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70章 刀成

第70章 刀成


  九月十二日,辰时。
  金阳城东,依旧是距内城三里的云阳酒楼。
  后院客栈三层上房之内,阳光柔和洒入,盘膝而坐的少年睁开双目。
  没有理会已经被汗水彻底浸湿的衣物,而是将目光投到并拢而出的双指之上。
  秦隐脑海之中,尽是这八日的修行感悟。
  这次连他都没有想到。
  当自己对追星腿法的参悟达到一定程度时,这第三气旋的到来……
  竟比预想中的还要早了整整三日!
  观想和实战叠加到一起,让他对这门腿法的感悟已经超出了铭刻第三气旋的地步。
  所以,以太一心刀刻画之时,一切都是无比的自然。
  双指之下,刀走龙蛇,灵脉随之而出。
  那种状态下的秦隐,甚至都无需再回忆脉络之图,似乎本就如此一般。
  其中畅快之意,就好似打了一套拳,战意正酣。
  而那割裂灵魂般的剧痛,则更加激起了秦隐心中的血性。
  壮志如龙,意气如虹。
  这第三气旋的三百灵脉镌刻,尽显少年峥嵘。
  八日之功,凝一气旋。
  此等速度,秦隐不知道放在偌大的天武王朝会排到何等地步。
  但是他敢肯定,自己……
  绝对已经碾压九成以上的修行者!
  当秦隐从地板站起时,浑身骨骼爆响。
  最清脆的却属于那短促的三声气流炸裂。
  这第三枚气旋,他刻在了左腿之中。
  从此之后对敌,左右腿皆可强攻。
  追星腿法中成之路,已走了一半。
  躺在一旁地板上挺尸的毕方,一个激灵打了滚站起来。
  黄豆大的小眼直勾勾看向秦隐。
  “这就成了……气旋三重?”
  胖鹌鹑围着秦隐噔噔跑步转了一圈,难以置信。
  “那个余均家里的黄酒这么猛?喝了一顿就和打了鸡血一样?”
  “要不然再去找他喝一顿,爷再分一滴精血灌注到你脉络之中,你且试试。”
  “没准下一次就六日铸气旋了。”
  说着说着毕方就有些跃跃欲试,那贼兮兮的小眼瞄着秦隐全身的几个要害部位。
  这样等日后它堂堂毕方大爷,就可以站在秦隐肩膀上向别人吹嘘这是自己的功劳了。
  噌!
  琅琊匕抽出,森寒的刃尖对准毕方。
  秦隐面色不善。
  要不一次把这想法给按死,就以毕方这龌龊的性子,绝对能在他熟睡的时候来一发鸟血入体。
  毕方踱步的姿势僵住,而后便若无其事的跳到秦隐手腕上,用翅膀压住秦隐的手掌,语重心长。
  “对自家宠物这么凶作甚?”
  “你我兄弟之间,如此好说话,何必动刀。”
  “爷以后不提就是了。”
  等到秦隐终于将琅琊匕收了回去,毕方脖颈后那炸开的一小撮红毛才终于落下。
  太他爷爷的吓人了。
  动不动就用那破刀子吓唬人。
  真当本圣尊好欺负啊。
  “吃点东西走了,去看看那把刀怎么样了。”
  秦隐递过来一盘炒熟的花生。
  毕方眼睛瞬间亮了。
  “好嘞!”
  胖雀子美滋滋的吃起了炒花生,至于刚刚的豪情早就被抛在脑后。
  ……
  “客官您要出去,咱们云阳酒楼四周可是有不少出名的铺子……”
  店小二看到秦隐后,脸上挂着笑容为秦隐掀开帘子,同时不忘专业的介绍两句。
  秦隐点头道谢后走出了云阳酒楼,直奔东南瓮城而去。
  一袭浅蓝色的布衣短袍,再将斗笠拉下,在人群熙熙攘攘的金阳城中毫不起眼。
  秦隐特意避开了先前曾走的竹影街,再次来到东南瓮城。
  铸锻师的匠坊之前依然客如云集。
  樊云海的铺子前,依然是冷冷清清……
  秦隐看去时,还是一堆散乱丢到一起的刀剑。
  比上次时少了几把,想来是这几天卖出去的。
  看不到樊云海本人,但铺子外的炉子却在喷吐浓烟。
  里面更是传来一下一下沉重的锻打之声。
  咣!
