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69章 桃花树下酒尚温

第69章 桃花树下酒尚温


  月色中,宅院大门处,四道人影静静而立。
  没有夜行衣,没有遮面。
  四名彪形大汉就这样静静抱着胳膊,冷目望来。
  “千兴宁。”
  “千兴平。”
  “千兴乐。”
  “千兴阳。”
  四人依次开口,自报名号。
  “……特来拜会余均先生。”
  站在最前的那名腰缠狼皮大汉,面上有道蜈蚣状的刀疤,上前一步,冷笑道:“某家千兴宁,看样子今日这宅院要见血了。”
  月光照在他们的面孔上,余均的身躯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没错,就是这四人……
  就是那四名将他逼的如丧家之犬一般的客人。
  他们的眼神中泛着诡异的淡淡绿光。
  对方何时进来的,自己这名气旋一重的修行者完全没有察觉。
  如果不是冢虎先生……
  恐怕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有着刚刚酒力的催动,再加上心中恐惧,余均的额头的开始浮起细密汗珠。
  咕嘟。
  喉头下意识吞咽口水,余均的目光开始泛起惨然。
  因为这一刻,四名大汉的身上,同时腾起气旋炸开的声响。
  那是连成一整片的……属于修行者的声音。
  气旋二重、三重……
  四重……
  对方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所下赏单的标准。
  冢虎先生,只有气旋二重啊!
  这点之前交谈时已经肯定。
  “冢虎先生……”余均绝望的眼神望去。
  却见秦隐平静扫过四人之后,“名字太多记不住……”
  “一并上吧。”
  淡淡的四个字,如飓风掠过庭院。
  一时间鸦雀无声。
  凭石体与青牛劲,他可斩气旋三重。
  再加气旋二重,以及固化小成境界的追星腿。
  足可杀气旋五重。
  这几人当中,最高只有气旋四重。
  所以,从他们展露境界的那一刻,战斗就可以告终了。
  对于秦隐来说,这不叫自大,而仅仅是…
  基本的自我认知。
  咯吱!
  拳头紧握间骨骼爆响,只见站在最前的四兄弟之首千兴宁脸色猛地泛起铁青。
  “小崽子,夜路走多,大话太满,容易横死!”
  语音落下之际,气旋四重的千兴宁太阳穴高高鼓起,那条青筋毕露的右臂猛然膨胀一圈。
  四枚气旋中积蓄的力量霎时绽放。
  肉眼可见的血雾从汗毛孔中蒸腾而出。
  钵盂大的拳头上,四枚指虎在月下泛出森寒光泽。
  话音落地之际,千兴宁已然大步奔腾起来。
  每一步落下都仿若雷声惊奇,园中伏地的落叶此刻被带起如长龙。
  奔行如千军,声势撼人摄心!
  “吃我一拳,狂阳裂狮!!”
  那狂绝之势,一拳之下足以撕虎裂狮。
  余均脸色刹那惨白。
  在他眼中,少年仿佛被彻底震住,一动未动。
  直至……
  那枚撼山之拳即将抵达少年头部的一瞬。
  庭院之中的一切都仿佛慢了下来。
  秦隐眼皮低垂,仅仅是轻轻后撤半步。
  脚跟落地的刹那,一地桃花惊散如雾!
  空气仿佛凝实如台阶。
  余均张大了嘴巴……
  他就看着秦隐就那样简单三步,直接踏入半空。
  一个令人窒息的动作定格于所有人的视线中。
  鹞子翻身间,单脚甩至最高处。
  下一刻,震撼如流星坠落!
  追星腿法·第七式——
  【风坠瑶光】!
  这一脚,卷起狂风如龙,直将破军星从天顶扯落,摇曳漫天星辉。
  千兴宁仰首间,瞳孔之中先是泛起惊惧,紧接着便是狠辣。
  佩戴指虎的一拳,猛然上翻。
  拳脚相交间似流星与山峰相撞。
  山石刹那被轰为齑粉。
  余均的嘴巴此刻已经足以塞进一枚拳头。
  他就那样呆傻的看着。
  看着千兴宁那九尺身高,在一层桃花崩散间,瞬间压短……
  整整一半!!
  轰!
  秦隐终落地。
  惊起的气流夹杂着落叶与桃花,狠狠砸在余均脸上。
  烟尘散尽间,所有人的心脏都仿佛被大手狠狠一握!
  曲水畔。
  千兴宁半个身子已经塌陷至模糊,不成人形的躺在地面,铜铃大眼茫然望着天空。
  瞳孔之中的光泽,彻底黯淡。
  千氏余下三人,面色惨然。
  “你是何人?”
  落花浮空,少年从中踏步而出。
  “永夜,冢虎。”
  千家兄弟,脑海中那根弦崩断。
  永夜之险,恶名昭着!
  谁曾想这淡然少年,竟是一名永夜刺客。
  “杀!”
  这一声,三人终于并肩而上。
  秦隐仰看星辰。
  北斗九星,七见二隐。
  这一式,当参北斗!
  少年负手,起脚间,漫天星辉散乱。
  灵纹师余均,从未见过一人能以气旋二重境踏出漫天星辰乱影。
  如惊涛拍岸,荡起千堆雪。
  千家三人,如浮尘般被淹没在层层崩散的浪花间。
  人影一触即分。
  三道身影在血雾中崩飞,重重落地。
  秦隐负手,淡然低首。
  千兴阳躺在地上,余光扫过已无生机的兄弟们,大口鲜血涌出嘴角,却犹不肯咽气:“我等兄弟一路西疆至此,终年打雁……终被啄了眼!”
  “我不甘心——”
  咔!
  一声,秦隐一脚踏碎他的咽喉。
  “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
  声音袅袅徘徊于庭院。
  少年转身走向凉亭,盘膝而坐。
  端起那酒盏。
  “请。”
  秦隐一饮而尽。
  雀子忘了咀嚼,余均忘了回礼。
  那一夜,星光阑珊。
  桃花树下,一盏酒尚温。
  ……
  ……
  这一顿酒,几乎搬空了某人的酒库。
  喝到最后,醉醺醺的胖雀子非要拉着余均划拳。
  但那可怜的中年人,接连经历大悲大喜,早就不胜酒力趴了下去。
  好在,临倒之前,还记得将酬劳交给秦隐。
  除了约好的《引灵阵图录》和五两金,还多送了秦隐两块白玉牌和一把纤细精致的刻刀。
  这等护卫赏单,不同刺杀。
  任务完成时便可人钱两清。
  秦隐想说道谢时,看到那已经趴在长案上打呼的余均,笑了笑,起身。
  “宝一对啊,哥俩好啊,三星照……”
  “四喜财啊,五魁首啊,六六六……”
  “六六六……六六……”
  胖雀子吐着一条大舌头,含糊不清的挥动右翅,明显是喝多了,卡在六六六上无论如何也继续不下去。
  打了个嗝还险些把余均的一头黑发给引燃燎掉。
  “别六了,随我走。”
  秦隐一把抓起这只胖鹌鹑。
  “别拦我,爷还能喝!六……”
  毕方还睁着眼,下一句就直接打起呼噜来。
  皓月当空,云淡风轻,少年携鸟而行。
  他终于凑足了锻那柄刀的钱。
  更是为自己某了一份足以吃喝无忧的财源。
  那就是和雕工同出一源的灵纹之法!
  不过在第八日寻樊云海之前,他却并不急习练,而是要做另一件事。
  那就是以太一纹天之刀,入气旋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