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71章 醉今朝!

第71章 醉今朝!


  一个时辰之后。
  夕阳彻底落下。
  樊云海双手捧着一柄远超自己身躯宽度的,以珊瑚和绿松石为饰,金银错丝工艺制成的带鞘长刀。
  刀柄是以精心仔细打磨过后的黑犀牛角制成。
  单看那卖相,就足以让人心折。
  “刀长六尺七分,刀重六十二斤。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寻常单兵的定义。”
  “这刀甚至比长兵都要沉重,上等寒铁掺杂后的刀刃,削铁如泥!”
  “我老樊本以为此刀至宝兵下品就是极致,谁曾想那淬火之后出现的火烧云纹,却让这柄兵器再晋一品!”
  “不辱所托,刀成!”
  “请公子为此刀赐名!”
  樊云海眼神密布血丝,瞳孔之中尽是期盼。
  秦隐单手握住那质感十足的刀柄,猛地一抽。
  弦月初生,光辉洒下,这柄森寒凶兵将整个铺子都映亮。
  再看到一次,樊云海依然是满目惊艳。
  他都没想到这柄远超寻常兵器,更带着丝丝不可名状威严的宝刀,竟是在他手中锻成。
  那沉重的质感,无时无刻不在反馈于掌心。
  夜风拂刀刃,神哭鬼啸。
  “就叫……【醉今朝】!”
  秦隐抬头,唇齿间声声如铁。
  他年笑傲红尘,万里如梦。
  今朝江湖有酒,策马横刀。
  豪散千金井巷,无庸人扰!
  再抵锋芒万军,寒光破晓。
  反手一收,金铁交击,长刀归鞘。
  ……
  樊云海心中尽是澎湃。
  直至多年后他也不曾忘掉那一幕。
  月色下少年横刀,眉宇间尽是坚毅。
  这等少年豪侠,若不横死,他日必将崛起于这天武万万里江湖!
  “好刀,好人,好名字!”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少侠一人立志,竟有万夫莫敌之勇。能为此等人物锻刀,是我之荣幸!”
  “在下樊云海,乃东离剑庐入世弟子!今日此刀锻成,心中有感,只觉不枉这出世后蹉跎十五载。”
  “今后不做这世俗买卖了,明日启程归宗门。不知兄弟姓名,他日若逢,我樊云海愿再为少侠锻刀!”
  樊云海一双铜铃大眼,尽是爽朗。
  “在下秦隐。樊兄,此去一别,山高水远,待日后剑庐你我相聚。”
  秦隐持刀抱拳,掷地有声。
  江湖有酒,少年豪情。
  “请!”
  那毛脸黑汉畅快大笑,这是他十五载入世锻刀,最痛快的一次。
  ……
  ……
  少年身负醉今朝,在月下大踏步离开瓮城。
  华灯初上,市井巷道中,人声鼎沸。
  毕方得意的躺在秦隐肩膀上,嘎嘎大笑,每次都是险些滚下来。
  “秦隐小子,爷最后那一口圣火,可是直接帮你把那刀刃处的杂质,彻底灼清。看到那似云一样的火纹了吗,那就是爷给你留的记号。”
  “省的以后不知道记住爷对你的好。”
  平日里每次都嫌弃这胖雀子贫嘴话痨,但唯独这次,秦隐每个字都听了进去。
  他站定,侧头看着那得意洋洋的胖雀子。
  毕方的嗓子瞬间仿佛塞了炭,警惕喝道:
  “贼小子你想作甚!”
  秦隐笑了,只是那笑容的在毕方眼里却无比危险。
  仿佛有什么不可预见的事情即将发生一般……
  肥雀子脚下悄悄向外挪了挪,准备看时机不对拔腿就跑。
  “赏你串糖葫芦。”
  秦隐将铜板抛给路边老丈,拔了一串红果果递到毕方面前。
  毕方愣住,瞬间眼中浮起泪花。
  “你他娘的对爷这么好干啥?”