  咣!
  仅仅听这有节奏的声音,便仿佛看到锻师持巨锤一下下夯击刀胚的画面。、
  而且,秦隐最重细节,他听了五十余声。
  每一次锻打的间隔惊人的一致。
  就连每一次锤锻的重尾音都是同样长短。
  樊云海是个有本事的人!
  听到锤锻之声停在七十二后,秦隐向着铺子里朗声开口:“樊师傅!还请一见。”
  一声轻咦后,木门拉开,露出一张黑乎乎的大脸,赫然是樊云海。
  他定睛看到秦隐后,抚掌哈哈大笑,连忙走出。
  “我还正寻思你小子几时来,结果这就来了!”
  “你不是说过若有寒铁,便在最后两日过来寻你么?”秦隐咧嘴笑道,直接抛出一物。
  樊云海下意识接过,眼睛立即瞪圆。
  “这是可兑千金的中灵铢!?”
  半截拇指长,青玉色泽,却极为沉重寒凉。
  这分明就是一枚实打实的中灵铢。
  樊云海这毛脸汉子,不禁吃惊的望向秦隐。
  他当时也就随口一说,最多以为秦隐顶天拿来半枚到一枚下灵铢。
  谁曾想,价值千金的寒铁就这样到了他手里。
  “正是,都加进去吧。”
  秦隐又抛来一枚锦袋,樊云海接过打开。
  十两散金!
  樊云海定睛打量秦隐,换了衣物,但也是那江湖散客们最常见的布衣。
  全身上下真看不出有半点值钱之处,却偏偏能随手掷出千金。
  少年目中更是没有半点对钱财的怜惜。
  这份豪情,就足以让人心折!
  “可还够?”
  樊云海一愣,然后黑毛大脸咧嘴大笑:“当然够!一枚中灵铢融入锻铁,足以为正反两刃开锋!这兵器足以晋入宝兵之列。”
  “六千锻不够……今日老子就推了这旁人生意,为你锻足一万之数!”
  “进来!帮我打下手。”
  铺门拉开,热浪轰然从中喷涌而出。
  秦隐嘴角咧起,跟着踏步而入。
  “可有力气?”樊云海头也不回的问道。
  “有。”
  “手可稳?”
  “稳。”
  “哈哈哈,月升之前这刀一定为你锻好!”
  ……
  咣!
  巨锤锻击之声此起彼伏。
  两个大老爷们加一只胖雀子窝在铁匠铺里。
  挥汗如雨。
  当最后一次淬火时,秦隐止住了樊云海的举动,看着那边老神在在的毕方。
  “这最后收尾的火,交给你可好?”
  毕方眼睛一亮,嘎嘎大笑。
  “爷才是最重要的一环呐,那毛脸黑汉,且让尔等见见世面。”
  在樊云海目瞪口呆的眼神中,一道炽烈近乎纯红的火焰刹那灌注至锻炉之中。
  轰!
  火苗掠过刀胚的瞬间,就将那精铁烧至通红,更引起了惊天的火舌直接从屋顶烟囱喷涌而出。
  “好了!”
  在秦隐提醒之下,樊云海慌忙抽刀,来这最后一淬。
  滋!
  整整一人高的巨缸,盛满的蒲水瞬间沸腾。
  “成了!!”
  樊云海激动大吼一声,双臂握紧铁钳,肌肉坟起间猛地抽刀。
  那颗悬于西山之巅的巨大夕阳余晖,透过窗格映来。
  刀身尚未磨砺就已是秋光潋滟。
  最震撼的则是那刀刃处似大片火烧云一般遮掩不掉的赤红。
  森寒的金铁之意腾起!
  “我樊云海今日……竟将寒铁刃锻成了火云红!”
  “整整一万两千锻……好一口宝刀!哈哈哈哈,且等我为你配齐刀具,砥砺开刃!
  樊云海疯癫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