刻间爆发。
  某名魔宗妖女冷目相对的,自然还不是面前那些连气旋五重都未达到的杂鱼们。
  折扇打开,公子装扮的吕洛妃,眼中潋滟最终还是落在那即将消失的背影身上。
  奔跑中的秦隐没来由的感觉背后一凉,心知自己定然是被那名妖女给盯上了。
  竹篓里的毕方扯着脖子刚露出头看了一眼,吓得连忙缩回去。
  “秦隐,你跑快点,那娘们太凶了。”
  “六个人啊,一下就飞起来了,全躺了,比那帮山匪还凶啊!”
  “太血腥了!”
  毕方被吓得只敢在竹篓里透过缝隙观看,突然它又哇哇大叫道:
  “快跑,那娘们追上来了!”
  秦隐脚下生风,头也不抬的低喝道:“这娘们明明是先坑的我,我说你能不能拦住她!?”
  毕方瞬间顶开竹篓盖子,难以置信的盯着秦隐,“爷这么小个儿,顶多吐口血帮你炸个气旋境的,就这凶悍的娘们你让爷自爆了也干不过啊!”
  “你不是自称圣尊吗!?”秦隐听到后面越来越快的气流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吕洛妃在逼近。
  “爷他妈还天神呢,你也信?”毕方脸色已经无比难看了。
  这只不靠谱的胖雀子是指望不上了。
  秦隐飞速回忆此处区域的民居分布,不断计算逃跑的路线。
  吕洛妃那一看就是江河境的实力远超自己,凭借自己气旋二重的修为想跑赢还是太难了。
  所以,必须利用地形优势骗过对方才可以!
  那个地方在哪……
  在哪……
  对了!
  秦隐眼睛一亮,前面有一道三路岔口,最右侧的岔口进入之后有一排酒楼,只要能够混进去一间即可!
  利用争取到的时间,通过变更衣物进行简单的伪装,在这偌大的金阳城并不容易暴露。
  秦隐脚下步伐再度增进提速,鬼魅般的穿梭于行人之中。
  吕洛妃那双易容之后的颇英气的眸子之中,闪过冷意。
  当日鸡鸣村的那个小子,何止是捡了一命回来,竟然还习得一门上等的步法。
  这根本不是世俗凡人能够拥有的脚力!
  尤其是几次垫步腾跃间跨过距离,已经远远超越了正常身体的极限。
  这一切都只说明了一个问题……
  秦隐,已经成为了修行者!
  “难怪有胆调戏妾身了。”轻哼一声,吕洛妃目光牢牢锁定秦隐,准备在十息之内捉到对方。
  她自从成了玄魔宗当代行走,可是没吃过半点亏呢。
  既然对方已经成了修行者,那对待的手段就当和以往不一样了。
  然而这一刻的秦隐,却在落在岔口的一瞬猛然侧移消失于视线之中。
  “跑得了么?”
  漫不经心的自语一句后,这位魔门的当代行走腾身追上。
  然而当她的视线落在那条拥挤的巷道之后。
  颇有英气的眉毛却是皱起。
  似水含烟的眼睛中冷意已经浮起。
  她堂堂千面妖姬吕洛妃,竟然把一名初入气旋的家伙给跟丢了!
  冰蓝丝绸下的身姿颀长,脚步不急不缓,淡淡的目光轻轻扫过巷道的每一人面部。
  漫不经心的审视和那高傲的气质,旁人哪怕被视线扫过也不敢多言。
  蓝衣公子就这样步履轻盈的踏过巷道。
  柔软的靴底站定,吕洛妃的身姿止住,折扇轻轻合拢于掌心。
  那张此刻看去绝美的中性脸蛋儿上,突然勾勒出一抹惊艳的弧度。
  “小贼,这一声爱妾可不是随便能叫的呢。”
  啪!