  “算了,这次爷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可得多给爷买红果果吃啊。”
  “这果果真甜……”
  肥雀子很快就沉浸在香甜的海洋之中。
  秦隐咧嘴笑着,江湖啊,有这贪嘴怕死的鸟随着,才不乏味。
  ……
  当少年行走在青石古巷之时。
  一名双眸似水含烟的妖娆女子,披着轻纱进了南郡抚军魏钧南的大宅子。
  纵有薄纱遮面,单单那双眸子和眉心那点殷红,便让人足以迷醉其中。
  抚军府之中的下人们远远看去,无不惊艳称赞。
  女子行走间婷婷袅袅,目光如秋水潋滟,每人望去更是都觉得美人凝视自己。
  那双欲迎还羞的目光,更是让人心痒不已。
  “原来这就是从东离过来的歌姬!真无愧于歌姬东离甲天下的美誉。”
  “听闻洛月大家在东离那边可是美誉载身,咱家魏老爷可真是有牌面。”
  “那是,堂堂南郡抚军大人,就连那些平日鼻孔朝天的宗门见了都得给三分面子,更不用说一名歌姬了。”
  “真他娘的漂亮,魂儿都要被勾走了。”有名鼻孔外翻的杂役,在看到佳人不经意间回眸时,差点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啪的一声,旁边一人直接扇在他的后脑勺。
  “赵老七你他妈醒醒,这等绝世娘们,是你能觊觎的吗,那是老爷才能觊觎的。”
  鼻孔外翻的赵老七怒目回首,却在看清身后之人时瞬间变成笑脸,“管事说得对,那是老爷才能觊觎的上等娘们。”
  周围一片压低的笑声。
  今晚的魏宅格外热闹。
  薄纱之下,佳人肌肤细腻如雪,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弧度。
  明明是讥讽却还犹自带着七分媚意。
  以她的修为,足以将耳畔一切私语尽收于心。
  那些庸俗之语传入耳中,换来的仅仅是一道讥讽。
  若在极北之地,等她吕洛妃走时,定然一并杀了。
  不过这南郡抚军府……
  “洛月大家从东离远道而来魏府,绝代仙姿,我魏钧南只睹一眼,就觉得这浑身上下通透。魏某是个粗人,这些俗物只为大家作接风洗尘。”
  一名身着鱼鳞重铠的男人大笑着从府邸中迎出,单看面容也就三十四五的模样。
  但若加上那身上尸山血海的气势,却让人不敢直视其面。
  他挥手间,身后仆役早已端上美玉十枚,黄金百锭,更有珊瑚四座,珍珠一斛。
  月辉与灯火照耀在这些物件上,泛起的色泽足以迷乱人眼。
  偏偏这面遮薄纱的婀娜女子,目中毫无贪恋,而是将一双妙目落向那将军模样的男人,柔声软语道:“魏钧南将军神威,看的小女子心折,心中钦佩不已。只是……”
  声音婉转,突的一顿。
  魏钧南眉目蹙起,“有招待不周之处,洛大家但讲无妨!”
  “将军之才堪比星辰,只是家中之人却多有粗鄙言语,有些寒了小女子的心呐。”
  “那鼻孔翻面之人和他身边……”
  葱白玉指探向一侧,婀娜女子泫然欲泣。
  魏钧南横眉怒目,猛地看向赵老七,“大胆下人,竟敢对我魏府的贵客无礼!”
  “将那两人拖出去,杖毙。”
  “将军……”女子抬头,眼眶通红。
  “无需为这卑贱之人求情!这是我魏钧南失了礼。”
  “洛月但凭将军做主。”
  娉婷身影微躬万福,偶露的娇艳之姿,让众人在心惊寒颤的同时,也在感慨此间风流甚至难以作于画中。
  只是无人看到俯身低头间……
  吕洛妃的瞳孔深处只有不屑和高傲。