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67章 冢虎

第67章 冢虎


  羁馆残灯,永夜悲秋。
  叶上秋露,人间无愁!
  十六个字,铁画银钩,深印于墙壁之中,似大修行者以手指生生划出一般。
  行走在永夜地宫,脚下是凹凸不平的花岗石,古朴的木案酒桌随意摆放,幽黄的灯火的在缓缓燃烧。
  一群刀口舔血的刺客们或者在休整,或者在等待,每个人之间都间隔开最少三尺的距离,各不说话。
  瘦高个儿看完永夜银牌之后便再没有怀疑过秦隐的身份。
  反而当带着秦隐步入地下二层时,感慨说道:“你们这些银牌高手,还真是神出鬼没,这入口刚更换还没十二个时辰就能寻来。”
  秦隐则压低着斗笠,仅仅轻轻嗯了一声,便不再开口。
  这沉默的性子,瘦高个儿不但没有恼怒反而习以为常。
  “到了,老规矩,这里的进口一个月后便会废弃。”叮嘱一声,瘦高个自行离去。
  秦隐不动声色的打量四周,幽暗昏黄的油灯总在恰临黑暗之处亮起,地下二层步入时有明显的凉风拂过。
  可以断定这里必然连着不止一处通向地表的通路。
  永夜地宫,就像鼠巢一样,盘根在这座城市的地下。
  地下二层已经没有了地表那些正经的建筑,全都是一个个幽深的隧洞。
  没有任何指引,看似杂乱,其实反而更好选择……
  那就是随意走。
  幽暗中,秦隐默数自己大概走了约百步,才终于看到尽头。
  孤零零的黄纸灯笼挂在岩壁上,照亮了那座石台和石台后方坐着的的铁面斗篷人。
  秦隐望去的时候对方同时望来。
  铁面人浑浊的眼睛仿若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
  “交任务。”
  秦隐直接抢在对方前面开口,银牌压在石台之上。
  “猎金”这两个字已经积在喉咙,准备等对方问出的那一刻立即答上,如此一来此行便是天衣无缝。
  然而那名铁面人接下来的举动,却让秦隐的瞳孔猛地一缩。
  小巧精致的银牌被铁面人轻轻捏起,压入一旁的一处半人高的铁匣里。
  机括的组合声中,秦隐只感觉淡淡的凉意拂过体表。
  这种感觉……
  不是第一次!
  他的视线和竹篓里仰头的毕方交汇。
  这一人一鸟表露的意思完全一致,这是天地灵力的非正常汇聚!
  若再联想起铜台山的遭遇万里鹏的那一战,秦隐心中已经有个名词呼之欲出。
  ——【灵阵】!
  丝丝灵力汇聚最终在铁匣之上的玉盘之中,凝出细密字符。
  铁面人看着那些字符,沙哑的开口,如金铁摩擦般难听:
  “永夜猎金,领赏单刺杀建江城守……确认完成,赏金……两枚中灵铢。”
  秦隐身躯绷直,只感觉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两枚中灵铢!
  那就是足足两千两黄金啊。
  一个任务……兑两千两黄金……
  秦隐只感觉浑身汗毛孔此刻都无比舒坦。
  他没拿薛钱的腰牌换钱,而是选择接过其衣钵。
  现在看来,这条路是选对了!
  而毕方已经快激动的嚎叫出来了。
  “爷有钱了……爷有钱了……吃香的喝辣的……”
  毕方两只翅膀死死捂住自己的鸟嘴,但是那两条小腿却是拼命的跺脚。
  铁面人依然注视着能够激活灵阵的机关铁匣,眼皮抬都没抬,继续淡淡说道:“按照规矩,永夜抽成五成。”
  “酬金,一枚中灵铢。”
  咔的一声,铁匣下方某处机关弹出。
  一枚闪烁着青玉光泽的圆币静静躺于其中。
  铁面人将其捏起,放在石台上后,便收手沉默,静待秦隐取走。
  什么!?
  抽水五成?
  还要不要脸了。
  毕方跺脚的动作戛然而止,眼珠瞪圆。
  秦隐猛然抬头,拳头捏的爆响。
  这一刻一人一鸟险些同时出手!
  铁面人听到了动静,迟缓的抬起头来,浑浊的眼中尽是疑惑。
  永夜刺客的报酬从来都是事先确认完毕才会接下任务,现在这情况是……
  对报酬不满意?
  哪怕不满意,这种情绪也不应当出现在一名银牌刺客身上。
  “多、谢。”
  炽烈的鼻息喷涌,字字如钢,秦隐生生压下内心冲动,狠狠将那枚中灵铢抓起。
  入手寒凉,而且竟比金锭还要沉重!
  下灵铢一枚可兑金百两,只有小指甲盖大。
  中灵铢一枚可兑金千两,已经有半截拇指大。
  这是一千两金。
  这就是一千两金!
  这个永夜,做的当真是无本万利的好买卖。
  “可还有其他事情?”
  秦隐抬头,“可能改名?”
  “可,是何名字?若改,猎金便从此牌除名。”
  “冢虎!”
  “猛虎蛰于石冢,是否为此二字?”铁面人沙哑问道。
  “是。”
  确认之后,铁面人手中出现一支毛笔,大笔在铁匣顶部玉牌上写下【冢虎】二字。
  狼毫为锋,灵力为墨。
  落笔时两字显现一瞬便彻底印于玉牌之中。
  “还有何事?”
  “接赏单。”
  一问一答间,铁面人将一张帛书抛来。
  “自己挑,老规矩,不可多选。”
  帛书拉开,秦隐的目光便落在那竖列排序的一行行字迹上。
  鼻尖还有墨块研磨之后那淡淡的臭味,足以证明这些任务获取的时间不会太久。
  黄纸灯笼的光芒足以照亮帛书。
  秦隐有条不紊的阅读这些简要的文字。
  刺杀任务……否掉。
  屠门任务……否掉。
  偷窃……否掉。
  秦隐目光淡然,将这些赏金丰厚的单子一项一项否掉。
  哪怕其中报酬不菲。
  ……
  无论虎王还是冢虎。
  他秦隐从来都没丢掉那颗骄傲的心。
  为钱折节的事儿,他这辈子学不会。
  既然没有,那就准备走了。
  然而当帛书准备卷起时,秦隐的目光却落在最后,扬起手。
  “稍等。”
  帛书重新被铺展开来,秦隐的指尖落在最后一个赏单上。
  “这个单子,我接了。”
  【护灵纹师仇家追杀三日,地点:金阳城郊。】
  【酬金:黄阶下品灵纹图录一册,金五两。】
  【要求:气旋境二重以上。】
  铁面人将帛书这一栏抽出,赫然是单独插入的一条锦缎,递予秦隐。
  “雇主之讯誊于背后,可自行联系。”
  接过锦条,指尖摩挲着那特有的质感,沿着原路大步而回。
  竟然有灵纹阵法图册。
  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它与雕刻是否又有相通之处呢?
  能以太一心刀纹灵脉于体内,那是否能铭灵纹于载体?
  这个赏单,为他完美解决了这十日的所有安排。
  临走出的柴门时,毕方不解的问了一句,为何称号如此拗口。
  秦隐笑了笑没有解释。
  龙行虎步,推开柴门迈出,目光深处狂傲尽起。
  永夜地。
  他年盛世谁记。
  猛虎伏石冢,山鬼对起。
  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
  ****
  PS:祝所有《虎君》的读者猪年大吉大利行大运,阖家幸福,万事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