  折扇打开,吕洛妃悠然向前方的一家裁缝铺走去,果断而洒脱的放弃了寻找。
  ……
  ……
  至于秦隐在哪里……
  现在连他自己也一言难尽。
  刚刚确实闪进了一间酒楼,还是一间一看就是男人扎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酒楼。
  秦隐从进去之后就埋头猛冲。
  期间他还有些好奇为何本来想要拦他的伙计,为何在看到那诡异的步伐之后反而止住了脚步。
  直到他冲进了这家酒楼的后院,推开了那间伙房似的木门……
  如果时间能够再重来一次,他一定会选择换家酒楼。
  鬼知道这从外面看上去小小的柴屋,怎么里面如此之大!
  这分明是一座地宫!
  七八丈外,木桌横七竖八摆开,坐满了男人,有擦刀的、擦剑的、摆弄弓弩的……
  偏偏没有一个看上去正常的家伙。
  所有人的动作都是一停。
  下一刻,四面八方,数十道不善的凶厉眼神投来!
  “那娘………”毕方的嘴里瞬间失了声,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一屋子彪形大汉。
  最可怕的是那一片连着一片气旋炸开的声音,甚至还他姥姥的有大江奔涌的声音。
  毕方瑟瑟发抖的缩回了竹篓,快进去时还用爪子钩了一下秦隐的衣襟,满眼复杂。
  “我说我走错了,你信吗?”
  秦隐低头间眼神同样无比复杂。
  这可是一屋子的修行者啊……
  而不是那些可以随便莽的山匪。
  现在跑……
  应该还来得及吧。
  毕方悲愤的瞪了一眼秦隐,失望的缓缓摇头,而后用爪子钩住竹篓盖一拉,彻底自闭。
  一条木案被拉开时摩擦的牙酸声响起。
  有名身长九尺的瘦高男人,目光阴冷站起。
  这破屋之内,烛火幽幽,随着对方的身影立起,开始弥漫起阴暗。
  秦隐垂着的面部,匿于一旁幽幽摇曳的残灯烛火之下,脸颊肌肉轻轻跳动。
  右手缓缓探向腰后,掌心接触到琅琊匕的冰冷手柄,缓缓旋握。
  少年的眼中一片冷然。
  今儿,看样子没法善了了。
  对方在盯着自己。
  秦隐的目光落在对方的手掌、脚步之上。
  步伐沉稳,是个高手。
  而且应当高于气旋二重的自己。
  对方盯着自己的举动,而且越来越近……
  他要逃离此地,首先要格杀的就是这名瘦高个。
  那么以追星步法跟进,再以匕首刺杀之法毙掉对方。
  【就这么定了!】
  秦隐的视线彻底坚决。
  “拿个牌子怎么还磨磨唧唧的,交任务还是领任务?”
  那瘦高男人不耐烦的走向秦隐。
  竹篓里的胖雀子茫然抬头。
  秦隐即将握紧匕首的手掌突然一顿。
  下一刻,右手忽的错开匕首,捏住另一枚物件,随意甩去。
  “也交、也领。”
  银牌旋转着划过空气,四周的残灯晃了一下。
  秦隐的眼神如狼般望去,他的心脏在剧烈跳动。
  他在赌一件……
  最不可能的事情!
  瘦高男人两只随意在空中一夹,定睛一看。
  听眼前之人声音不大,竟然佩银牌?
  那人脸上的不耐烦瞬间消融,将牌子掷回,大手向内侧一引:
  “请!!”
  四周的凶恶视线又同时落下。
  一群彪形大汉该擦刀的继续擦刀,拭剑的继续拭剑……
  瘦高男人眼中也透出友善之意……
  眼花缭乱的一番变化,毕方已经彻底傻掉。
  脑袋顶开竹盖看着秦隐,一脸茫然。
  接住银牌,秦隐目光平静抬起。
  他赌对了!
  这里,赫然就是寻之不得的……
  金阳城,永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